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话有那么难吗?

你可能也意识到了,现在说真话越来越难了。要不然,也不会有《人民日报》的官方微博表态要在新一年“努力说真话”了。

有道是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真话之难,主要在于它属于“良药”、“忠言”一类,说出来已属不易,别人听着更是疙疙瘩瘩,一时难以接受。汉朝的东方朔有句话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意思就是尽量凑乎,不要太过苛刻。否则,没人跟你混。

真话之难还体现在外部环境的压迫上。当你的第一句真话冒出来,却遭遇重重打压,你还会继续犯傻吗?相信略有脑子的人都不会。理想中,真话应该得到鼓励,至少是一定程度上的纵容。就像某人所总结的伏尔泰思想,别人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不能剥夺你说话的权利。而事实上呢?我们都知道了。

只凭《南方周末》与广东宣传部长官庹震的针锋相对就能看得出来——许多时候,人家非但不让你说真话,甚至只是说部分真话,还想法设法替你把话说了,说些违心的话。我很怀疑这位长官是否真的信奉和谐,如果信,也不至于搞出这等不堪之事,令全球舆论界看我大中华的笑话。

迫于压力的我们,自然会想法设法活下来,生命才是最宝贵的。所以,我们看到了《南方周末》声明的几经变更,从刚开始的义正辞严,到后来的低头认错。幸好其已被认证的员工声明自己已交出相关微博帐号,对后续发布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否则,我又该开骂了。看样子,现在的南周力图劫后余生,已不是我喜欢和期待的那个南周了。既已不爱,不骂也罢。

话又说回来了,我又凭什么要求人家《南方周末》如何如之何呢?我自己算是一直说真话的人吗?我自己除写写文章外,有身体力行地支持他们吗?这些问题的答案好像都是否定的。

虽然不中听,但我还是想说句真话——我不想指责现今的《南方周末》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它本来就不属于人民,也非记者、编辑所拥有,它一直是有关部门的私有资产。老东家辞了一批不怎么听话的人,想换另一拨更听话的顶上去,也在意料之中。所以,我也懒得批评。

真话之难还有一个颇为诡异的原因——别人假装让你说真话。据说元朝时,文人被压迫得够呛。所以,当朱元璋上台,请大家畅所欲言时,他们以为找到了明主。结果,突如其来的文字狱搞死了他们中的一大批。将这个故事的中心思想提炼出来,就是当你兴冲冲地提了一大堆意见,自以为会得到重视时,却不知灾难的阴云已笼罩在你头上。而我们的问题也在于,和明初文人一样,生活在一个真假莫辨的时代。所以,基本不确定是否能相信所谓代表人民的各色言论。

明白了说真话难,让我更加敬佩过去的《南方周末》,也让我可以原谅现在的《南方周末》发出的种种令人惊讶的声音。当你任由别人将你放进一个模子时,就不要奢望有自主的可能。镣铐已然戴上,理想的脖颈也伸进了枷锁里,作为被规训得如此彻底的一代,我们已无话可说,更无力反抗。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