2018款MacBook Pro CPU过热节流降频事件回顾

没给媒体任何预热的机会,2018年7月12日,Apple悄然发布了新款MacBook Pro,意料之中的是,当然CPU没能有用上10nm制程的Cannon Lake;意料之外的是,虽然性能升了级,但是这款14nm制程的i9 CPU却也带来了不大不小的问题。

这不禁让我腹黑的猜想,难道是Brian Krzanich因乱搞男女关系离职前埋下的雷?然而,真相远没那么简单,过程还真有点儿戏剧性。

在“闭嘴,给我货,把钱拿走”的买买买狂潮中,YouTube上一位长着亚裔面孔的老外——Dave Lee,发现了一个问题:“搭载 Core i9 处理器的 15 英寸 MacBook Pro 在节流降频之后,性能甚至不如 2017 年款 MacBook Pro”。

案发现场如下:

此后,各路豪侠登场。那些重现Dave测试过程、结果的就不再罗列,且看这么几条大鱼:

消费者报告出了这么一篇,他们的electronics testing program leader Richard Fisco说,“Most processors have had this capability built in for years.I would rather have the system throttle and take a lot longer to do things than just let itself get fried.”全篇说下来,是在怀疑过热降频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不太像Bug。

美国网络社区Reddit上有高人找到了暂时性的解决办法,但他也警告:“If you do this, and it damages your laptop, and Apple does not cover your warranty, that is your own problem.

对这个过热降频的问题,Intel是怎么看的呢?ExtremeTech引用Intel老早之前的表态,说:“that was fine by Intel”。没错,我一个卖劈柴斧的,你买去放在一个切菜套装里兜售,我能说啥。

没几天,一向大爷的Apple憋不住了,出来发了个更新(通过Mac App Store可更新),道了个歉,扔了一口锅在有些不明就里的digital key身上,发言人说:“we’ve identified that there is a missing digital key in the firmware that impacts the thermal management system and could drive clock speeds down under heavy thermal loads on the new MacBook Pro”。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要我说,因为过热而降速的MacBook Pro恐怕不止这一款。我自己的MacBook Pro (Retina, 15-inch, Mid 2015),就屡屡因为过热,被一个名为“kernel_task”的进程一脚插进来,以超高的占用(估计实际不执行任务),强制其他所有进程让路,达到让CPU降温的目的

难不成,三体人已经锁死我们的科技了?

难解共享单车之惑

共享单车在这个创业者遍布四方的时代,刚开始是出现在科技新闻版块的。尝鲜的、评测的,混杂着各色努力不露痕迹的公关稿,出现在各个媒体的各个角落,好不热闹。也许就是几个月的时间,它渐渐转战社会新闻版块。甚至有人将它上升到直指生命内涵的层次,称其为人性的照妖镜。

若不说共享,只论单车。我们会在维基百科找到以下资料(有大幅删减、微小改动):自行车……台湾通称“孔明车”、“铁马”、“脚踏车”,江浙、上海等地亦有“脚踏车”之称;香港、澳门、广东、广西、湖南等南方地区则更常称其为“单车”……

若暂且搁置困惑,来谈贡献,我以为,它在语言层面的最大贡献是让北方群众熟悉、甚至惯于以“单车”替代“自行车”。其他诸如“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等褒奖之词,我也就不一一重复,且来看本文意图探讨的主题——惑。

惑之一,为何花无百日红?当初被各路投资人奉为至宝,频频出入各种会场,聊心得、谈体会,风头正劲、一时无两;而不消须臾,便成为各地政府、喉舌的鞭挞对象,成为(大)城市发展的隐患式存在,成为滋长人性阴暗面的陷阱式存在。有关部门更拿出堪比对付房地产市场的手段,采取两限(限制投放、限制停放)政策,控制其肆意增长。

我们试着回答一下。先各打五十大板,显然,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过度地信任相当于放任,而过度地放任难免会助长任性妄为之举。之于共享单车企业,不对产品本身做过多地改进,而执着于制造、部署、维修,总想坐到头把交椅的宝座上,本就不够理智。之于各地政府,在萌芽状态时坐山观虎斗容易,在鏖战之时再想搭桥看水流就难了,甚至已无立足之地。而回过头再说人的因素——单车本就脆弱,面对手持油漆、电锯的人类,除非每辆车配一个护卫,否则什么措施都谈不上有效防范。而政府呢,连楼市这么大的西瓜都习惯性地砸到脚上,想让他们拾起共享单车这粒芝麻,谈何容易。

