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就该这么玩儿

天气晴好,不禁心生玩兴。记得Helen曾有心愿,要在这般晴朗的日子出去走走,要不就坐在树荫下看会书,喝杯茶。如此恬静的场景,让我想起公元400年前后的慧远和他的白莲社,百十来号人在庐山立誓结社、共修佛法,并有疑似李公麟手笔的《白莲社图》为证。而慧远,更以“影不出山,迹不入俗”闻名,我等凡夫俗子自然羡慕不已。可身在凡尘,怎能修得如此境界呢?

然而,这个问题近乎无解,你我混迹于尘世,又怎可能寄希望于脱俗呢?得闲若能至他乡远行,也算对“出世”之情聊表心意。可是,这么低的要求,还是有人不能“达标”。看那漫长旅途中,不仅有孙猴子式的写写画画,还有醉心“保存证据”的处处留影,甚至出手阔绰、一掷千金也成一大奇景,为“身陷苦海”的欧洲商家所津津乐道。

旅游,到底该怎么玩儿?我们不妨继之前的话题,问一下Helen,让她讲讲自己的亲身经历,为我们提供一些“如何旅游”的灵感。

H:其实,每个人对旅游都有不同的定义,也有不同的玩儿法。我只想谈我的经历,能启发他人已足够,而不想议论是非。

我:这话真令鄙人汗颜。鄙人平日里即好为人师,有机会抓住小辫子,更是嘴不饶人。罪过罪过。

H:人各有志,不足为怪。就旅游而言,我去过的地方并不多。而且,我以为旅游不一定要去名胜古迹,随便出去走走,带着旅游的心情就好。

我:到现在为止,哪一次“走走”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

H:应该是去爱丁堡那回。4、5月份的样子,天还有点凉。在刚交完论文的第二天,就和同楼道的MOMO出发了。出发前,我们就已定好几个城市的机票、车票,也在网上预定了那些地方的青年旅社,唯独爱丁堡的不太令人满意。于是,我们就想到了再看,再加上有论文要赶,就把“住”的事情搁置下来。正是这一耽搁,才让之后的事情变得迷离且有趣。

我:几个城市?我已经能想象出英国之小了。细说一下,是怎样一个迷离?又是如何之有趣?

H:我们上午到达爱丁堡,计划第二天下午坐大巴离开去另一个城市。加上之前在机场度过的不眠夜,当时我们已30多个小时没合眼了。再加上没订到酒店,只能找地儿“暂住”,而火车站、麦当劳先后关门,我们只能坐着夜间巴士在街上游荡。直到天亮,才直奔火车站洗漱。

我:两个女孩子在外“风餐露宿”,很危险,也很辛苦。不过能看得出来,你们很享受这个过程。

H:的确。在这之后,我就想,更好的旅游,是否就该少去精雕细琢地计划,而应多花时间去体验一个地方。

我:正是这样。我以为,若是带着闹钟旅游,估计比你们的爱丁堡之行更辛苦。旅游就该放轻松,而非一味地赶日程。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