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童话:特权(四)

(……接上文)

那个下午,老毛颠覆了自己前三十年建立的世界观。三十年来,老毛以为天下乃直男当道。他有爱家的父亲,有威猛的叔叔、舅舅,还有英气逼人的师长。所以,此间听到的男男传言,对他而言,只是传言。

然而,那个下午,刚吃饭回来的老雷急匆匆进了卫生间。手机“叮”的一声,邻座的老毛出于对同僚的“关心”,探头看了一眼。内容无非是男欢女爱的情话,发信人的名字却是一个“阿”,后面跟着一个他熟悉的“剑”字。

“难道?”,老毛犯起了嘀咕。这个人竟然和领导重名,是巧合?还是……

“哗……”,冲马桶的声音响起,老雷从卫生间里奔出来,边系腰带边走向座位。他摁了一下手机,朝四下看了一眼,又划开屏幕。他嘴角的笑带着甜蜜,眼睛向领导屋里望去。领导的脸,虽然隔着玻璃,也透出会心一笑的默契。老毛只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就已觉得身上一颤,极不自在。

偶尔的一次,当然不算证据。但接下来的刻意留心,却让老毛见常人之不可见。他发现,老雷和领导之间,总有无声的眼神交流。两人虽言语不多,但一起加班的时候很多。两人虽然上下班不同路,但老毛撞见过一次两人在车里双手牵牵。有一次,领导百叶窗倏地降下,因忘带东西而折返的老毛正好踏进门,随后,领导屋里传来两人的调笑声。

那段日子,老毛经常感慨——自己在KTV里对陪唱小妹的毛手毛脚,不过是Too Young,Too Simple;看人家领导,都开始玩儿男人了。

顿悟后的老毛,依然哼着小曲儿、上着班、打着酱油,也照例在饭桌上和老雷、领导扯些黄段子。时间一久,难免见怪不怪。要不是小宁提起,他都忘记这茬儿了。而如今,绝尘而去的小宁消失有一段时间了。

大约过了半年,老毛被公司派去参加市里举办的宴会,欢迎刚到任的副市长。这种场面老毛见多了,而陪在副市长身边的人让他有些诧异。这人,正是到嘴却飞了的小宁。一副名媛打扮的她,没像老毛想得那样,是副市长的女人,而是货真价实的女儿。虽已经人点拨,得知人家大有来头,但面对此一番盛情招待,老毛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未完待续……)

内容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成人童话:特权(三)

(……接上文)

“毛哥,你还记得老雷吗?”小宁这话似乎并不是在回答老毛,她的笑也有些忸怩。

老毛一听“老雷”两个字,登时有点发傻。他眼前浮现出老雷那张油光四射的大脸,和松松垮垮的啤酒肚。

“老雷?老雷怎么了?”老毛有些吃惊地问,心里一阵慌乱。

小宁欲说还休的表情似乎说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说。

此刻,在老毛的视界里,背景已然虚化,小宁和老雷苟合的场景却越来越清晰。他好像又听到了老雷惯有的,阴惨惨的笑。那笑声里充满了“为他人作嫁衣裳”的嘲讽,让老毛的心变得冰凉,让他的脸火辣辣地发烫。老毛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嘴里念叨了三四次“原来是老雷呀!”,再没说出其他话来。

东一句西一句地扯了一会儿,小宁就告辞了。令老毛意外的是,来接她的“穷人跑”并不是老雷的,驾驶座上也是个精瘦的年轻人。老毛的心愈发向下沉,一度回到自己不愿回想的那个下午。小宁、老雷、老板,如跑马灯似的在眼前闪过。

那又是个怎样的下午呢?

(未完待续……)

内容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成人童话:特权(二)

(……接上文)

在其他科长暗笑老毛留不住人的时候,小宁在老毛的一手安排下,到竞争对手公司上班去了。用老毛的话说:“我们这行就是个小圈子,谁没几个认识的人哪!”。显然,老毛认识的是能帮得上忙的那种人。所以,他刚把简历发出去,对方的offer就递进小宁的邮箱了。

有此等礼遇,小宁能不感恩戴德?能不把老毛当知心大哥?