惑之二,为何人无千日好?市场如此激烈,大家习惯性地暗示友商抹黑、友商推波助澜伤害自己,为了什么?当然,最终是为了钱。但往直接相关的地方看,是为了争夺用户。而用户究竟有何偏好?不太好说。99元、299元的押金有本质区别吗?1块钱使用半小时、一小时,会影响多少人的选择?思来想去,其实关系并不大。长久来看,用押金赚钱的思路行不通。上上下下,多少眼睛都盯着这块肥肉,共享单车企业想要独吞,万万不可能。而最终能影响到用户的,很可能是促销力度、免费时长等有限几个因素。摩拜的红包车,从收用户钱到付用户费,ofo连续几周高举免费大旗,皆属此类。而用户会因此而忠诚吗?不太会。

要回答这一题,不妨先上个层次看问题——人本就善变,更何况是称其为用户的人。哪家不要钱就是哪家的用户、哪家正好在眼前就是哪家的用户、哪家好用就是哪家的用户,多数用户将金钱、距离、易用程度三个因素依次排开,条理清晰。如果想用洗脑的方式吸引用户,共享单车企业可能需要CCTV持续不断地发功,而从大家对3·15晚会的热情与失落来看,用户对坏消息的喜爱程度恐远超好消息。所以,可能CCTV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要寄希望于收获用户对品牌的持久喜爱,否则,会收获持久的失望。

正如题目所言,困惑难解。身为一个局外人,无论是聊贡献、聊困惑,充其量只是隔靴搔痒,挠不对地方。不过,有一点我倒觉得在理——无论企业还是政府,不要寄希望于别人。无论是希望用户拯救你,还是企业听从你,最终很可能会颗粒无收。唯有克制、不放任,才有机会在渺茫中收获感动。

