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练工种:辟谣、火化、道歉

从山体滑坡发生到辟谣说与采矿无关,云南省国土资源厅地质灾害应急专家组只用了短短几天;从火化遇难者遗体到“诚恳道歉”,云南镇雄县有关部门只用了短短几个小时。

感慨专家越来越有效率,更惊讶于有关部门摒弃了官僚主义,行事如此之高效。记得之前有大桥垮塌后,专家们吃个饭、开个会,就迅速给出事故与桥梁质量无关的结论。当然,也不乏有关部门死撑着不道歉的生动案例。

虽然我对专家、有关部门多有不满,但往好的方向想,这也没什么好。比起没什么解释,却一意孤行的打压《南方周末》,比起被误判,接着枪毙的好几个人,镇雄的生者、死者都算幸运了。

我知道,此刻比谁惨没有意义;我也看得出来专家、有关部门在面对民怨沸腾之时也有所进步;但是,如果这个进步的代价是真相的掩埋和有关部门的胆大妄为,那就毫无意义了。

说来也巧,专家们的表态再一次与常识相悖,他们认为:根据现场调查及滑坡成因分析,没有发现此次滑坡与采矿活动有直接关系。滑坡区地质环境条件差是滑坡形成的内在因素,连续的雨雪天气是滑坡发生的直接诱发因素,因此,该滑坡灾害为云南省冬季因连续雨雪天气导致的自然灾害。

作为非专业人士,我从不怀疑冬季会发生自然灾害;但看到专家如此急切地表态,心里很不舒服。怪不得有人调侃,美国塌了一座桥,专家们得忙乎好几年才能得出结论;而中国,专家团只要被招待好了,甚至不需要去现场,就能说出有关部门爱听的话。

相比专家眼里只有钱的坏名声,镇雄县领导这回总算做了一件正确的事——如此之快的道歉,平息灾民的怒火。可当我们发现这背后的原因竟然是有关领导在死者遗体被强行火化之前就给过类似承诺,会不会有点不是滋味呢?来看《新民晚报》记者的现场纪实:

其他几名政府官员安抚遇难者家属时,雷楚英(镇雄县副县长)走出去到走廊转角处打了一个电话给镇雄县民政局局长。挂上电话后,他回答了记者的问题:“遗体确实全部火化了,这一点,我们会向家属们道歉。”

专家不被大多数人认同,这一点已成共识。而有关部门呢?在过去官民信任出现裂痕的基础上,再度生出事端。此次镇雄县的所作所为,令我再度发现自己的幼稚——竟将人家极可能是猫哭耗子的假慈悲当作一回事,甚至上升到执政意识进步的高度。现在回过头来看,此类进步不是另有隐情,就是需要我们付出极高的代价。

看着专家和有关部门联手将辟谣、火化、道歉等一系列动作做到天衣无缝,也不得不佩服他们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有如此之应变能力。但是,当他们将这一切做到极致,我们又不能不害怕。试问,当今世界,除了专家和有关部门,还有谁会忙着置黎民于倒悬,推大众入火坑呢?我们得从和谐的梦中醒来,清醒地认识这一切,即使它面目狰狞。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