此后,小宁工作换了又换,老毛没少忙前忙后,但他们一直保持“西线无战事”的低调,我们也没看出向情侣发展的可能。正当大家都以为老毛放长线钓大鱼之际,传来他被摆了一道的噩耗——小宁要结婚了。

按常理说,这不算什么,娘要嫁人都不算什么。但我们觉得,老毛费劲巴拉地帮忙,能不图点儿什么吗?狐朋狗友们轮番点拨、挑拨,老毛脸上挂不住了,从兜里掏出电话,把小宁约了出来。

不着调的话说了一大堆,终于到正题了。在我们面前指点江山的老毛此刻显得异常低沉。他昂起头,抿了一口酒,又看了眼小宁,玩笑似地问了一句:

“我帮了这么多,是不是也该享有古代欧洲贵族才有的特权呢?”

随后,他拿起杯子,轻轻地碰了小宁的杯子一下,“叮”的一声。

说话听音,小宁能不知道对面的男人暗示什么吗?她脸一红,答案出乎老毛的预料。

(未完待续……)

内容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成人童话:特权(一)

我有一个朋友,姓毛,人送外号“猫头鹰”。老毛虽屡受领导重视,但总自感力有不逮,慨叹人生之无常,没走上少将那般风光的道路。

一般人看老毛,都好以“沉稳持重”形容。殊不知,老毛城府极深,在那干练的外衣下,潜藏着一颗不安分的心。

作为一科之长,老毛虽无实权,但也常替领导背黑锅;虽在人事任免上插不上话,但也总被派去招聘。而这个事关“特权”的故事,就从毫无特权可言的招聘展开了。

小宁是应届毕业生,虽学业无所长,但人出落得很标致。老毛揣着为单位谋福利的心思,把小宁给收了,安排在自己手下做实习生。

三个月后,到了实习生能否签约成为正式员工的关键时期,老毛“犯傻”了。他以小宁不符合岗位要求为由,把她给辞了。

那故事就这样结束了?非也。

(未完待续……)

内容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成人童话:试探与掩饰

他接到她的电话时,身体还在另一个女人的身体里。阴暗的小发廊里,老板望着门外的人来人往,耳边虽是靡靡之音,但眼神难免有些空洞。

“老婆,我还在路上呢。车有点儿颠,我马上就回去,给你买好吃的哦。”

他的手捂在那个女人嘴上,而那个女人,木然地扭着屁股,没出声。

他摁下挂机键,她也放下电话。

“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她暗暗想道。她撩了撩眼皮,头顶的婚纱照新如昨日。她又看了一眼身上的男人,满头大汗,还在有节奏地运动着。

“早出晚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试探(掩饰)的游戏也玩得时日已久。何苦呢!”两人几乎同时问了自己一句。

本故事杂糅了《锵锵三人行》某期节目的桥段,Twitter上的某条自白,纯属虚构。世人切莫对号入座。

内容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成人童话:肉小鸭

肉小鸭是乳名。育儿有道的妈妈在生这个蛋时,费了好大劲。它刚被孵出来,就比同龄的兄弟姐妹个头大。因此,妈妈亲昵地称它为:“肉小鸭”。

肉小鸭有着胖乎乎的身躯,和一切都满不在乎的心态。它走起路来不自觉地扭着大屁股,说起话来声如洪钟。它是同伴口中的大块头,也是妈妈眼里的大力士。至于爸爸呢,忙着关心国家大事,包括肉小鸭在内的小家之小事,就放心地交给妈妈处理了。

一日,山后飞来一个鸟队。一群体型硕大的秃鹫呈环状,围绕着中间的黑色老鹰。

肉小鸭激动极了,它认得,电视里常把这只鹰称为鸭子王国的老朋友。它冲他们挥舞翅膀,那支队伍倒也放心,直勾勾地冲肉小鸭落下来。

肉小鸭扑上前去,拉着老鹰的手,问出了憋在胸中已久的话:“黑叔叔,爸爸说你们在监控全世界,是不是真的?”

老鹰一愣神,从背后拿出一枚三棱镜,念念有词地摸了一把,而后向里面看去。他怜惜地抚摸着肉小鸭的头,轻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那是你爸呢?”