那么如何赚得盆满钵满呢?不算“惑之三”吗?之于这个行业,我至今看不到赚钱的希望。当下,我仅将其当公益事业来看、来评论、来体会。

为什么竖版视频理应大行其道

仅就目前情况而言,这个命题连我自己都说服不了。因为,竖版视频在当下来看,充其量只算“小荷才露尖尖角”,而真要到“豆蔻梢头二月初”,可能也轮不到我在这儿说三道四,自有分析师们指点江山,各方智囊们激扬文字。
我想,诸位可能和我一样,每天都在重复同一件事——将手机、平板电脑横过来,全屏观看某一视频。而我们也常面对另外一番景象,一段手机竖直拍摄的视频,全屏放大后,身负一双或黑、或模糊的“羽翼”,横亘在屏幕上,颇有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我们不难发现,手机在把不少卡片机踢出相机市场之后,顺势也蹬了便携性摄像机一脚。手机不仅成为流行的视频观看设备,还成为流行的视频拍摄设备。
不过,起先我和诸位一样心存疑虑——就凭这个,竖版视频就能大行其道?这不是现代版的造反有理、强词夺理嘛。的确,一样东西能够风行于世,谈何容易;尤其在风格迥异、违反“常理”的情况下。当前的竖版视频的遭遇,即是如此。
先举一个“潘金莲”的例子。如果诸位看过预告片的话,不知走进电影院时还会不会有眼前一“暗”的感觉。《我不是潘金莲》采用的圆形、方形(区别于荧幕的长方形),与我们日常所见的电影区别甚大。可是在从圆到方,再到长方的过程中,诸位可曾感觉到有何异样?照我说,过渡得也很自然,起码没有太出人意料。
抛开其他形状不谈,若只论横竖视频的优劣,可能真的难分高下。窃以为,横版视频是对眼睛的迁就,而竖版视频是对设备的迁就。而之于当下手机、平板电脑等便携设备的设计初衷,往往是对于手的迁就。横竖视频孰是孰非,可能恰在于我们要迁就于眼还是手。不可否认,时下的视频多以横版为主,电影荧幕、电视机、电脑显示器,常见的主流设备均以横版见长。而鉴于移动设备渐有成为又一人体器官的趋势,我很怀疑,“眼”这根小胳膊,能否拧得过“手”这条大粗腿。
除却数量庞大的既有设备这堆硬件上的“绊脚石”,人的惰性应该是竖版视频普及路上最大的障碍。首先,惯于消费视频的几代人已经习惯了横版,再看竖版,难免会不习惯。其次,在视频行业里打拼良久的“老油条”,遇到由横变竖,难免会有些手生;再次,制作、发布、传输、呈现,一整套几乎为横版视频定制的、运行良好的规程,可能就此打乱,难免会给各个环节带来一点小混乱。
弄明白“盐打哪儿咸、醋打哪儿酸”之后,不妨再谈谈现象。诸位可曾注意到时下流行的直播,对,就是俊男靓女在网络另一端搔首弄姿的那种。从其始祖Meerkat到现今玩儿得热火朝天的中国模仿者们,其界面设计,无不是清一色的竖版优先。因为直播最靠近我们谈及的“竖版视频”,所以特别提到了它。而在此之外,Twitter、Facebook、微信等用户量数以亿计的诸多App,皆以竖版形式设计,来迁就设备、迁就手。它们虽不在此次讨论范围之内,却和直播一起,无疑给竖版视频开了一个好头。
相信在2017年,会有大量竖版广告片涌现,页会有几个微电影尝鲜,以竖版形式面世。而我也坚信,在2017至2018年,现有播放器在全屏模式下强行加之于竖版视频的两条黑边会有技术手段消除,甚至该App还会提示你,请竖直手机播放某一条视频。更远的未来,虽有心在此夸下海口,但唯恐我们迁就的对象很快会从手又进化到了“眼”(如VR、AR设备等),甚至直接到“脑”(如各式脑波设备),也只能就此作罢。
化用Allen Ginsberg的名句(I saw the best minds of my generation destroyed by madness, starving hysterical naked.),就是,我看到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头脑为广告所摧毁,我希望他们也能为新的内容形式(如竖版视频)而疯狂。我们不妨共同期待这一天。

区块链(blockchain)是什么?怎么用?

什么是区块链?
区块链(英语:Blockchain或Block chain)是一种分布式数据库,大家可能都有所耳闻的比特币,核心技术用的就是它。区块链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关联产生的数据块,每一个数据块中包含了一次网络交易的信息,用于验证其信息的有效性和生成下一个区块。
用通俗的概念讲,区块链就是一本人人可记的账。在一个公司或机构里,多数人只有看账的份儿,而只有少数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才有权提笔记账。当然,区块链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账本,它在技术原理上有以下三个关键点:
第一,去中心化。一个践行区块链技术的网络中,其所涵盖的每台计算机均可读取、添加记录,从账本这个角度讲,他们就是共同记账的人,而没有权威人士从中指导、修正。
第二,非对称加密。别看这本账人人可记,可若非局内人,一定读不懂。因为,在记账过程中,每个人都遵从统一的加密规则,但读取时,却必须使用自己独有的解密方式。因此,虽然每个人都保存着这本不断更新的账,但能读懂的部分,却仅限于自己能解密的那一块,也就是与自己相关的那一部分。
第三,时间印记。也就是时间戳(英语:Timestamp),是指字符串或编码信息用于辨识记录下来的时间日期。区块链上的每一个区块,是按照其所生成的时间按先后顺序排列的,并经过集体认证,确认成立。而且,之前的记录是无法被修改的。就像在一本账里,我们可以通过一个时间点之后的记录,索引、验证之前的内容。而这些内容一旦被确认,再行篡改就难上加难。
然而,“一本人人可记的账”这个概念,不免引人担忧。

区块链安全吗?
在一个前提条件下,它是安全的。这个前提条件是,没有发生集团性的篡改行为,就像在账本撰写过程中,有51%的人忽然起哄,说之前的某一页写错了,剩下的人极有可能被说服。当然,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因为,在区块链的运行机制里,虽然人人可写,但所写内容必须经过几乎所有人验证,才可生效。想要在一个计算机网络里控制数量庞大的加密设备,得有点儿阴谋论的思维模式。
那么,这是一个全透明的体系咯?

