镣铐之舞:定势下的想象

此刻,眼前竟然浮现出一个场景——地铁十号线上,一位衣着靓丽、面容姣好的姑娘被挤得歪歪咧咧。此情此景,恐怕多数人都在想一件事——可惜这么好一个姑娘,竟然挤在这儿。那么,姑娘应该在哪儿?还是这多数人,也包括我在内,会自然而然地以为她应该在某人的豪车里,某官的别墅里,或者某商的会所里。我们究竟怎么了?

可以这么说,近些年,我们的思维已成定势,还走进了一个死胡同。随着美好的渐渐远去,我们已经习惯了在丑陋中生活,并爱上了用丑陋的思维去思考、去行事。一个挤地铁的美女所引发的联想似乎不足以说明问题。但这种思维所能引发的广泛共鸣,就足以说明观念之变。可这个“变”,对我们而言,究竟意味着吉,还是凶,祸,还是福?

我以为,这个转变必然蕴含着“吉”。我们其实早知道,美女不一定要爱英雄,她也不一定非要有我们概念里的好归宿。她可以自食其力、自力更生,可以爱奋斗,可以只爱钱。这种广泛的观念转变,对女权意识的觉醒而言,不失为一个好消息。因为,自说自话不一定奏效,得其他人也说你“行”,这个觉醒才有更大的价值。而民众意识的转变,正好说出了这个字。

“凶”不过是这枚硬币的反面,因此,它与“吉”同时出现就显得极其自然。我们能接受得了类似“美女不爱英雄只爱钱”的观念,也恰证明自身的价值观走向了更低的层次——我们将衡量一个人的价值的标准定为钱。而且,我们也将包括美女在内的人以自身为资本去投资、去谋利默认为正常现象。当价值的标准被单一化,人的价值被物质化,这还不是凶兆?

关于祸福,《淮南子》里塞翁失马的故事告诉我们:“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没有“祸”,也就难言何为“福”。思维的转变,必然有“祸”潜藏,也会有“福”酝酿。

那“祸”呢?钱成为你有没有价值,你追求的目标有没有价值的唯一衡量标准;人只能充当赚钱、谋利工具的角色。这难道不是种下了祸根?长此以往,我们曾批判、曾痛恨的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将“成功”再现,而人们的目光也会狭窄到以“钱”论成败的境地(虽然这也是当下的实情)。而人,不仅充当了别人的垫脚石,还成为自己手中的剑,难保不像传说中的七伤拳那般,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钱可能弄到手了,自己也灯尽油枯,何必!

至于“福”,我将其乐观地理解为黑暗后的黎明。眼之所见,不过是走向平和、极致的一段必经之路,走过或许就好了。观念的转变或沦落,可能更有助于我们了解内心,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厌恶什么,知道名利对于相对漫长的人生和历史来说,不值得如此费尽心机。

世间有形或无形的万物,本就难用统一的标准衡量。对一种特定现象的评价,引发的争议可能会更大。关于观念的转变,可能我所认为的吉凶祸福,在别人眼里恰好是凶吉福祸。我当然希望自成一派,但同时也期待观念的多元化。因为我知道,定势下的想象,无异于带着镣铐跳舞。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