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冷的猫

中午出去遛猫,两只猫都害怕得哆嗦着身子。熟悉了场地后,它们在操场上一前一后,慢慢踱着步子。

回来时,两只猫都爬到了我背上,再挪到伸开的胳膊上,一眨眼,又跳了下去。一回到家,他们争先恐后地爬到暖气片上,仿佛刚才在冷库里。

谁来纳下《投名状》?

晚上看《投名状》,一开始便杀声四起。而后,徐静蕾抱着痛哭失声的李连杰,两人在破屋里过了一夜。

再往后,刘德华和徐静蕾在炕上翻来倒去。李连杰问徐静蕾,那晚是真的吗?也许,在那晚的破窑里,真有故事发生。

徐静蕾听说李连杰在村外睡,跑来看他,却没走进屋子。这两人的感情真是奇妙。

打苏州,缺钱少粮。徐静蕾跑来看自己的老公刘德华,却和李连杰在战壕里追逐嬉戏。这场景天真烂漫,有成年人的童趣。

关于颐家家居和《家饰》杂志

总感觉自己很忙,好像整个人都失去了自我。不过,刊载我文章的《家饰》终于寄来了,也算冲了冲喜。

想来,自己在博客中国辛苦那么多年,除了点击率,什么也没有得到。而初到颐家家居的博客,就上他们的杂志了。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博客不支持firefox。

和杂志一起邮来的光盘里,有一则电器广告,初听颇像克莱斯勒300C广告的声音。光盘上还有一个名为IDO的软件,因为觉得没Skethup好用,就没安装。当然,这也是因为自打用Ubuntu Linux之后,对Windows下的软件渐渐缺乏兴趣。我寄希望于Ubuntu占领桌面市场,我以为Linux创始人Linus说得对:“软件就像性,不要钱是更好的”。

修自行车,看《坠入地狱》

很久没在内蒙古科技大学校门口修车了,因为那里的东西贵得吓人。别人卖六块钱的东西,他如果不卖你十二块钱,一定是卖得更贵了。记得他总脏兮兮的,还经常形容往来不绝的顾客曰:“大鳖走了,小鳖来”。学生们只图省事,也不把父母的钱当回事。即使花了十八换了一条只值八块钱的链子,也不觉得可惜。

顺着校园前的小路往南走,驻扎在核工业二零八最南端的那位,正是校园这边这位的大舅哥。他们俩套路相似,嘴上说这个换了,那个换了,实际上根本没有。我曾亲眼看见校门口那位截了一段三轮车的旧链子给人换上,待人家来取车时,收了足足二十块。

下午,看了苏菲·玛索主演的《坠入地狱》,内容大致是一个男人雇凶,打算干掉和妻子私通的男人。人物说的是法语,拍摄的手法比较特别,现实和过去相混,纠缠在一起。片中,苏菲·玛索全裸出镜,其氛围非A片所能相比。

Ubuntu输入法配置,听评书、看《临津江》

技术

经一位久用Ubuntu的朋友指点,今天我把小企鹅的浮动工具条在启动阶段暂时隐藏了,关掉了莫名其妙的联想词,变大了字体,感觉舒服多了。

备忘:在~/.fcitx下的config文件里可以设置工具条隐藏与否、字体大小等,用gedit命令打开或者右键选择用文本编辑器打开均可。

世情

昨晚目睹一个男人抢了一个女人的手机,直至今晚,依旧惊魂未定。战战兢兢走过稀土大厦,小心翼翼地走在通往煤校的林荫路上。猛然间听到后面有脚步声,突然跑来一个人。转头一看,原来是个赶车的学生,才稍稍放心下来。回到家里,却也依然心神不宁。看来,包头的治安还是有待改善。

文艺

晚上听评书,从《童林传》得着一句话:“宁舍江山不舍义”。道理没错,但现实中少有人舍得江山,普京、穆沙拉夫、查韦斯,一个个都放不下。正所谓人心不古、世事无常。

RSS上有博客评价——《南方周末》越来越小资了,当初的意气风发和血气方刚都已消失殆尽。我却觉得,建设和谐社会,怎少得了媒体的努力呢?