区块链能保障隐私吗?
毕竟,这是一部人人可写的书,我能看到别人的记录,别人也必然能看到我的,这样,还有什么隐私可言呢?试想,当你在匿名写书,还会有这个疑问吗?如果你在用密码写书,还会如此担忧吗?在一个践行区块链技术的网络里,计算机按照某个加密法则在记录东西,与人会有书写风格相比,更有其独特的“隐身”特性。
也正因如此,传统的监管措施面对区块链,分分钟傻眼。以区块链比较成功的应用——比特币为例,虽然交易记录人人可见,但谁花钱、花给谁、买了什么等关键信息,监管方一无所知。
有比特币开道,区块链就一定能在金融领域大展拳脚吗?

区块链用在金融领域靠不靠谱?
目前不靠谱。
第一,成本低,但处理能力有限。区块链的理念是,交易无需中介,但需全网通报。这种情况跟我们在门口便利店用买瓶水,还得把这次小买卖通知这个小区的所有人,并请他们认同是一样的道理。即使计算机来执行这一操作,每秒所能认证的交易也不过寥寥数笔,和传统金融机构每秒数万起的处理能力相比,不值一提。
第二,前景广阔,但无杀手级应用出现。以比特币为例,2013到2015年间,其价值暴跌八成左右,此等过山车般的体验,是我等使用常规货币的人所无法体会的。如果在金融领域大规模推广,会否引发全球性的经济危机,还不好说。如此癫狂,怎堪担负“杀手”之名?
那么,如此伟大的构想,只能帮助做买卖?非也。

区块链最有希望用在哪些领域?
第一,身份及归属的认证。如何证明你妈是你妈,是一个困扰已久的难题。区块链以时间戳、可追溯的特性,能够清楚地指出你和你妈的关系,再也不需要跑去开证明了。如此,财产、有价证券等诸多事物的归属等问题,也将一并得以解决。如果有区块链帮忙,一套房子、一部汽车,还需要麻烦有关部门盖个章,用房产证、机动车登记证书来证明它属于你?谁对什么拥有所有权、从何处获得、转让给谁等常见问题,若有权限可查,一切清晰可见。
第二,合同的签署、执行。现在签一份合同,是不是得双方自报家门、验明正身,而后还得担心执行不到位、款项难结清等糟心事?有了区块链技术帮忙,签合同就相当于写程序,定好什么条件生成什么结果,届时系统自动执行相关条款,有效治疗难监管、拖延症等“恶疾”。
第三,信息的存储及流通。你触手可及的一筐废纸,可能正是别人梦寐以求的绝密文件。如何防止这筐废纸在不经意间被倒掉,以后再无机会可寻?如何防止落入他人之手?区块链的分布式存储和非对称加密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系统崩溃不会造成数据丢失,修复之后从其他人处拷贝一份即可,如无解密密钥,也无人能破解他所接触的信息。这筐废纸,只有到了你想给的人手里,才是一份货真价实的“Top Secret”。
第四,金融领域前述涉及较多,其他如物联网、共享经济等宏大叙事的领域,应用模式虽有,但尚不明确。此处暂不展开。

光听你叨叨,其他人怎么看?
没错,小弟并非技术权威,说起区块链来也不可能头头是道,或许还有很多令行家贻笑大方之处。大家若得空,不妨多读四篇文章、两份报告。前三篇是中文基础版,权作入门之用;后三篇是英文进阶版,有兴趣的大神不妨深入研究。相关标题、链接如下:

————————————

钛媒体:从技术角度告诉你,区块链到底有哪些特点和运作机制

FT中文网:区块链革命一旦发生

知乎:区块链技术是什么?未来可能用于哪些方面?

The Economist:Blockchain:The next big thing

Morgan Stanley:Global Insight:Blockchain in Banking

Deloitte UK:Enigma. Paradox. Opportunity

————————————

VR究竟(不)是什么?有什么用?

