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贱移不移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这句话来自《孟子》“滕文公下”这一篇。不过,后人多记住了前面三句。这一番,我们不谈“淫”,也不谈“屈”,单谈“移”。因为,富贵险中求,百姓多不擅犯险,所以不能富贵,也就无所谓“淫”。威武呢?试问,时下何人不得在有关部门的矮檐下低头?恐怕自降生于祖国大陆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妥协、媾和了吧。所以,我宁愿多聊聊“移”,并赋予其新的含意。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这个“移”当什么讲?有人说是“移民”。若这么讲,古香古色的一句话就有了新的解读,而妙就妙在,它与现实如此契合,甚至给人一种不真实感。

谈到移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幅图景,而画面里的人无论从穿着打扮,还是音容笑貌上看,都绝不会如朱老总描写的湖广填四川那么苦哈哈。不信?请先闭上眼想象一下,此刻出现在你脑海里的移居海外的人士,哪一个不是有钱、有地位、有身份的成功人士?

若是贫贱,哪个国家愿意接受他们?虽也有例外,如难民、政治避难等,但普通人又怎会有山东那个陈姓瞎子那等遭遇,以至于引发美帝国主义的关注,进而通过特殊渠道远走他乡呢?

所以,我得说,贫贱不能移算是说对了,真实再现了一群如我这般有心无力之人的心理活动。他日,如果贫贱也能移,如果美帝等资本主义国家能够将他们对人的权利的关注落到实处,给国人一条便捷的移民道路,这句老话也许会过时。而我,也不必再感慨因贫贱而不能移了。

关于“移”,中国还有句老话——树挪死,人挪活。如果把“贫贱不能移”之“移”当作换一换,即“跳槽”来讲,那我得说,这句源自《孟子》的经典名句得改一改了,应该说成“贫贱不能不移”。来,听我细说:

“贫”怎么讲?“贱”又怎么说?若用在跳槽这件事上,“贫”可以当作赚的少来讲,而“贱”可以说是没地位。遍览周遭跳槽的案例,有谁不是因为这两样而离开?举个常见的例子,辞职书上“出于个人发展考虑”一说,一般专指内斗激烈、上升无路,不得不走或被迫离开,暗合了“贱”。而类似于“花更多时间陪伴家人”等说辞,多半不可信。想想也是,面对昔日的创业伙伴,怎好意思明着谈钱、谈地位呢?所以,我们看到很多曾扮演联合创始人之类角色的人,都以此为由离开或许还曾爱过的公司。而一段时间之后,他们中的大多数又重操旧业,仿佛当初对于家人的承诺已成过眼云烟。

细细想来,古人的每一句话在现实中,似乎都能找到一个或多个对应的场景。这样说或许有曲解之意,但你不得不承认,它用来形容这些情况,总能给人一种恰如其分的感觉。时代在变化,而人竭力保持不变,不论是对既有财富、名望的维持,还是对周遭环境的苛求,皆如此。可是,在经历了千百年之后,难免心酸地看到如“贫贱不能移”等名句被我等三俗文人解释为四不像。怪谁呢?既然没勇气归罪于自己,还是怪这个因贫贱而不能移的时代吧。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