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无性不说话了,是吗?

我们也曾清高过、孤芳自赏过,我们的标题充满了炼字的锐气,内容满是自我表达的豪气,文风有着自我标榜的傲气。

尤其标题,我们曾视之为点睛之笔,我们也曾力图将文章的精髓凝结于此,让其有开宗明义之感,令人从中窥得文章的全貌。然而,现在的标题,竟踏上了这样一条不归路——冗长、庸俗化,充斥着自我作践的奴气;恶俗、血腥,周身遍布烟花柳巷的脂粉气。

成龙因其子再度出名时,满屏的Duang Duang,时至今日,有几人能解其中“风情”?汉字之后跟一个括号,在其中再填上拼音,真的没有更好的命名方式了吗?每每“哪家强”,百看不厌吗?除了“G点”,标题上没有其他可体现的了吗?而“撕逼”,不可以用“争执”正常表达吗?“屌丝”一定比“草根”更有表现力吗?“逼格”的格调比“格调”自身都要高?

同为文字工作者,我猜不透诸位使用这些字词时的心理状态,不知是否也有一种“不知道比你们高到哪里去了”的优越感?我以为,流行不是坏事;有时,俗一点也显得接地气。但是,清晰无误的表达比这些都重要。当一篇文章在若干年之后已无人能解其中意,那是何等的悲哀?

你觉得自己在灵活运用,甚至以此游戏人生。殊不知,人生在你游戏之时也玩弄了你。你精心打磨的鸿篇巨制,因为这些廉价的、涉性的、自以为聪明的字词的存在,可供流传的不过是只言片语。你渊博、高深的思想,在这些字词的堆砌下,也不过是花边新闻里点缀式的人物内心活动,有谁能从一篇近似情色文艺作品的文章里读懂作者的内心呢?诸位的本意可能是想写一部《金瓶梅》式的传世巨著,而映入众人眼帘的,不过是低俗至极的路边小报豆腐块。这是何等的荒唐?

犯错并不新鲜,为了争夺注意力,或许我们都曾犯过这样、那样的错。但是,用“性”来维系受众的关注并非长久之计。在据说倡导性自由、性开放的西方世界,也不会有人如此自贬身份。“性”存在于现实世界,如同上厕所一样平常,但若以此为荣,整日里津津乐道,就如同每天沉浸于厕所无法自拔。我们可能无法写出惊世骇俗的文章,可能无法实现儿时建设四个现代化的伟大梦想,但切莫因此而自甘堕落——有为青年时刻扮腹泻状,伏于马桶之上,为时间徒增垃圾。

从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而言,我可能会因为一篇文章的标题而点击,但不太会只因为标题而阅读。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信赖内容为王,也被人嘲笑,但没有内容,一个个耍小聪明式的标题有何用处?其价值何在?没有水,再庞杂的管网又有何用?没有数据流,覆盖面再广的互联网又有何用?内容终究可能不会是王,但也不至于让位于区区一个标题,更何况这个标题还无时无刻地将“性”置于其中,不仅因此自我感觉良好,还毫无悔改之意。

我以为,人所能接受的刺激是有限的,正所谓水满自溢、过犹不及,我不太相信读者,甚至是惯于做键盘侠的网民能持续接受这样的标题、这样的文风。这点小聪明,这点动不动就想搞个大新闻的蠢蠢欲动,真配得上“young、simple、naive”等判词。如果这还不算幼稚,我不知幼稚是什么;如果这还不算低级,我不知低级该怎样定义;如果这还不算粗俗,那你眼中的粗俗究竟所为何物。

我内心中最悲哀的想法是——未来的我们,没有涉性的词汇,便无法自我表达。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强烈的意识冲击,再难保持淡然、自持的心态。也许,我在标题上的提问已经有了答案——是。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我们无性不说话了,是吗?》有2个想法

  1. 文章的标题恰好也起到了一定的过滤作用,那些对你标题无感的人,估计也不会对你的文章有多大兴趣。又何必在意他们是否点击呢?
    文章不是写给每个人看的。

    1. 收到这样的回复还是挺感动的,说别的又感觉很干瘪,只以——”谢谢鼓励”四个字表达一份感谢吧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