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韦斯的公务员家庭

按主流媒体的报道,查韦斯死后,委内瑞拉人民沉浸在悲痛中,着红衫送行。遍布中国网络的,没有常见的哀痛,而大都是讽刺和调侃。想想也是,对一个连续13年赖在总统宝座上的老人来说,我们除了感慨换人不易,还有什么其他可表达的呢?来看这样一个流传甚广的段子:

2013年3月5日(天堂时间,北京时间3月6日)萨达姆、卡扎菲、金正日在天堂中南殿亲切会见了刚刚到访的查韦斯同志。会见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双方就共同关心的家族统治问题交换了意见。双方共同回顾了抗美光荣历史,深入探讨了专政的宝贵经验。陪同会见的还有本拉登。

虽然是一个笑话,却巧妙地点出了萨达姆、卡扎菲、金正日、查韦斯等人的共同之处——专政。虽然大家的旗号各不相同,但无不将“人民”两个大字镶在旗号上。做出来的事情可能不堪入目,但说辞上却都无比正义。甚至让人觉得,这地球上如果只能有一个领导人的话,非得从他们老几位中遴选。可惜,他们没能抵挡得住马克思和上帝的召唤,身归那世去了。

作为一个不怎么安分的中国人,自然知道在参与会见的领导当中,应该还有一位,就是现在某位将军的爷爷。据说,他老人家一手“策划”的大饥荒,饿死了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不过,作为共和国之神,他很难被这些血淋淋的数字推下祭坛。野史也好,传说也罢,在官方口径的一口咬定之下,都变为死无对证。就算有知名的经济学家、史学家出来作证,又能怎样?造神是一项开弓没有回头箭的事业,身陷其中的人自然无力逆转。

这些天,我陆续看了一些查韦斯的奇闻轶事。据说,他的父母、兄弟,都是堂堂正正的公务员,大都处于委内瑞拉权力金字塔的顶层。而主流舆论中的委内瑞拉,却有我大中华的意味——热衷于抵制、反抗。

不管是在以石油为代表的经济层面,还是以电视台为主的宣传方面,查韦斯的形象已固化为反美斗士。也正是这一点,让他和古巴的大小卡斯特罗站在了一起。别看都是反美,委内瑞拉没像古巴那般被制裁,没显得那么决绝。相反,这两国好像一对欢喜冤家,嘴里在骂,手上做着生意。

查韦斯死后,委内瑞拉有关部门怀疑美国是幕后黑手。在看了《尼基塔》之后,我对美国特工在境外操纵政变、暗杀等行动有了更直观的印象。因此,我认为,查韦斯死在美国人手上也不是没有可能。甚至古巴那位年事已高、久未露面的老者,也可能早被美国人除掉了。只不过大家都假装不是第一个知情者,生怕那飞来横祸要一力承担。

无论远在南美的委内瑞拉,还是近在咫尺的朝鲜,独裁都有相似之处,其存活的时间虽然各有长短,但结局差别不大。无论贫富,集体意识的进化是趋势。无论封锁得多么严密,一个人的进步终将会成为一群人的肇始。委内瑞拉可能还好,看朝鲜现在固步自封、穷兵黩武的劲儿,好像已挡不住民众进化的脚步了。对比中国从造神到偶像破灭的过程,不禁笑看金正恩的蓄意挑衅。想和美日韩等老大哥试比高?等待他的极有可能是金家王朝的覆灭。不过,我们也该警醒,为恶而不自知者,查韦斯并非特例,他的血脉依然流淌在后辈身上。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