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重启

Yahoo令世人失望已久。于是,它稍有回光返照之象,众人就纷纷围拢过来。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不,新版Flickr一发,各大网媒纷纷跟进报道。耳濡目染,官方腔调里新Flickr的三大特性我已了然于胸:“更简洁的界面设计、一款新的Android应用,以及比其他照片分享网站更大的存储空间。”

相比于熙熙攘攘的人云亦云,我更关注一个“小”细节:“所有图片都可以以原有分辨率上传”。前者Google+改版之时,也突出了这一特性,但在雅虎这里,更像一个附带服务。因为那堪称业界良心的1TB已足够亮眼,近70倍于Google,更把自身的其他特性都比将下去。

初识Flickr是在2008年。它的鼎鼎大名,让我这个蹩脚的摄影爱好者心动不已,迫不及待地想尝尝鲜。然而,我忘记一件事——我在这边,Flickr在那边,我们中间隔着一堵无法逾越的高墙。因为这墙,我在Flickr上吃了不少苦头。

与其说注册Flickr,倒不如说是注册Yahoo ID。而Yahoo这个根正苗红的美国公司,也一度因为向有关部门泄露用户信息而“恶名鹊起”。于是,我几乎以一种捏着鼻子极力忍受的心情,完成了注册流程。可新问题又出现了——Flickr在国内访问受限,网页常加载不完全。难道我苦哈哈地翻墙就为传个照片?意兴阑珊的我,又陆续目睹雅虎邮箱大面积瘫痪、中国区邮箱业务遭关停等逆事。这接二连三的中国式不顺心让我感慨,即便听话如Yahoo,在中国还是难逃一死。

那么,我这位老资格的Flickr用户,究竟在那儿干了些什么?实话说,我与Flickr的缘分起于试用,也终于试用。高墙相隔,也不常登录。因为那捉襟见肘的几百兆容量,我只上传了不到两百张照片。

其后,我听说Flickr已自废武功,创始人离开,“亲儿子”也被边缘化。彼时又恰逢Yahoo这个大家庭动荡不已,一把手换了又换,连续几个都是来不及把金交椅坐热就被赶走了。从那时起,Yahoo“产品杀手”的美名就已传遍天下。曾有人断言,Yahoo收购谁,谁就必死无疑。

再往后,Twitter、Facebook占尽先机,一个明显抢饭碗的应用——Instagram崛起,用几个看似简单的滤镜将几亿人迷得死去活来。不过,在它被Facebook收入囊中后,毫不意外地和Twitter反目成仇。

这过程中Yahoo并非毫无作为。除了管理层你来我往的殊死争斗,好歹还从后起之秀——Google那里引进一位美女高管,名曰玛丽莎·梅耶尔,出任CEO一职。梅耶尔除了烧常规地“三把火”,近来又花巨资,把一个知名的轻博客网站Thumblr给收了过来。几天之后,大家误以为Yahoo已然放弃的Flickr满血复活,狠狠地扇了悲观论者一个耳光。

Flickr放大招,让我以为Yahoo这台巨型计算机重启了,希望又将降临。不过,也有人怀疑,如:新措施是否会让付费用户大幅减少?广告带来的收益能否支撑高昂的流量费用?若盈利前景惨淡,该产品是否会关闭?而我只希望,Yahoo一旦踏上这条前进的路,就再不要且行且退。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