提示:如您对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AR(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SR(Simulated Reality,模拟现实)等相关概念不甚了解,文末有相关说明。

身为一个对VR初有所知,却依然难得其精要的后生晚辈,我有幸和数位业界前辈、同仁一道,于2106年7月16日前往广州拜会了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翟振明先生。翟先生学、教生涯有很多故事可讲,且留给诸位Google之。就VR领域而言,其先见之明最为人称道,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发表了专著《Get Real: A Philosophical Adventure in Virtual Reality》,后于本世纪初翻译为中文,名为:《有无之间:虚拟实在的哲学探险》)。

此前,我对VR的特性有4个判断标准,即:互动(interaction)、即时(immediately)、无限(infinite)、趣味(interesting)。如果所谓的VR设备只能用于观看,那和HMD(头戴式显示器,head-mounted display or helmet-mounted display)有什么区别呢?如果人的动作(如前进、后退、举手投足等)引发的反馈延迟太多,又何必请VR徒增其乱呢?如果所谓的VR只提供有限的视野,甚至有限的互动方式,那有何谈趣味,又如何将这项技术推广至普罗大众呢?

沟通中,翟教授开宗明义,从现象入手,解读到底什么是或不是VR?

什么不是VR:

3D电影:分别拍摄,用偏光镜或快门式眼镜分别观看。

3D照片:重点在360度的投影幕,用眼镜的动来还原一个不动的照片。

360度2D视频、3D视频:没有进深,纵向无法穿越。

180度3D视频:色情产业常用,只有眼前180度的画面。

所谓的VR直播:并非VR,纯观看、无互动

 

什么是VR:

虚拟现实(VR):通过动作捕捉实现互动,需以人工建模或扫描建模,给予视觉、听觉、触觉的反馈;可通过头盔、投影、3D或裸眼3D来体验。

 

此外,翟教授讲了另外两个概念:

增强现实(AR):通过动作捕捉实现互动,画面是2D或3D形式的,通过拍摄或者建模解决。

扩展现实(EA)(Expanded Reality):有真实反馈,可通过遥控操作,操纵机器人来实现。

翟教授畅想,在VR等相关技术的推动下,未来,现实与虚拟的界限可能完全消失。

我们再回到现实,VR该如何应用?据我观察,时下应用最广泛的模式有3个:

1、VR直播,虽并非真VR,但将两个热门概念绑在一起,炒得火热;

2、VR新闻,发展势头迅猛,多停留在只能观看,缺乏互动的层面。以纽约时报为例,其开发了一个名为NYT VR的App,请用户配合Google Cardboard观看相关内容。国内,也有不少媒体涉足其中,做出不少新尝试。

3、VR游戏,以Steam和HTC VIVE的配合为例,用户极易沉浸其中、体验较佳,但需要专用的硬件设备(如:STEAM主机,HTC VIVE头盔及动作捕捉设备、控制器),后者售价人民币六千元上下。

当然,将VR应用于艺术创作、建筑艺术等层面也并非天方夜谭,以Google、Facebook为代表的公司,正推出越来越多的VR应用、设备,如Tilt Brush、Oculus Rift等,焕发出巨大能量。想象一下,借助VR设备,有一天,你和亲朋好友,能够面对面地接发红包;你可以将真实的工作、生活场景在社交网络重现,令人感同身受。终有一天,你可能只是精神的存在,一切场景、互动都在一台中央服务器里。

热火朝天地聊过VR之后,还是要泼一盆冷水。

当我们都沉浸于VR带来的愉悦之时,还能否兼顾现实?正如我们现在沉浸于虚拟的社交、游戏,而在餐桌上相对无言一样。

当我们已经习惯于VR,现实还能否满足我们的需求?正如美颜神器的流行,让自拍及后续变成一项技术活儿。

当然,这可能是几年、几十年之后的人们才需要面对的问题,当下,我们放开手脚,尽情发展VR可好?

另附来自维基百科的几个概念(有少量不影响原意的修改):

虚拟现实(英语:virtual reality,缩写为VR),简称虚拟技术,也称虚拟环境、虚拟实境,是利用电脑模拟产生一个三维空间的虚拟世界,提供用户关于视觉等感官的模拟,让用户感觉仿佛身历其境,可以及时、没有限制地观察三维空间内的事物。用户进行位置移动时,电脑可以立即进行复杂的运算,将精确的三维世界视频传回产生临场感。该技术集成了计算机图形、计算机仿真、人工智能、感应、显示及网络并行处理等技术的最新发展成果,是一种由计算机技术辅助生成的高技术模拟系统。

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是一种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的技术,这种技术的目标是在屏幕上把虚拟世界套在现实世界并进行互动。这种技术估计由1990年提出。随着随身电子产品运算能力的提升,预期增强现实的用途将会越来越广。

模拟现实(Simulated reality,简称SR),所谓现实是模拟出来(泛指电脑模拟),与“真实”现实难以分辨。和虚拟现实不同,虚拟现实虽然能够用现有科技塑造出来,但它可以从“真实”世界分别出来,而当局者对于那个世界也不会有丝毫犹豫。模拟现实,却是无从甚至不可能与“真实”世界分辨。不管它是否可行,模拟现实带出三个哲学性的烦恼问题:

1. 我们可以说我们正在身处于模拟现实吗?

