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一次死一次

自写下这个“惊艳”的标题,我就有种被戳脊梁骨的预感。我估计,肯定有人抱怨:“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看这个?”。抱歉,此睡非彼睡,它与sex无关,而与sleep相关,特指单纯地闭眼休息。

睡觉就是死亡?当这个惊悚的想法浮现于脑海,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继而又想,这何尝不是灵光乍现呢?

上班路上,我和Helen说起过这个问题。她告诉我,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对睡眠和死亡也有过思考,他在《论自然》里指出:“死亡就是我们醒时所看见的一切,睡眠就是我们梦寐中所看到的一切。”。

对于睡眠和死亡,虽然我的思考仅限于一刹那的所想和一系列简单地推倒,还没法将它解读得那么深刻、透彻,但我还是想就我领悟到的几点和大家分享,从相似、区别、延伸几个角度和大家探讨。

睡眠和死亡确有相似之处。诸位想,那临睡前的迷离,不正像许多新闻报道、电影情节里描绘的濒死体验吗?想必各位都曾经历过那种介乎于清醒和昏迷两者之间的状态吧?有知觉,但不一定有动作;有想法,却未必能实行。睡着,却像醒着;正如死去,却像活着。

再者,看熟睡和死亡两者之间,是否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睡着了,别人推你、叫你,都不会有响应,这不正是死亡之后的模样吗?熟睡之后的你,精神游离于何处?是否也可能是死后精神去往的处所?

别轻易断言睡去等同于死去,据我所知,这二者还是略有差异。首先,睡着之时,大脑并未死亡,只是放缓了运动的节奏,或偶有停顿。而死亡则是大脑不再“活动”,陷入了长久地停顿。再者,睡着时的身体虽趋于静止,但精神世界依然在高速运转,梦即是例证。可正如前述所言,做梦的我们活着,还是已然死去,还是不好鉴定。

向远处延伸,完善一下我的观点。除广为人知的《自然论》,赫拉克利特还说过一句大实话——人不能两次走进同一条河流。同理,人也不能有两次童年、两次今天。于是,我就得出一个结论,现在的我们已不同于过往。甚至当我们抱怨“代人受过”时,也没注意到,“受过”的已不是别人指望的那个“自己”,而是一个全新的、无辜的人。

再补充几点。其一,我无法判定此时的自己是睡是醒,别人也无从评判。因此,执意将睡眠认定为死亡也无可非议。其二,我之所想,纯属臆测,不是科学。但是,这种想法也有成真的可能。其三,世间无解之事太多,任何一种学说都不足以解决所有疑问。所以,我求解于臆想也不足为怪,这种突发奇想甚至有可能帮助你我拓宽思维的边界,对睡眠有全新的认知。

说睡眠,说死亡,也不免谈谈由此而生的心愿。首先,劝诸君珍惜现在。因为,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能再现,错过的机会也不会再回来。其次,若有再见之时,恐也如镜花水月,触摸到的那一刻,梦已破碎。最后,既然过去的“自己”已在睡梦中死去,何不寄希望于重新开始,并着手重新开始呢?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