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宝贵的东西

在漫长的童年里,我以为最宝贵的东西是钱。因为有了它,我就有了购买一切的能力。上学以后,我以为分数是最宝贵的。因为有了它,我就可以继续挥霍所剩无几的青春。工作以后,我以为亲情是最宝贵的。因为有了它,我就有了奋力前行的能量。

然而,现在我知道,时间是最宝贵的。任你再怎么折腾,都逃不过时间的制裁。那么多欢喜和忧愁,哪个躲过了时间的双眼呢?

不过,相比于自得其乐,以既有资源活得开心、快乐,我们更喜欢走进一个缺什么想什么的死循环。

童年的我没有多少钱可支配,却有大把时间去胡思乱想,不自觉地将有钱作为必要的生存条件之一。上学后的我在学习和分数上沉得太深,大把时间里除此别无其他,以至于将其默认为最重要的事。现在的我,钱不多,但基本够用,分数也不是唯一的测量基准。也正是此时的我,才发现生命的要义,才发现时间的宝贵。因为,我不但感觉到青春已逝,还隐隐约约察觉到时间从指缝间溜走的恐怖。如此,我能不诚惶诚恐,能不对时间充满敬畏之情?

毫无疑问,时间是苦口良药。亲人、情人的离开,考试、求职的失败,多少哀痛,在经历时间的洗礼后,无不慢慢遗忘。恶言相向、刀枪加身,多少伤口,在时间的洗刷下,无不徐徐愈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国与国的长期争斗,多少仇恨,经年累月后,无不渐渐淡忘。

可能是因为有了时间,让我们可以轻松撇掉包袱向前看。也可能是因为有了时间,我们将脏水和孩子一同倒掉,将本不该丢掉的东西也一并扔远。

从这个角度看,时间何尝不是爽口的毒药。它让你在遗忘之时丝毫不觉得心痛;也是它,让你在伤口愈合时,并未察觉有任何后遗症;还是它,让仇恨消弭之时,不曾留下悔悟的痕迹。

文人多愁善感的特质让我大发感慨,但也是这种文人特质让我明白,感慨并无坏处。时间是好是坏,不由我决定,也不由任何人裁判。它就是它,兀自走在充满争议的路上,从不理会任何声音。

我们看到,即使在战火纷飞的岁月,也不乏救死扶伤的典型。好人从来不曾少过,坏人也没多过多少。之所以有不同的感受,是因为我们的着眼点不同,就像我在童年、上学时、工作时所感受到的不同一样。世界并没改变多少,改变的只是我们看世界的角度和方式。从仰视到平视,再到俯视,我们的年龄在长、个子在长、心智也在长,但时间呢?始终没有因此变长或缩短。

而今,在时间流逝之余,我开始感慨万千,殊不知勤劳的孩子遵从“早睡早起身体好”的古训,已然遁入梦乡。时间可能改变了我,而我还未察觉到。时间可能在我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而我却浑然不知。良药也好,毒药也罢,时间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声誉”,我们也无需太过介意。生命的意义若止于消耗,时间岂不如一块肥皂?洗洗手,便不见了。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