想必,忙于国事却被戴绿帽子的仁人志士不在少数,慷慨激昂却不知生父是何人者亦大有人在。

内容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成人童话:天鹅母子

曾有天鹅母子系出名门,却志在远方。他们昼夜赶路,不停歇地向前飞。饱一餐、饥一顿的生活令其极度疲乏。苦苦支撑之际,前方出现一座庄园。青山环绕、绿水曲通,花木芬芳、虫鸣鸟叫,还有慈眉善目的老看护。

孩子央求道:“妈妈妈妈,我们不要再飞了,就住在这儿吧!”

妈妈望向远方,柔声道:“孩子,我们若是不飞,又怎么能叫天鹅呢?”

即使我们家境优渥,若无迈步出门的勇气,想也不会有所成。即使我们在上半场已拼尽全力,若不能坚持,终会被对手超越。

内容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传纸条——另类的小三幻想曲

中午听同事讲上学时传纸条的事。彼时,他为一对“早恋”的小情侣传纸条。这一对小鸳鸯有时会闹得很不开心,甚至是涕泪横流;而被夹在中间的他,却只能无奈地把湿湿的纸条在两人间传来递去。

有点怪怪的?还早着呢。来看我据此演绎的两个版本。

故事一:被夹在中间的他渐渐喜欢上了那个女生。有次,他看女生哭得可怜,顺手在男生递来的纸条上签上自己的大名。一来二去,他棒打鸳鸯的计策终获成功。从此,他和小女生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故事二:出于对同伴的关怀和爱护,他频频在女生又哭又闹时安慰那位男生,有时也会写纸条,说些两肋插刀的豪言壮语。只是,那话写得越来越温柔,而那对小鸳鸯也渐行渐远。终于,两个肝胆相照的小男生变得情投意合,头也不回地踏上了“我只在乎你”的“不归路”。

以上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内容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声东击西的智慧

微信大热,渐有将QQ取而代之的势头。广研的老大张小龙曾将微信的域名设为“next.qq.com”,后又改为“weixin.qq.com”和“wx.qq.com”。于是,一个“民间故事”流行坊间:

总Boss马化腾宴请张小龙,众高管作陪。席间,工作没谈多少,话题倒集中在“如何做人”上,似有所指。小龙听后,有所悟。于是,拿下“next”,低调地换为“weixin”和“wx”。

据自称接近腾讯高层的内部人士透露,没这回事儿。我乃一介书生,充其量不过是互联网界的业余“评论员”,虽没资格判定真假,但并不妨碍借此事聊聊“声东击西”的智慧。

在聪明人的世界,许多事不言自明。一旦说透了,双方都难免坐立不安,破坏了气氛不说,还影响日后的沟通、相处。

许多人之所以对上述故事深信不疑并广为传唱,是因为这种“声东击西”的打法很像马化腾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所为。所谓一点就透,说的就是他们。如果此事确为虚构,也证明编故事的人够聪明,所言符合逻辑。

现实世界中,能用“声东击西”形容的,往往也符合“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理,同时也靠近“醉翁之意不在酒”之意。

以这则真假莫辨的故事为例,马总明着修栈道——讲做人的大道理,但实际上却渡起了陈仓——意为:“你小龙太嚣张了,让在座诸位,尤其是我很难堪。”。一明一暗相配,虽阴阳怪气,但的确将一个棘手的问题轻松解决掉了。这种举重若轻的处事方式,我等初生牛犊还得学着点儿。

还以此事为例。马总恰似醉翁欧阳修,小龙和众高管陪着饮酒作乐、游山玩水。马总把酒言欢、吟诗作赋,故作轻松状。众人垂首聆听,纷纷点头称是。小龙暗自盘算:“恐怕此言与诗酒无关,意在江山。”。醉翁治下的这大好河山,能为你小龙这一“外人”所动?你小龙还不赶紧端正态度,老实做人?也就是小龙这等聪明人,若是我等愚昧之辈,恐将马总这一番用心良苦的话当作耳旁风,伴着盛景,为饮下这一杯杯美酒助了兴。

我等涉世不深之人,难免迷信有话直说式的爽快。可是,诸位也看到了,如比干、伍子胥等人,直言进谏,却不免被摘心、吊死。而如魏征等人,有幸遇到李世民这等偶尔听得进去人话的老板,几率又是如何之小。现实世界更像是丛林,强出头的从来都会被当作众矢之的。此时,被枪打还算善终,起码会被人记住;而毫不知情地走进陷阱,被众人嘲笑才是最担心的。

