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句公开何其难

眼见着和我们争夺钓鱼岛的日本鬼子又闹着公开内阁官员财产,虽身为爱国者,但还是因强烈的羞耻心作怪,感觉抬不起头来。

翻阅过抗日文献,也重温过革命影视剧,从中领略到了喉舌揭露日本军国主义贪婪、残忍、专制的功力。经过这番洗礼,日本人在我印象里除了没羞没臊和欲壑难填两大“优良品质”之外,再无其他可圈可点之处。然而,对比我大中华在官员财产公开事宜上的遮遮掩掩,倒让我觉得日本和英美等敌对势力更可爱一点,起码他们在形式上搞得更透明。

对此,可能有人要反驳我,从始至终,教科书一直教导我们资本主义社会是假民主,爱耍百无一用的假把式。针对这类话,我倒是很想激有关部门一下,诸君敢学他们,搞一次全民选举,弄一回财产公开,来一次公开辩论吗?就当前形势而言,毫无疑问,有关部门及领导们肯定不敢。若假以时日呢?有谁对事情的进程持乐观态度?我想,这个比例肯定前所未有的低,就连“爱国”如胡锡进、《环球时报》之流,估计也不抱幻想。

也许你会说,作为既得利益者的他们,其态度没有参考价值,他们的遭遇可能没有共性可言,也不能被我们当作标靶,或打击、或表扬。可在他们之外,必然有一群人可以代表相对广大的人民群众,而这个量级,至少是一大撮。就像李开复,凭借其出色的个人履历和公关能力,在互联网界一时无两。尤其从青年导师这个角度来说,更是如此。然而,就算他在新浪微博坐拥粉丝三千万,又有什么用呢?还不照样被禁言数天?

用有关部门解释国体、政体的话来说,开复此番落马,有深厚的历史和文化根源。所谓历史,是指这个国家历来都是枪打出头鸟,开复并不是第一个“死”在枝头的。而文化,是指我们的光荣传统——有些话谁都不能说,有些话某些人能说、某些人不能说,有些话谁都能说。来看他犯下的错:

公知也好,领袖也罢,李开复凭借其观点、口才,在微博界练就独一无二的影响力,甚至还出过一本相关的书。大概是使命使然,他就着微博上对人民搜索和其领导邓亚萍的热议,发了这么一些感慨。首先,他问为何要用纳税人的钱做搜索引擎;其次,他不懂在闭塞的环境搞搜索引擎是何用意;再次,他问,为何人民搜索这个搜索引擎的头头要党来任命;最后,他做了一个设想,若美国某党授意菲尔普斯执掌Google,会有何效果。

对于此番言论的风险,开复定然不知。作为一个资深的马后炮专家,我且来品评一番。开复犯的忌讳,正是我所说的“有些话某些人能说、某些人不能说”。那四个观点,继开复之后也有传播者,如我,为何没被关小黑屋,根子在影响力。开复所言之力堪比睡狮觉醒,而我等,至多抵得上蜀犬吠日。

若只是不当言论,删除不就得了,宣传部门为何会冒然堵嘴呢?这还得说开复犯下的又一个错——“有些话谁都不能说”,如党。作为一个能游走于外国资本和国内强权之间,善于和稀泥的外籍华人,开复能不懂这些?只能说,此番开复被禁言,更像是不甚踩雷,意外阵亡。至此,我已不知那些话谁都能说,可能中国早没这种话了。财产先不说,就连说句实话都被关,这让爱国志士情何以堪。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