2. 模拟现实和“真实”现实有分别吗?

3. 假设我们知道我们正在模拟现实之中,我们应该怎样做?

头戴式显示器(head-mounted display or helmet-mounted display,简称HMD),一种用于显示图像及色彩的设备。通常是用眼罩或头盔的形式,把显示屏贴近用户的眼睛,通过光路调整焦距以在近距离中对眼睛投射画面。头戴式显示器能以比普通显示器小的多的体积产生一个广视角的画面,通常视角都会超过90度。

创业因何污名化

自某高层接连发表鼓励创业的言论、造访所谓的创业根据地以来,创业变成了一件重要程度不亚于当年建设和谐社会的、举国上下全体动员的大好事。

当然,这怎么能不成其为一件好事呢?就解决就业压力、经济下行压力而言,创业有其独特价值。如今的创业者,恰如当年的先富人群,可能带动一大群人就业、致富;而就创业本身而言,其惯有的乐观、激情,也容易使社会对经济状况产生积极的预期。不巧的是,偏有“一小撮”人不信邪,如我。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滚滚浪潮中,竟如顽石般岿然不动。为何?

原因不外有三:

其一,每有社会运动,事后总会在汹涌的水面下发现一只此前不曾看见的手。它的目的何在?外人不得而知。

其二,创业不是万能钥匙,基于互联网的创业也并非万精油,可以解决那么多困扰普通人已久的问题。

其三,创业并非一个新现象,当下一窝蜂式的报道也谈不上理性。如果将以讹传讹当做社会现象,你所看到的也许是泡沫,而非真正的繁荣。

前几日,也曾有幸造访中关村创业大街,昔日的盗版光盘集散地如今已焕然一新。相比于两侧橱窗的琳琅满目,几个朴素的小馆子倒分外惹眼。我忍不住推测,这条街上,真正的创业明星可能还不是那些终日奔走于各大会场、苦觅伯乐的青年才俊,而是这些馆子的老板们。相比于创业家们的意气风发,这些老板除了在店里招呼客人,并不善于抛头露面,可谓低调至极。终日在饭桌前谈论融资、渠道、营销的创业家们,绝想不到身后站了这么一位甘心隐于市的实干家。

创业家们终将散去。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将因激情难再而归于平静,或因资金匮乏而黯然离场;少数有幸平步青云者,也断不会放弃利用这段经历的机会,常向不甚熟识的朋友、媒体记者推销,甚至不惜夸大其词,将“辛酸史”包装为“血泪史”,将“扶植史”篡改为“奋斗史”,个中意味,你我常人自难体会。

创业并不神秘。若论创业,何人今生未创业?人生何时不创业?每一次归来、每一次出发,都是一次创业的储备和开始。而谁曾一次次地、自豪地宣布——我创业了?若本就如此平常,为何至今天这般地步,创业精神被奉为圭臬,创业家们,尤其是连续创业家们,被奉若神明。

我想象不到在此过程中有多少尊严被践踏,我也想象不到此间洒下多少汗水和泪水,漫天而来的创业家和创业精神,不免让人慌了神。时至今日,嘴里不捎带几个事关创业的词儿,人似乎就会落伍;没写过高大上的商业计划书,就如不会使用平常的Office系列软件般惹人侧目;没进过创业咖啡馆,像没去过星巴克般罕见。曾几何时,创业还是一种昂扬向上的精神,而今,却是一团无人敢理的乱麻。若有如我一般斗胆对创业出言不逊者,无不被视为离经叛道之徒,似乎不治一个大不敬之罪就有违天道。

