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枳之差:中英警方找手机

晏子曾有“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精彩论断。虽在当时情境下是对楚王的有力反击,但他的观点其实和楚王一致——均有地域歧视之意。楚王想传达的意思是“你们齐国人就是小偷”,而晏子想表达的是“你们楚国这片神奇的土地,能将好人变成坏人”。

地域歧视一直不曾断过。在全国范围内,大家歧视某几个省份的人;在某个省份内,大家看不惯某几个县市的人;而具体到某个县市,又有几个乡镇的人不受待见;即使小到一个乡镇,也必然有那么几个村的人名声不佳。即使在北京这样号称国际大都市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有按方位分贫富贵贱之说。只不过现在没太多人在乎罢了。

地域歧视是门贯穿古今、连通中外的大学问。曾听人讲过,现代日本人曾挖出一幅古时候的东京地图,上面标示了古时各社会阶层的居住地。要在我中华上邦,这幅图会被当作重大考古成就展出。而在东京,这幅图却引起别样的震动——许多待在“贫贱之地”的人担心祖上的不光彩历史影响本家的声誉,进而反对公布这幅图。可见,现今的日本人也会担心传承已久的地域歧视问题。

地域歧视的普遍存在,已经让我们见怪不怪了。相伴于歧视而生的崇拜,即地域崇拜,从夜郎自大到天朝上国,再发展到如今的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同样拥有悠久的历史。歧视与崇拜的交错,造成一种奇怪的错觉——某些人做什么都是错的,是矮穷挫的集中体现;而另一些人,做什么都是对的,简直就是高富帅的逼真再现。不信?我们来看中国和英国警方各找回一部iPhone的故事,其反响有何不同。

这则原载于《华商报》的新闻写道:“一部手机在西安被盗,后被定位显示在北京。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土门派出所两名民警,连夜乘火车赶赴北京,辗转2400余公里追回被盗手机。”不难想象,网友纷纷表示怀疑,甚至觉得有内幕。为何我的事情没人管,别人丢个手机就值得俩民警跑趟北京了呢?

面对质疑,该所领导表示,去北京找手机乃职责所在,之所以引起广大网友的围观甚至被觉得不可思议,是因这种为了一件小案而追查到底的精神如今太罕见了。对于这些看似不大的案件,一些人的意识和行为,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心理期望形成很大反差。

再来看《新京报》所载的英国人找手机的事儿。中国留学生董小姐数月前在英国丢失一部iPhone4,英国警方为其找回手机,并邀其越洋前去作证,从中国到英国的往返机票、在英国的食宿、交通费用均由英国警方承担。

对于这件英国版的中国往事,先不说别人的感受,先来谈谈我这个资深“异议人士”的看法。实话说,英国警方确有认真负责的风范。一个异国他乡的平民丢了手机,居然也能得到如此重视,这能不让我等感激涕零吗?话说,为什么我等这么容易感动。我想,这就像“久旱逢甘霖”一样容易解释。正如前述那位中国领导所言,长久的漠视,使有关部门在群众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进而导致一点点热心,如千里进京找手机、帮日本青年找自行车,就会招来重重非议。同一件事,发生在中国是笑料、是话题,而发生在英国,却是要竖大拇指的典型。在崇洋媚外之外,有关部门是否也需反省自己缺了点儿什么?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