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摆设,那懊恼

很多事情都是一个摆设,只不过,初见之时,我们不会想到真相如此丑陋。于是,我们一直在等待,等待理论应验的那天。

有人说,中国的各式新政是摆设。因为我们见的这个、那个新,多局限于新瓶子装旧酒。别看人还是那帮老人,事还是那么办事,但理论上用于指导实际的理论,可一直都在创新。

当新词儿一直在飚,新话接着一句往出冒,连那些最不愿意相信官话、套话的人,都忍不住在心里打起了小鼓——那个谁谁谁,难不成是要玩儿真的了?当然,结局惊人的相似。无论是那个谁,还是这个别的什么,一般都在说,拼命地说,而丝毫没有落到实际行动中的迹象。

也有人说,不对呀。不是有那么多人被反腐败了吗?不是也有那么些个被逮起来,扔到监狱里了吗?不错,的确有这种情况,双规把好多人关了起来。但要说长效机制,几乎没有。要不然,我们为什么多见的是“成功案例”,却鲜见因循规蹈矩而闻名遐迩的特例。

肯定有人表示反对,每年不都有那么多模范、典型吗?为何说“鲜见”呢?诸位如果肯想象的话,一定能猜到,在那满是溢美之词的纸面背后,有多少骇人听闻的事情发生。一个人的经历可能被人美化,一个故事可能被编得无以复加,但一个人到底怎么样,公众还是有自主评价权力的。于是,有太多的名不副实暴露在我们面前,好像老天存心编了个笑话给我们看似的。

回过头来说惩治腐败、罪恶的法律。悲观地看,它又何尝不是摆设呢?按照初中课本的定义,那不过是为被统治阶级制定的。而所谓的人人平等,究竟何时能够实现呢?这一平等对比西方世界的人生而平等,究竟是理性上的进步,还是事实上的后退?作为摆设的它,可能回应我们吗?

因为是摆设,我们的敬畏之心自然会减少。也因为它是摆设,别人的欺侮也会越来越多。或许会有民众期待它的高大全,不过,这根本是个幻觉。它的天平、准绳,在实质上不过是个花架子。若说能治病救人,那也算高抬它了。面对摆设,我们所要做的,不过是习惯、漠视,不要期待它会发生什么惊世骇俗的改变。寄希望于摆设,或许是比失败更令人难堪的失败。

世上的摆设远不止这么一些个。有人说,陕西安康越岭关隧道内的路灯建成12年来只亮了两次,不过是个摆设;有人说,汉口的繁忙路口有12个红绿灯,三分之二都不亮,变成了摆设;而我说,某个常以文明、和谐自居的国家从未建成它所说的那些成就,更别提那些纯属摆设的劳什子口号了。

看多了,说多了,心难免就凉了。而这块地方不比其他,一旦凉了,就很难再热起来了。虽我一直以为有人忙着为国争光、为民除害,但无奈这雾霾太多、污染太重,令我看不到事情的真相。而那一而再的隐瞒,再而三的强调,都加强了内心深处的不信任感和厌恶感。试想,在这个无处不宣传的时代,若冷不丁遇到实打实的事,我们会作何反应?真真假假,我们已经迷失了方向。当尘埃落定之时,就算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