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竖版视频理应大行其道

仅就目前情况而言,这个命题连我自己都说服不了。因为,竖版视频在当下来看,充其量只算“小荷才露尖尖角”,而真要到“豆蔻梢头二月初”,可能也轮不到我在这儿说三道四,自有分析师们指点江山,各方智囊们激扬文字。
我想,诸位可能和我一样,每天都在重复同一件事——将手机、平板电脑横过来,全屏观看某一视频。而我们也常面对另外一番景象,一段手机竖直拍摄的视频,全屏放大后,身负一双或黑、或模糊的“羽翼”,横亘在屏幕上,颇有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我们不难发现,手机在把不少卡片机踢出相机市场之后,顺势也蹬了便携性摄像机一脚。手机不仅成为流行的视频观看设备,还成为流行的视频拍摄设备。
不过,起先我和诸位一样心存疑虑——就凭这个,竖版视频就能大行其道?这不是现代版的造反有理、强词夺理嘛。的确,一样东西能够风行于世,谈何容易;尤其在风格迥异、违反“常理”的情况下。当前的竖版视频的遭遇,即是如此。
先举一个“潘金莲”的例子。如果诸位看过预告片的话,不知走进电影院时还会不会有眼前一“暗”的感觉。《我不是潘金莲》采用的圆形、方形(区别于荧幕的长方形),与我们日常所见的电影区别甚大。可是在从圆到方,再到长方的过程中,诸位可曾感觉到有何异样?照我说,过渡得也很自然,起码没有太出人意料。
抛开其他形状不谈,若只论横竖视频的优劣,可能真的难分高下。窃以为,横版视频是对眼睛的迁就,而竖版视频是对设备的迁就。而之于当下手机、平板电脑等便携设备的设计初衷,往往是对于手的迁就。横竖视频孰是孰非,可能恰在于我们要迁就于眼还是手。不可否认,时下的视频多以横版为主,电影荧幕、电视机、电脑显示器,常见的主流设备均以横版见长。而鉴于移动设备渐有成为又一人体器官的趋势,我很怀疑,“眼”这根小胳膊,能否拧得过“手”这条大粗腿。
除却数量庞大的既有设备这堆硬件上的“绊脚石”,人的惰性应该是竖版视频普及路上最大的障碍。首先,惯于消费视频的几代人已经习惯了横版,再看竖版,难免会不习惯。其次,在视频行业里打拼良久的“老油条”,遇到由横变竖,难免会有些手生;再次,制作、发布、传输、呈现,一整套几乎为横版视频定制的、运行良好的规程,可能就此打乱,难免会给各个环节带来一点小混乱。
弄明白“盐打哪儿咸、醋打哪儿酸”之后,不妨再谈谈现象。诸位可曾注意到时下流行的直播,对,就是俊男靓女在网络另一端搔首弄姿的那种。从其始祖Meerkat到现今玩儿得热火朝天的中国模仿者们,其界面设计,无不是清一色的竖版优先。因为直播最靠近我们谈及的“竖版视频”,所以特别提到了它。而在此之外,Twitter、Facebook、微信等用户量数以亿计的诸多App,皆以竖版形式设计,来迁就设备、迁就手。它们虽不在此次讨论范围之内,却和直播一起,无疑给竖版视频开了一个好头。
相信在2017年,会有大量竖版广告片涌现,页会有几个微电影尝鲜,以竖版形式面世。而我也坚信,在2017至2018年,现有播放器在全屏模式下强行加之于竖版视频的两条黑边会有技术手段消除,甚至该App还会提示你,请竖直手机播放某一条视频。更远的未来,虽有心在此夸下海口,但唯恐我们迁就的对象很快会从手又进化到了“眼”(如VR、AR设备等),甚至直接到“脑”(如各式脑波设备),也只能就此作罢。
化用Allen Ginsberg的名句(I saw the best minds of my generation destroyed by madness, starving hysterical naked.),就是,我看到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头脑为广告所摧毁,我希望他们也能为新的内容形式(如竖版视频)而疯狂。我们不妨共同期待这一天。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