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起实名制砸了自己的脚

本计划接着和Helen聊旅游的话题,然昨日听说“昆明买口罩、打字复印都搞实名制”了,也开始“禁售”白色T恤了。于是,我二人心生玩兴,决定聊聊实名制,聊聊那些为实名制所累的人和事。

我:实名制可谓屡见不鲜,就我所见,不但网络,如微博可以实名制,手机可以实名制,北京在特殊时期购买菜刀也要搞实名制。实名制已成无所不能的万金油,有关部门遇到什么问题,会首先想起实名制来。Helen你也是行万里路的人,为我们介绍一下其他国家的情况。

H:你把我抬太高了,其实我也是个“老土”,对国外的了解并没到事事精通的程度。当然,对国内也是如此,一切恰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实事求是地讲,在英国买刀也要成年人出示证件。但我并未遇到买口罩、复印东西需要登记的情况。对了,你还记的那部电影么,男猪脚突然发现自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他所有的信息都没有了。

我:你说的这部电影很像连姆·尼森主演的《不明身份》,英文原名:Unknown。如果说是女主角的话,还像《网络惊魂2.0》,英文原名:The Net 2.0。

H:其实我说的是艾伦·艾克哈特主演的《叛谍追击》,英文原名:The Expatriate。男猪脚为影子公司工作,而后失去身份的故事。

我:想起来了,记得看后我还感慨帝国主义人口流动控制乏术呢,要是发生在中国,居委会大妈就把这个难题给破了。

H:的确,国外没有这么热心的大妈随侍周遭。就我的感觉而言,他们的身份随身携带,且并不是一张ID卡那么简单,而是被归纳到一个信用体系里。还记的有故事讲到,一美国男子因违反交通规则,导致其女入学遭遇难题。若是国内的房姐,兴许换个户口就解决问题了。

我:那国内外的实名制在本质上有什么不同?

H:国外的大多是为规范公民行为,解决信誉一类的问题,本质上官民还是相互信任的。而像昆明此番施行的实名制,更像是堵截、防范,是出于一种“防民之口”的危机感。

我:就我感觉而言,国内的实名制几乎没有建设性的作用,该乱还是乱。如网络实名制,轰轰烈烈施行了这么多年,却也阻止不了对在卢克索神庙刻划“到此一游”的丁锦昊小朋友的人肉搜索。相反,新浪微博还把这事推到风口浪尖。另外,手机实名制当年也搞得风生水起,但事到如今,可以说是形同虚设。这不就是典型的劳民伤财吗?

H:偏激点儿看,当下的实名制既管住了一部分听话的人,也放纵了一批该承担责任的人。管住的是那些既胆小,又想以身试“法”的人,而放纵的是那些负有教养之责、防范之责的人。制定政策的人缺乏实际经验,而实施它的人却又不管不顾,只想着践行上命,结果只能是一团糟。

我俩的对话到此结束,若你对实名制有看法、有想法,欢迎告诉我。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