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惊小怪的以色列人

大清早就在手机报上看到两条形成强烈对比的新闻。看后,不禁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严苛和无情而担忧;同时,更为我大中华极具优越性的社会制度自豪不已。这两条新闻,一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因出行费用超标而饱受舆论攻击,一为中国上市国企被“晒”高额招待费账单而遭非议。虽同有讨伐之音,但在可预见的将来,后者不会有太大改变。

内塔尼亚胡被骂源于这样一件事——在他上个月因撒切尔辞世前往英国吊唁时,额外花费逾12万美元公共财政资金在租赁的飞机上设置卧舱。此事正逢以色列当局力推财政紧缩政策之际,因而引发争议。事发后,总理办公室的人表态,内塔尼亚胡虽对此不知情,但已取消今后所有中短途航班的卧舱计划。

上市国企被晒高额招待费的始末缘由如下——据《新京报》报道,在2012年年报中,1720家上市公司去年招待费支出133亿元。其中,排名前十的都是国企。这10家上市国企的招待费逾29亿,中铁建以8亿之巨荣登榜首,上海建工和葛洲坝招待费占净利比重更超过11%。无疑,国内媒体和民众一片讨伐之声,“违法”、“治罪”之说不绝于耳。

我们都知道,中国是个人情社会。所以,有如此巨大的招待费支出也不足为奇。但对比以色列人的强烈反应,忍不住让我赞叹国人的忍耐与谦和。想他以国,即使那么富有、文化程度那么高,竟也这般没见过世面。想来,我中土独有地大物博的优势,29亿对我们的确算不了什么。可对那个屡遭恐怖威胁的中东小国而言,小小12万美元的花费竟成为万夫所指的罪证。

再举一个例子,来让我们认明白以色列人无视领导、藐视威权的丑恶嘴脸,也看清楚中国人尊重长官,谦卑有礼的光荣传统。以色列年近90岁的总统出访韩国,享受的待遇竟然是枯坐11小时的商务舱。虽不握实权,但好歹是一国元首,以国人民这样做也太过分了。而中国呢?来看韩寒在2008年写下的一段话:

一次我坐飞机,突然听见空姐对我后面的人说,主席你好,主席要喝点什么。我吓了一跳,我以为自己和HJT(敏感词汇)买了一班飞机的票,后来想想不对,站起来特地看了看我上的是不是民航客机,往后偷偷一瞄,发现原来不是,后来听到这也是某个协会主席。

看到了吧,在我礼仪之邦,就连一个地方作协的主席都受如此礼遇,更何况高层呢。依我之见,资本主义世界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官员饱受压迫,平民耀武扬威。而在和谐的中华大地,领导生活优渥,草民只有跪拜和仰视的份儿。

对比以色列和中国,不禁惊讶于他们的苛刻,和拿官员不当人看的无礼。此外,他们的大惊小怪,也着实令人吃惊。看我大中国,动辄数亿的招待费也没让有关部门出来表个态。由此看来,以色列人的气量太小,要赶上中国人的大度,还得用足力猛追数个世纪。

建议那些受苦受难的以色列官员,如沙龙等,来中国任职。在我大中华,你们享受到的只有官官相护的优待,而绝无丝毫指摘。以色列呢,正好作为中国官员的流放之地,让他们接受这个较真儿民族的拷问。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