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人出懒政:评网络实名制的出山

因为有关部门喊着要搞网络实名制,要立法,所以,“主流媒体”纷纷跳出来开路,像揪住救命稻草一般,拼命寻找各种合理性。而我,看得多了,竟然不严肃起来,感觉有点想笑。

有人说,网络必须得管。这话我同意,不管是所谓的条例,还是现在吵吵闹闹要立的专门法,如果不违背常理,我都可以接受。但是,如果这个管只是因为网络太不规范了,那我有疑议。

试问,有关部门的一亩三分地上就全是正经事了?再问,高层为何要在此时倡导改革会议风气、接待形式?

我斗胆来回答这两个问题。第一,毫无疑问,有关部门自己的屁股也不干净。被内部人坑了、骗了的事情屡有发生。不然,也不会有媒体爆料当今官场窃听成风了。第二,会议、接待等搞排场的事情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民怨集中于此,网络上“暴民”们口诛笔伐的焦点也在于此。再加上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缘故,改掉那些陈旧风气几乎是必然之事。

以上,我只用来说明有关部门自己也不规范,甚至还很乱。当一个连自己都理不清的人说可以帮助别人打理好资产时,谁会选择相信他?

信息资源、网络环境在当今世界是何等宝贵,就这样交给一群自说自话的疯子,我们能放心吗?当然不能。

因此,当有关部门说他们能用强制实名制的形式治理好网络时,我只想摇摇头。因为在我脑子里,这种话不过是又一张空头支票。有关部门真的有信心吗?真有这个能力吗?恐怕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吧?

面对有关部门要把网络管起来的雄心壮志,我在希望他们管好的同时,也打心眼儿里不相信他们。和我持相同观点的人有很多,他们还有一种特别的看法,认为此次有关部门针对网络的大举立法,在根子上“是一种懒政思维”。

这话,我部分同意。首先,实名制等管理网络的方法肯定是懒了点儿。有部分人在网络上不老实,还藏得挺严实。有关部门找不到肇事者,就要惩罚所有人,要所有人都实名。这哪里是懒政,简直有点儿暴政的意味。

不过,我的观点肯定算不了什么。有关部门的一意孤行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民众的反对声浪恐早已在他们耳朵里磨起了茧子。而他们,也“顺势而为”,学会了充耳不闻,学会了无动于衷。

我很担心,照有关部门这个行事逻辑,将来还有什么地方不需要实名制?陆陆续续,我们买把菜刀、买点感冒药,甚至站在火车车厢里,都得拿身份证出来验明正身了。这个法律上规定只有部分人有权利查验的卡片,在现实中几乎成了我们最主要的名片,得时刻为老爷们备着。

要我说,有关部门的病根子也不是“懒政”,而是“奸人”。如果没有那些个偷奸耍滑的人,有关部门为何一再为难自己服务的“主人”呢?难道,这么些年来我们养的公仆,竟然全都摇身一变,成为彻头彻尾的大爷了?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