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untu输入法配置,听评书、看《临津江》

技术

经一位久用Ubuntu的朋友指点,今天我把小企鹅的浮动工具条在启动阶段暂时隐藏了,关掉了莫名其妙的联想词,变大了字体,感觉舒服多了。

备忘:在~/.fcitx下的config文件里可以设置工具条隐藏与否、字体大小等,用gedit命令打开或者右键选择用文本编辑器打开均可。

世情

昨晚目睹一个男人抢了一个女人的手机,直至今晚,依旧惊魂未定。战战兢兢走过稀土大厦,小心翼翼地走在通往煤校的林荫路上。猛然间听到后面有脚步声,突然跑来一个人。转头一看,原来是个赶车的学生,才稍稍放心下来。回到家里,却也依然心神不宁。看来,包头的治安还是有待改善。

文艺

晚上听评书,从《童林传》得着一句话:“宁舍江山不舍义”。道理没错,但现实中少有人舍得江山,普京、穆沙拉夫、查韦斯,一个个都放不下。正所谓人心不古、世事无常。

RSS上有博客评价——《南方周末》越来越小资了,当初的意气风发和血气方刚都已消失殆尽。我却觉得,建设和谐社会,怎少得了媒体的努力呢?

官场

评书《隋唐英雄传》里,当宇文化及推荐老将军秋瑞去瓦岗山剿匪时,秋瑞顺手把宇文老丞相那不成器的二儿子──宇文成龙拉上做垫背的。官场的勾心斗角、互相牵制,以我等的智慧,实在有些捉襟见肘。

《临津江》

晚上再听《临津江》,就盼望着Google有朝一日开通网络存储服务,届时我就能和各位分享这首歌了。悲切的曲调,深情的唱腔,让我着迷不已。此外,由泽尻绘理香主演的同名电影,反映了寄居于日本的朝鲜人的欢乐和悲情,值得一看。

晚上将大于10M的文件都搜索出来检视一遍,因索引造成磁盘空间突然缩水的问题再没出现。我呢,继续心平气和地听《临津江》OST好了。

Ubuntu开机进度条中断之解决方案

我在Ubuntu中文论坛发的帖子终于有人回应了。专家告诉我该修改一下etc/fstab这个文件。我虽犹豫,但还是照做了。启动速度当然快了很多,冗余的自检被省却了。

为防止将来忘记,我解决方案草草记录下来。

我修改了 sda1   sda5   sda6 三个项目的pass项目,全部修改成为了0,还有一个项目叫做:sda3,我没有修改它的pass项目。我想,这样应该能修复我强制关机引起的硬盘错误吧,但愿。

问题圆满解决,我心满意足地泡着脚,腿上躺着一只猫,它仰面朝天地睡觉,像极了某大户人家的小少爷。它的小眼眯缝着,四条腿蜷曲着,十分享受的样子。

不得不帮的忙

有时候,有些忙,你不得不帮。不过,帮忙很难帮得恰到好处,以前帮一个同学收拾windows,帮他修复了还不行,非被逼着重装。

近来,又帮一个同学装windows,却再也找不到那张经典的ghost了。这让我想起,以前被同学借走一双冰鞋,时间一久,也杳无音讯了。

回忆虽惨痛,但自从用上Ubuntu,也变得快乐起来了。以前在windows下每天浪费在试用版软件上的时间,现在基本上用来写东西,或者干脆看Linux教程。

用了Ubuntu,我的分享精神也被激发出来了,和同屋的小伙伴分享电影,和同事分享珍藏CD,去向别人虚心求教。

晚上看了一部电影——《想飞的钢琴少年》。这让我我明白,人的聪明真的是与生俱来的。只要肯往一个方向努力,没有人能阻挡你前进的脚步,何谓善于,何谓专于,从这部电影中能感觉的到。美丽的人生,总该有美丽的结局,所谓前路,基本永无止境。

温馨的早晨

我猜,这世界一定是美丽的。

早上,我已醒来,猫咪还躲在被窝里不肯出来。它贴着我的腿,似乎不想让我走。

将近8点钟时,我终于爬出被窝。洗脸之后,我往手上涂护手霜,两只猫咪疯狂地叫着,争先恐后跳上沙发,想看那白色软管里到底有没有装许多鱼。

两只可爱的小东西,像极了小精灵,令人如此愉快。

带病看《律政俏佳人》

昨天有点感冒,直到晚上吃了些药,还是神志不清。幸好,今天好多了。

看了《律政俏佳人》的一个片段,觉得很有喜剧氛围。尤其女主角穿着艳丽的衣服走进国会山的场景,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现实中估计没有人会这样做吧?现实中美国的国会也许不会让人肆意闯入,施展跳舞、理发,唱歌等十八般武艺。

电影总是告诉我们这些不敢想象的事,而现实往往和电影相距甚远。也许,我们每天都保持谦虚谨慎的精神,终有电影变成现实的一天!

一位亲戚的离世

中午在饭馆吃饱出来,挤上公共汽车,来到舅舅家。

言谈中得知,家乡的一位亲戚出车祸去世了。

我的一位哥哥,已经四十多岁了,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他为给在县城念书的儿子送炭,雇了别人的一辆车,大晚上赶夜路(晚上没有查车辆牌照的人)。结果,在下坡路上遭遇刹车不灵。跳车中,我的这位兄长离世了,车主侥幸活下来。

想想看,危险真有些偏爱穷人。假如他有钱,就不需要送炭给儿子,直接买炭有何不可?假如他有钱,自己买一辆检修完备的车也未尝不可,怎至于遭遇车祸呢?假如他有钱,意外或许能离他远一些。

在城里,一碗鱼翅捞饭就得二百多块钱,也就是一车炭的价钱。我暗自悔恨,若自己不曾喝下那碗饭,是不是也在某种机缘巧合中救了他的命呢?生活真的需要这样血淋淋的现实来教育人吗?

公平,不仅该挂在嘴边,更应该看到实效,正如那些草菅人命的煤老板们遭受惩罚一样,穷人也应该有适合自己的经济学。我以为,中国没有人是贵族,所谓的上流,不过是下流手法变出来的花样,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