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学历得罪了谁?

又一起学生谋害学生的恶性案件——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耳鼻喉科博士考试的好学生黄洋,被同在复旦上学的室友投毒,致使身亡。这不得不让人想起1994年的“朱令案”——才艺双全的清华化学系女生朱令因为铊中毒,全身瘫痪、大脑迟钝,留下严重后遗症,虽得存活,但生活已不能自理。而外界猜测的犯罪嫌疑人——其在民乐队的替补,至今仍“逍遥法外”。

黄洋案一出,立即引发媒体推波助澜的兴趣。苦于言论管制的他们,终于找到了情绪的出口。刹那间,各种人云亦云的消息、各式不负责任的言论,统统出炉。我一向能理解众人口不择言的诅咒和谩骂,因为我觉得这至少是出于善意的。但不论出于何种心理,一个论调听来非常刺耳——高学历者有罪。当然,原话并非如此,而是像变态、学傻了、清高等调调,不一而足。

对高学历的态度为何能到近乎“同仇敌忾”的地步?这其中,从众心理是主要原因。街上发生血案,围了一圈人,你是贴上去,还是自顾自地走开?况且,在网络上围观几乎不需要花费什么成本,更催生了大批“何乐而不为”分子。混入“不明真相”群众队伍的,有发泄对社会不满情绪者,有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者,甚至还有蓄意抹黑者。

说到这儿,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在阴谋论中浸淫已久,以至于看谁都像坏人。高学历往往意味着在财富积累、社会地位等方面更占优势,在当前环境下,仇富已不鲜见,仇视高学历还会是稀罕事儿吗?当什么都可以仇视时,又有谁能独善其身呢?没有谁。

试问,高学历者有罪吗?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得先声明:自己目前仅本科毕业,在扩招的年代,学历水平只算中等。我以为,不仅是高学历,就是超高、最高学历,也不该被认为有罪或有原罪。如果说某人犯了罪,那有罪的是他,而不是他的学历。若要因为他犯了罪就要追究学历或学校的责任,那中外驰名的某组织的最高学府早被法办了。

学历像把刀。从小到大,十几二十年的功夫,我们磨快了这把刀。把它用来保家卫国还是行凶杀人,就全凭自愿自觉了。君不见各类判决,何时追究过刀的责任。若依此理看高学历被诬一事,就会自然而然得出一个平淡如水的结论——学历无罪人有罪。

舍友、同学之间竟结下如此血海深仇,我们在唏嘘之余,也要思考该怎么防?首先,学校得做好管理工作。从清华到复旦,学校都说自己的实验室管理制度没漏洞。可是,这么金贵的玩意儿,该是某同学能随便拿到的吗?其次,学校得加强学生的心理咨询工作,将杀意扼杀在萌芽状态。嫉妒心、厌恶感,这些都可以通过心理咨询来疏导,甚至解决。最重要的,我们要管好自己,保持低调。俗语有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面对来自他人的无事献殷情,最好多个心眼儿,把你捧到云端的人,往往在最后关头踩你踩得最卖力。

高学历得之不易,其人更不该遭此不白之冤。发生于高学历之人身上的种种问题,也不同程度地存在于普通人身上,但我们会因此而怀疑他们作为人的资格吗?综上,我又讨论了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