官场

评书《隋唐英雄传》里,当宇文化及推荐老将军秋瑞去瓦岗山剿匪时,秋瑞顺手把宇文老丞相那不成器的二儿子──宇文成龙拉上做垫背的。官场的勾心斗角、互相牵制,以我等的智慧,实在有些捉襟见肘。

《临津江》

晚上再听《临津江》,就盼望着Google有朝一日开通网络存储服务,届时我就能和各位分享这首歌了。悲切的曲调,深情的唱腔,让我着迷不已。此外,由泽尻绘理香主演的同名电影,反映了寄居于日本的朝鲜人的欢乐和悲情,值得一看。

晚上将大于10M的文件都搜索出来检视一遍,因索引造成磁盘空间突然缩水的问题再没出现。我呢,继续心平气和地听《临津江》OST好了。

把beagle、tracker占用的空间找回来

晚上,Ubuntu突然提示我boot下的空间已占用99%。突然反应过来,是不是下午搜索东西时,在弹出的提示中选择了“禁用快速搜索特性”,结果因索引而导致硬盘空间快速下降,从先前的1.1G到现在22M。随后,我发现名为“trackered”的进程占用CPU达到40%多,内存占用多达100多M,硬盘灯狂闪,风扇忽忽作响。看来,我可能猜测对了。

当我卸载beagle、tracker,并执行clean命令,清空回收站,硬盘空间终于保持到了90多M。可问题是,我不知道索引文件到底在哪儿,如何才能删除?

慎重起见,我用avast扫描,看到用户目录下一个名为 .cache 文件夹,占用了大约700多M空间。就是它了,我决定删除之。若出错,就以此文祭奠吧。

现在,avast还在运行,磁盘剩余容量还有800多M。

时近12点,扫描远未结束。希望ubuntu明天还能正常工作。

腻人的小猫,烦人的小广告

一早,还在被窝里躺着,就感觉有个毛茸茸的东西爬在肚子上。用手一摸,果然是猫。一会儿的功夫,两只都到了,一声接一声地叫着。临上班时,猫咪还是粘着我,总想抱着我,爬在小腿上不肯下来。

晚上听广播,听到包头电台又在卖药。国家三令五申,不准播医疗广告,可包头山高皇帝远!这不,有号称马上治愈打呼噜的药,有迅速根治近视的药,还有让男人摆脱三分钟尴尬的药……想我大包头,也算医药市场的一方沃土!

打字时,小猫总从地上弹跳而起,蹦到肩膀上。这个小东西把我当成工具,又从肩膀上跳到更高的地方。

读书,玩孤岛惊魂

今日忙于看两本书——《计算机操作系统教程──核心与设计原理》《操作系统教程与试验》,因为有些地方不太明白,所以还给清华大学出版社写邮件索取。

(注:结果只可用杳无信讯来形容)

写完信,便打开windows,竟发现孤岛惊魂还在,试着玩了下,竟总被可恶的robot欺负。于是,四处寻找秘技。

后来,我不得不拿出杀手锏,做了一个快捷方式放到桌面上,然后在“属性——目标栏目”的后面输入“-DEVMODE”。摁下“确认”时,系统提示出错。

最后,我只得在双引号之后加入刚才那段字符,没有提示出错。打开一看,果然不错。

现在,我奉送一套孤岛惊魂秘技,如下:

Backspace:上帝模式,在这里,不会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你,永远是健康的。

F3:复活点

P:开启所有武器

O:所有弹药加满到999

F4:设计者飞行模式,可以穿越任何地方

F2:移到下一检查关

F9:保存当前地点

F10:读取当前地点

F11:额外信息

F1:切换第一人称与第三人称

加号键:提高速度

减号键:减慢速度

F5:回归正常速度

Ubuntu开机进度条中断之解决方案

我在Ubuntu中文论坛发的帖子终于有人回应了。专家告诉我该修改一下etc/fstab这个文件。我虽犹豫,但还是照做了。启动速度当然快了很多,冗余的自检被省却了。

为防止将来忘记,我解决方案草草记录下来。

我修改了 sda1   sda5   sda6 三个项目的pass项目,全部修改成为了0,还有一个项目叫做:sda3,我没有修改它的pass项目。我想,这样应该能修复我强制关机引起的硬盘错误吧,但愿。

问题圆满解决,我心满意足地泡着脚,腿上躺着一只猫,它仰面朝天地睡觉,像极了某大户人家的小少爷。它的小眼眯缝着,四条腿蜷曲着,十分享受的样子。

不得不帮的忙

有时候,有些忙,你不得不帮。不过,帮忙很难帮得恰到好处,以前帮一个同学收拾windows,帮他修复了还不行,非被逼着重装。

近来,又帮一个同学装windows,却再也找不到那张经典的ghost了。这让我想起,以前被同学借走一双冰鞋,时间一久,也杳无音讯了。

回忆虽惨痛,但自从用上Ubuntu,也变得快乐起来了。以前在windows下每天浪费在试用版软件上的时间,现在基本上用来写东西,或者干脆看Linux教程。

用了Ubuntu,我的分享精神也被激发出来了,和同屋的小伙伴分享电影,和同事分享珍藏CD,去向别人虚心求教。

晚上看了一部电影——《想飞的钢琴少年》。这让我我明白,人的聪明真的是与生俱来的。只要肯往一个方向努力,没有人能阻挡你前进的脚步,何谓善于,何谓专于,从这部电影中能感觉的到。美丽的人生,总该有美丽的结局,所谓前路,基本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