不过,这个丛林里多的是我等鲁莽之徒,聪明人还是少数。因此,聪明人可耍手腕,可对话的空间就小了很多。回到上述故事,若马总和我等沟通,岂不等于对牛弹琴、自取其辱?我以为,正是我这样的人多了,才有了“成事在人”之说。如果满世界都是心眼儿,都是左右互搏,都是声东击西,恐怕无人干活,我们只能看天吃饭了。而这天,恐再无能力赏赐多余的饭,而只有无穷无尽的悲怨,降临到那聪明人已然歇顶的脑瓜上了。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末日危言:我梦到了

莫言赶在世界末日之前“为中国”争得一个“名正言顺”的诺贝尔奖,着实不易。之所以加引号,想必各位也明白内里的含意——首先,是否为中国还有待商榷;其次,之前也有两个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奖,而官方不是捂着盖着不让民众知道,就是直接来个全面否定。因此,莫言这个奖得的正是时候,恰似一阵细雨,浇灭了致使有关部门进退维谷的熊熊大火。

题目“末日危言”,从莫言这个有点儿讽刺的名字变化而来,但的确找到一些征兆。而这一信号,并非从其他相信世界末日的人或集体癔症、或焦虑、或变卖家财的表现中获得,而是来自我的“亲身”经历——梦。虽然当时的我在睡梦中,但醒来之后,却感到分外真切,甚至还有一丝后怕。

彼时,我在开会。高高的办公楼,宽敞明亮的会议室,还有偶尔的烟雾缭绕。甫一抬头,只见得远处卷起了一阵浓烟,滚滚而来,渐渐逼近。待浓烟淹没了这座楼,我听到了人群的惨叫声和波涛声。没多久,我耳边已有“咕噜噜、咕噜噜”的人呛水的声音了。

那一刻,我陡然惊醒,仿佛又一回梦到从万丈高楼跌落。我审视自己梦到的这一切,认真回想、记忆这一切。而后,泪水迷了眼。如果真有世界末日,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安安静静等它降临,还是在极度喧嚣中迷失了自己。没一会儿的功夫,我又沉沉睡去。是在现实,还是梦境,我已琢磨不透。可能在那一个时间点,我已在末日边缘走了一遭,提前把即将发生的事情预览一遍。而未来,可能正如梦境般,虚幻而又残酷。

梦醒之后,听说上海出现了三个太阳的奇观。专家慌忙跳出来说,气象学能解释得通。若单凭上海这事儿,我还不足以采信这“末日危言”;但专家的表态,着实让我吓了一跳。因为在每次大灾难之前,都会有一帮专家跳出来辟谣。待灾难真的降临,他们又像没说过那番话一样正襟危坐、绝口不提。难道没人厌烦这一切吗?或是有关部门和专家们没感觉到?试想,他们若以这种几乎辟谣一次、成真一次的“预测”几率投身股市,铁定跑赢大盘;在彩票界也能拨云见日,赢得超级大奖。只可惜,他们的才智都用来预测灾难了。

我的这个世界末日梦,可能是日有所思的结果,也可能是某个时刻突然连接到未来的神秘预兆。只不过在此时,我没有结论。万一2012真的到来,我可能就是不幸言中的那一个。虽然我想被铭记,想成为人类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但还是像大多数人一样期盼世界末日只是一个与实际无关的惊悚传说,期待那山崩地裂的一刻永远不会来到,期待亲近的人们能平平安安。

也许,被末日危言击中的人不止我一个。可能很多人已因此走火入魔,到了吃不下、睡不香的地步,甚至已为这一天的到来做好了举家逃难的准备。而我,依然如木雕泥塑般静静坐在这里,将键盘放在腿上,敲完这一篇日志。人在命运的股掌间游走,寻找着存在感。可在世界末日是否到来的问题上,我们没有任何可以相信的说法,不管它来还是不来,我们都无法判定。但是,就算在迷茫中,我们还是一样活着,甚至不会因此难过。末日不过是种经历,上帝如果要灭绝人类,又何必选特定的某天,我们又怎能躲得过呢?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