诸君莫忘创业的本质是什么。创业是为了展翅翱翔,而不是为了借着风口飞起来,会飞的猪终究还是猪;创业是脚踏实地,为自身、家人、员工,乃至社会,谋求福祉,而非一味参加商业演出;创业是为了打拼出一片天地,而不是用口水喷出一片天地,台下听者少有傻且天真之人。

希望虽殷切,事实却无情。如今的创业浪潮,已如瘟疫般涌来。而此时的世界,再无《圣经》中所载的上帝,以一己之力将其驱散。接下来的日子里,常人不妨手执浴巾立于创业红海之岸,保全一众裸泳者之颜面。

如何解决升级iOS8导致的App Store空白

如何解决升级iOS8导致的App Store空白?

简单,在 设置-iTunes Store与App Store,点击你自己的Apple ID,点击注销。

然后再看App Store?是不是OK了?再重新登录ID,依然正常。

how to resolve update ios8 app store blank ?

Simplely, Settings-iTunes Store and App Store , Tap your apple ID , choose logout .

Check App Store again , it works ?

Sign in again with your ID .That’s OK.

远见和执行

无意中读到2008上半年的一篇访谈。彼时,奥运开幕在即,展现人们面前的,仿佛满是机遇。访谈中,其人畅谈互联网的发展趋势,并断言,移动互联网将可能取代互联网,成为生活的新中心。

回忆当时的我,精力集中于一些琐事,对互联网发展的认知仍旧简单、直接——速度更快、费用更低、阻碍更少。时至今日,能实现的唯有前二者,反倒是这无形的阻碍,变得前所未有地强大。

不难发现,我们在观念上存在明显差距。我可以将其归因于年龄、生活阅历,但更令人信服的理由,无非是我欠缺“远见”。奠定这个词的基础颇为广泛,但根本问题还在于自身的修炼。若从未将自己朝看得更高、望得更远的方向推动,“远见”谈何容易。

再回到访谈本身,其人的种种美好设想,无不成真。关于移动大潮,关于新媒体,关于新旧媒体之间的联动、整合,无不发生于当下,可称之为趋势。从中,也能窥测到其人的远见卓识。而其中梦想成真的部分,却屈指可数。

当时人们评价的依据,或只是访谈中的指点江山。当下,乃至许多年后的某天,面对现实,他们又作何感想?远见和执行必有差距,但若相隔十万八千里,这远见又有何益?放眼望去,谁人不会豪言壮语?可有几个肯亲力亲为?

面对与他人在远见上的差距,我之追赶已是不及,唯勤奋尚可弥补在执行上的举例。虽埋下头去难免南辕北辙,但自以为总好过原地踏步的徘徊不前。

愿诸君纵有先见之明,也不忘贯彻执行。唯有当下做得到,才觉当初说得好。

如何加快App Store下载速度?

提示:复原Hosts或许是最佳解决方案。

我相信很多人都问过Google、百度以下几个问题:

如何加快App Store的下载速度?如何加快iTunes Store的下载速度?如何加快Mac App Store的下载速度?如何加快苹果应用商店的下载速度?

我也相信,你们中的不少人曾按各色教程所教授,修改Hosts、DNS等以求提速。但诸位可曾想到,原装的或许是最好的。

昨夜,从Mac App Store更新软件。发现同一网络环境下,新装操作系统的MacBook Air的下载速度特别快,而我这台Retina版的Pro却如老牛拉车般迟缓。想到自己有段时间曾为翻墙而改过Hosts,还顺手“优化”了涉及苹果服务的数十个IP地址,期待下载更顺畅。

难不成手贱做了错事?为免于愧疚,我将Hosts中涉及苹果的部分统统删掉。令我意外的是,下载速度提升明显,接近小区龟速宽带的峰值。

列位,若你也犯过类似的错,不妨再把Hosts改回来。顺道反省一下,自然的为何不能是最好的呢?我们又何苦画蛇添足呢!

PS:想不到,我竟将How To写得这么温情。名字像教程,而事实上却没跳出惯于说理的“怪圈”。各位多担待。

内容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外行人说苹果——iOS7那点事

我有个朋友,叫杨威。同乡,亦是大学同学,相识十年有余。杨威平日不喜言谈,而每言必直击要害。恰逢苹果在WWDC2013发布了iOS7及其他一些新品,威总(以下简称:YW)和我(以下简称:LV),两个苹果的老用户,也都是这一领域事实上的外行人,都有话要说。若您不嫌絮叨,就请继续往下看。

————————————————————

问题一:熬夜看直播了吗?

