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网初体验

本计划像往常一样,在家里歇息数日就返京继续上班的。怎料,天有不测风云,爷爷在年前病逝,一大家子人忙成一团。作为孙辈的老大,虽能做的不多,但还是得留下照顾方方面面,担起责任来。然而,正是这一“额外”的假期,让我像诸多互联网编辑一样,真正见识了四五六线城乡人民的数码生活,也让自己的数字世界价值观得以完善。

爷爷的丧礼大操大办,请来不少客人,包括久违谋面的同族兄弟和其他亲戚朋友。我偶尔也翻看他们的手机,发现Android内核较多,虽也有穿了MIUI外衣的,或联想定制的,但本质上没有改变。年轻人装了各式各样的App,年长者却不太懂何为应用程序商店。但大家的手机里基本都装了Temple Run,而且很多人的版本还是“2”,够高级吧?

说到手机,就不得不提各式各样的管家。奇怪的是,虽看了那么多腾讯手机管家的广告,但目之所及,却都是360手机卫士的地盘。效用如何我不知晓,但看到使用人群如此广泛,还是忍不住好奇。难道,周鸿祎竟然和史玉柱一样,使用了敢打硬仗、敢啃硬骨头的优秀地推团队?不过,我也做了一些好事,卸载了不少360管家,我告诉这些大人、孩子们:“这玩意儿不仅没用,还偷看你的东西。”不出意外,大家没有太想出名的,对卸载它也无疑议。可我猜,用不了多久,他们的手机就会恢复原样,在各色专业人士的帮助下,重回360的怀抱。至于其名声好不好,和这些四线、五线,乃至六线城乡地区的人民没有太大关系。

还有一件让我意外的事,一位年过四十的姑父用着一个山寨手机,叫VKOOL什么的(此处并非要调戏优酷的古永锵总)。这也无妨,因为我见多了山寨货,也不缺这一个俩个。可当我看到他对着手机自言自语时,就知事情没那么简单。一问,他在用微信。再问其他孩子,几乎没有不用微信的。如果说360的普及让人恐惧的话,那微信的浸入,无疑让我多了几分希望。所谓的移动互联时代,能否实现,关键不就在他们吗?至于我等,即使满嘴趋势、概念,都不过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搭上了这个时代的末班车。

不出所料,也有很多人用微博,且大多是新浪微博。一度以为,我是唯一的腾讯微博用户。可在看到一个个子比我还高的小外甥也用腾讯微博后,这种感觉不仅有所减轻,甚至还增强了我对腾讯打通各个平台的正面评价。虽然各部门相互较劲难免令发展掣肘,但这种互通的力量还是能打动不少人,尤其是QQ的重度用户。在微博上,他们喜欢各式各样的勋章,诚如刚开始登陆这片未知之地的我;也是在微博上,他们看到了,也感受到了时代的脉搏。

在这段几乎与网络隔绝的日子里,我唯一的上网工具就是这部iPhone。偶尔看Twitter,几乎不看微博,Facebook因为慢得要死,也很少看。脱离了网络的我,用着如此高端的电脑,也不过看个电影、写个日志、听个歌。虽然这里的空气因为各种煤矿、煤场的污染而谈不上新鲜,但我还是能轻易沉醉其中。在看到北京PM2.5指数一直在100-300间徘徊后,我阴暗的幸灾乐祸的心理得到了空前的满足。用一句曾经的流行语来说,如果这里有网络、有快递,不就是天堂了吗?可我更想让这里根绝乱挖滥采,恢复为地道的人间。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