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靴搔钓鱼岛之痒

本来不想越权,绕过有关部门,来谈本不该自己谈的国家大事。但是,又担心《环球时报》等极具代表性的民族主义媒体乱说话,搞出中日必有一战的景象,愚弄百姓,作扬我国威状。所以,还是勉强说说自己并不擅长,且一说就激动、一说就骂人的这个话题——钓鱼岛问题。

作为中国人,我本能地以为实际上不存在所谓的钓鱼岛问题。日本和我们谈钓鱼岛问题,就像有人把我的iPhone抢走后,还跟我叫嚣这部手机的归属权存在争议一样可笑。当然,我相信日本人也是这么想的。谁对谁错暂且不说,争来争去也没个结论。倒不如来谈谈所谓的钓鱼岛问题到底意味着什么,探究一下此番争议到底因何而起。

先看我们不怎么喜欢的日本:

日本文化被人形象地总结为“菊与刀”。唯美的表面下,也有血腥、暴力的特质。中国人在经历八年抗战后,已熟知对手残忍的一面。但是,我们未必了解他们内心深处的想法(他们自己可能也不了解),未必明白他们国家体系的运作机制,也未必清楚国民如何看待有关钓鱼岛的争议。

在我的“意淫”中,可能许多日本人并不关心钓鱼岛的归属问题。试想,如果不是和主权(权且当做国家的“面子”)相关,那么大点儿地方有谁去争?所谓的专属经济区,究竟能带来多少公海上不能攫取的利益?这些都是疑问。或许只是这些问题,就够让专家讲上一整天了。

套用一首诗来说,“你闹或者不闹,钓鱼岛就在那里”。据相关文献显示,被党唾弃的蒋介石在1943年的开罗会议上与罗斯福谈到钓鱼岛等系列岛屿的问题时,曾建议中美共管或国际共管,暂时不收回。1953年,一个美国少将一纸文告,明确表示要将包括钓鱼岛在内的琉球列岛划归美国管理。到1969年,美国人在备忘录里说,要把这些岛归还日本。

诸位如果常看港片,对“保钓”这一说法一定不会陌生。我猜,电影中的他们,可能是在抗议六九年美国这份备忘录的表述。可见,早期的香港人民,虽然在港英当局的控制下,但还是热衷国事、共御外侮。对照现今他们集体上街反对国民教育,忽有今非昔比之感。试问,谁把他们逼上了梁山?

再说我大中华,民间保钓其实从未停歇,甚至出海保钓也屡有发生。但为何最近才被广大人民群众感知呢?答案既简单,也荒谬——现在,到了有关部门向我们展现它是如何收拾烂摊子的时候了。之前对保钓人士的压制,对日本的克制,终于随着新官上任而结束了。结果,我们看到了轰轰烈烈的保钓游行,看到了团结一致的中华民族,还看到了顺手牵羊和打砸抢烧。

或许在有关部门看来,钓鱼岛就是待挠的“痒痒”。需要的时候就挠一下,一旦不需要了,手脚并用,避之唯恐不及地堵住民间的呼声。恰有这么一帮人,喜欢投其所好、喜欢凑热闹、喜欢配合有关部门演戏。正如我不该谈这个问题一般,爱国人士其实也不必太过激动。有关部门或许早想好了避让之道,让你们这么一闹,退路全无。那时,中日恐只有一战;你我,恐只有充当炮灰的份儿了。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