YW:没有,从来不干这傻事儿,我熬夜看的只有球赛。

LV:中枪了……我看了腾讯的同声传译和其他网站的图文直播。PS:熬夜看球赛那种傻事儿自大学之后就再没干过。

————————————————————

问题二:从哪儿看到苹果发新品的消息的?

YW:最早从微博,然后看了腾讯iOS7的视频介绍。

LV:小弟不刷微博已久。况且,苹果好不容易发新品,我等资深果粉能不看直播?能不争相炫耀第一时间知晓?

————————————————————

问题三:看了iOS7的新闻之后有什么感受?

YW:我倒没啥要吐槽的,只是担心泉下有知的乔布斯“随时受不了”。如果他不幸醒过来,看到这一版iOS,估计会被气得再死一次。

LV:呃……这么说的确像是不幸。看完、试用iOS7之后,我心情挺复杂的,一是赞叹其改变巨大,佩服苹果的勇气;二是惋惜其的确算不上惊艳,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

问题四:更喜欢iOS6还是iOS7?

YW:这就别问我了。你找大街上一个没用过iOS的人,拿着6和7去让他选哪个是iOS的最新版,哪个是原型,估计十有八九都认为6是最新版,7是苹果早期作品。

LV:好吧。不得不说威总对iOS7有点儿苦大仇深的小情绪。我在试用之后,不满之情倒稍有平复。这版iOS在便捷性上做得还不错,从屏幕下方可调出飞行模式、无线网络、蓝牙、勿扰模式、竖排方向锁定等开关,可谓深得民心。就算是部分民心吧,威总等“保守势力”的心暂时别想争取过来了。

————————————————————

问题五:iOS7在秋季正式发布后,会不会更新?

YW:暂时不会。我要以保留iOS6的方式缅怀死掉的乔帮主,另外,我的iPhone4更新了好像也没啥明显改观,AirDrop等炫酷功能也不能用。

LV:威总的重点在手机太老这一点上。我一定会更新,正所谓尝鲜之心人人有,何况面对苹果乎?我觉得秋季发布的iOS在界面上应该会有所改进,现在这个惨白惨白地看久了有点刺眼,还是不太适应。

————————————————————

问题六:怎么看乔布斯这个人?

YW:总的来看,乔布斯是个天才,人家这一辈子很幸运,能坚持干喜欢的事儿,也的确改变了世界,实现了心愿。他在品味方面没话说,但在选材任用上,就是个垃圾。你看看现在库克和他领导的这些人,把产品搞成啥样了?尤其是iOS7,简直就是个四不像。

LV:敬佩老乔。我觉得,当代有眼光的科技界人士,老乔是第一个。库克被老乔选为接班人,应该也他的道理。只不过,我们以世俗的眼光无法理解罢了(为这颗盲目崇拜的果粉之心而检讨)。

————————————————————

问题七:苹果未来将会怎样?

YW:毫无疑问,苹果股价将会下跌,消费者也会失去信心。我估计,Google在创新、股价方面会超过苹果,三星超过苹果也指日可待。现在持有苹果股票的人,可以考虑出仓了(威总系非著名金融界从业者)。

LV:从长远来看,我们都会死,苹果也不例外。但这次更新,无论是iOS7还是Mac Pro,都挺有新鲜感的,没用过以往iOS的用户应该不太会反对。因此,我看好这次更新,无论是iOS、Mac Pro的翻天覆地,还是OS X Mavericks、MacBook Air的“小修小补”,都很有看点,等待他们在这个秋天的大放异彩。

————————————————————

苹果每次有所动作,都会“恶名大作”。从最初的骂声连连到叫好声声,个中的转变没经过的人自然不会懂。 但愿苹果还能引领潮流,继续风光数年,让我这套曾号称世界上最先进的系列设备不要那么早地过时(私心太盛,罪过罪过)。

PS:今早去接HL时,她被新装的iOS7吓了一跳,问:“你怎么把乔布斯的iPhone换成库克的了?”。鄙人无言以对,只得再刷回6.1.4,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