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引导的失效

如果我说正面引导的作用寥寥,甚至已然失效,你可能觉得我在危言耸听。毕竟,我们从各大媒体接触到的,多为正面讯息。在他们当中,最集中展现这个世界假恶丑一面的,当属《新闻联播》的后十分钟——外国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当然,也不能忘了《环球时报》,其为中国特色鼓而呼的劲头,连我这个圈外人看了都忍不住热泪盈眶。这得有何等毅力,才能忽视社会普遍存在的丑恶,而尽情歌颂那想象中的美好呢?

与国内诸媒体相反,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等播发的消息,却多为负面。这让我产生一种错觉,有关部门和所谓的主流媒体都生活在世外桃源,一派安乐祥和之象;而外媒和普通民众则在水深火热中挣扎,一脸苦相。普通人能感觉到,除了错误政策导致的房价高企,缺乏监督引发的腐败,几乎没有其他。主流媒体宣传的好思想、好政策,好像永远停留在口头上、纸面上,所谓的落实,不过是又一幕将利益从左手交到右手的闹剧。

理想与现实之间形成的巨大落差,促使我关注正面引导失效的问题。我以为,当一句话被翻来覆去地说,别人都不再信了,而说话的人还不自知,问题就严重了。不是说话的人没有自知之明,就是其缺乏应变的勇气和能力。有关部门和相关媒体的问题恰在于此。他们对自己所宣传的理论有着近乎偏执的信仰,对现实则缺乏深刻剖析的动机。意欲偏安一隅的他们,不愿设想未来,不想面对可能发生的危机和变革。于是,我们看到了大规模的自欺欺人,和更大规模的嗤之以鼻。当前,说谎已成艺术,世人群起而观之。若是普通人,或许难以承受此等礼遇。但有关部门作为人的共识凝聚的群体,却罕见地缺乏羞耻之心。他们年复一年的作戏,没见喊过累,更没见主动退出过。

这种落差和冲突,在经历了经济急速增长的洗礼后,非但没有弥合,反倒愈加严重了。不信?试着问周边的朋友,有几位对当今社会形势表示满意?现在,居者无其屋、老者无所依,这些印象中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才有的事情,竟然活生生地存在于我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里。想革命先烈何等艰苦,后生晚辈们非但没能创业,竟连守成也做得如此差劲。

此外,突发事件对体制的伤害,近来也变得愈发严重。如李双江之子李天一(又名李冠丰)犯下的伤人、轮奸两桩轰动一时的大案。

弟弟经常讲,弓不要拉得太满,人不要把后路挖断。李天一之所以被众网民口头“群殴”,根子在李双江的捧杀。李将军老来得子,不舍得打,不舍得骂也很正常,但这也造就了一个从小就不正常的李天一。据说,李天一小时候就常出手伤人,三年级时,把一位二年级的同学推下楼,却不了了之。此外,红歌将军更在与杨澜访谈时,和其他各种场合对其子不吝溢美之词。这些,都让李天一那颗凶心无限膨胀,最终成为名动江湖的海淀银枪小霸王。

大环境的颓废和个别典型案例的催化,令社会的不公深入每个人的内心。这也直接导致大家对人对事的态度发生变化。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而国无人心,必连统治者那个小圈子都维持不住。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