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大宝贝

就像有个孩子一样,家里有个相爱的姑娘,也一样充满了欢笑、忧愁,甚至还有愤怒。我之所以意识到这一点,全拜Helen所赐。

Helen每天都有常人难以揣度的奇思妙想。有时,她的话甚至让人有茅塞顿开之感。比如,当我说中国人之所以起英文名,除个别人为洋气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人认为直呼其名是不礼貌的,叫别人英文名显得亲切些。Helen听后,随手举了一个相似的例子:

越来越多人喜欢说“Thank you”、“Sorry”和“I love you”,而不是直接用中文表达“谢谢”、“对不起”与“我爱你”。她更进一步解释,“中国人不善于表达,比较害羞。而英语只是一种符号,没有被赋予中文所特有的情感内涵。所以,说起来毫不费力,免去羞涩之苦。”

想我一介儒生,聆听此等解释,能不惊讶?因为我从没想这么多。试将Helen的理论用来解释中国人的英文名,似乎也能说得通。什么David、Sam,对我们来说都是nothing。因此,叫上千百遍也不会有传统意义上该有的亏欠心理。因为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更像在叫一个符号,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的名字。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Helen总能一再给人以惊喜。在她的优雅之外,有着才女的特质,令人在钦慕之余,又不得不为其才气所折服。有人说我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而我知道,自己分明是智慧的裙下之臣。

Helen的脾气时好时坏。对我这种一根筋的人来说,想要“镇住”她还真有些难度。用她自己的话说,“水瓶座的人很善变”。所以,我要面对的这位姑娘,基本上和老天爷是一个级别的,其内心变幻莫测,不会被我等凡夫俗子猜透。不过,她有一点比老天爷强——容易被打动。

多数情况下,Helen情绪平稳。上班、买菜、做饭、洗衣服……,好像没什么能难倒她。而一旦遇到了电脑等我力所能及,却不愿施之以援手的问题,她便会急躁起来,甚至可能变成一头急得咬人的红眼兔子。这时的她,一副小女人架势,嘴上一点都不饶人。好在我反应迟钝,慢悠悠解决问题,并好言劝慰一番,她的气便消了,脸上写满了“抱歉”二字。

Helen饱读诗书,作为知识女性的她,不喜欢被人忽视。有一回,我们要去金融街购物中心,在复兴门下了车后,好一阵走。在一个分岔路口,我说向左,Helen偏说向右。本着和稀泥的原则,我径直走向一个停车场,找保安问路。这位大哥轻描淡写一番,将我们指向右边。在我看来,Helen获得了准专业人士的认可,应该高兴才对。哪知,她因为我没有向她征求意见就擅自问路而生气。当时她的嘴,几乎撅到能拴住一头牛的地步。在我赶忙道歉、轮番劝解之下,她才原谅了我,让我认识到自己不顾他人感受的鲁莽。

因为假期曾照看过姐姐的孩子,两厢对比之下,发现Helen的几个侧面像极了我的小外甥。这个孩子,虽然还不会说话,却有自己的喜好;她不怎么哭,却时不时地不高兴;她有点腻人,却不烦人;她年纪虽小,却有自己的行事规律。我怀疑,这两位姑娘都是此种天使与恶魔的特殊集成。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