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之有“术”

一大早,Helen就告诉我:“妈妈去听课了”。我赶紧奉承:“听课好呀,妈妈真有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

令我始料不及的是,Helen又说了下面这番话:“还买了一大堆东西,四个锅,两个饮水净化器,四块手表……还有几十双袜子的赠品。要知道,她平时肯定舍不得买这些的。”

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力量促使妈妈去买这些平时舍不得买,甚至也用不着、用不完的东西?这一幕,让我联想起以前发生的一些事,也让我认识到,妈妈的遭遇不是个案。如今,欺诈老年人,已成为一个有组织、有手段、高效产出、稳定运行的灰色产业链。

不光是Helen的妈妈,在很多城市,大清早出去听课,已成为很多老年市民的主要的业余生活。

以前,常和弟弟一起去公园吃早餐、散步。在我们七点多往过走的时候,恰能迎上一群往回走的老头老太太。一帮退休群众在晨间集会,难不成是那个什么功?当然,答案没那么惊悚,他们是去听课了——关于心脏健康的公开课。我这个懒得先飞的笨鸟,从未亲见这课讲得有何等摄人心魄。但我能想到,这与传销无异,日复一日的洗脑,终会有所收获。

类似的事情,绝不仅仅发生了我亲见和亲闻的这两件。这群宵小之辈惯用的手法,就是以公益之名开授各类课程,以小甜头吸引老年人前去参加,待“渐入佳境”后,暴露出本来面目,“恳请”与会者买这个、订那个。这些甜头的表现形式各不相同,有送东西的、有送免费旅游、有赠予某项荣誉的,等等。直击老人精神软肋的做法,让他们更显卑鄙。

关于这一点,我自愧不如。以我这自以为邪恶,实则善良的本性,真的很难想出这一系列的针对老年人的“绝招”。试问,一个组织、一个人的灵魂得堕落到什么地步,才能下得了这狠心呢?或许,世道已经变了,“时不我待”已经被人广泛地接受,还给错误地理解为不顾一切地赚钱。

按理说,虽然未必人人都饱读诗书,但基本的仁义礼智信还是应该讲究的吧?即使做不到这么全,谨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也是应该的吧。可惜,人家却不这么想。那些仪表堂堂的“讲师”,空有一肚子“奇思妙想”,却对足可以做自己父母的“老前辈”们做出这等令人不齿之事——先巧言令色,再施以压力,以赚钱为最终目的开战“传道授业解惑”这项伟大而神圣的事业。

骗子们有空子可钻,证明我们的社会、我们自己,还有许多窟窿要填。没错,我们是有一个堂而皇之的“梦”被提到国家的高度了,但是,如何实现它,却是一件很棘手的事。这回说到专门诈骗老年人的话题,正好建议有关部门先从社区入手,令骗子们再无机会为害乡里,再没胆子打着各种旗号行骗。而当前,骗多骗少,惩罚都那么轻。以至于少骗还不如多骗,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个高效行骗的运作机制。此时,老年人,乃至普通民众,再想走出这个陷阱,就难上加难了。而那大梦,亦无能圆之日。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