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惑仔之梦

高中时,混着同学翻越学校的栏杆,出去通宵看录像。名为录像,实则是VCD。老板甩出一堆劣质的封套来,让大家挑。封面上那一个个或香艳无敌,或含血带泪的名字,撩动着我们的心。

从那时起,我们知道了古惑仔,知道在狭窄的县城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花花世界。那里有总Boss吕家,有南哥,还有山鸡、包皮等一干人等。最令我们向往,也是最令我们难以模仿的,莫过于洪兴众兄弟的手足情谊。那种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的作派,一时无双。

那时候的我们,期待猛龙过江,期待只手遮天,更想象着有朝一日能一呼百应,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后来的我们,即使没有相忘于江湖,也渐渐体会到义气的飘渺,也感受着情义的不牢靠。

所谓古惑仔,多因利益结盟,又因过从甚密而“情愫暗生”,形成比较牢固的利益共同体。用《无间道》的台词来说:“出来混,总要还的。”,古惑仔们出来混,自然也想到过还。只是大家不知道,这种“还”,会以何种形式进行,被兄弟背叛,还是被警方擒获。

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的规则,古惑仔们也不例外。他们或身处东兴,或人在洪兴,但始终有“江湖义气”约束着,其行事也有规矩可循。

想我的高中岁月,好像也有几个同学模仿着结社、拜把子,但他们为何没成“大器”,名动江湖?想来,其原因在于没有规矩,以致难成气候。虽然他们也标榜江湖义气,但究竟没有规矩可讲。他们各有各的行事风格,各有各的成事标准,别人对他们形不成统一印象,他们也无法在“道上”建立起口碑。而这些,令他们很打出旗号,弄出名堂。

高中时那古惑仔式的回忆,现在想来竟有点魂牵梦绕。那时的同学们扮古惑仔,买砍刀,多半不为打家劫舍或收保护费。他们最大的梦想,也许就是在群殴中出奇制胜。他们期望的出人头地,不过是被众同学畏惧,甚至仰视。这种不为金钱,只图虚名的角色扮演,让他们没有变成彻底的黑社会,也让他们在状似凶残之余多了几分理想主义的可爱。

我甚至以为,古惑仔是那个年代所有年轻人的梦,包括我这样懦弱不敢言、不敢为的孩子。古惑仔让我们的青春岁月不只有学习和高考,还多了一抹激情和悲情。那种与主人公同呼吸、共命运的感受,健全了我们的同情心。古惑仔里主人公们的各式悲剧,如小结巴坠到711门前那一幕,让我们明白世界不只有幸福,出来混的可能要还到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地步。若只看他们平日里的风光,恐怕我们还会天真地以为出来混的有那么风光。

时至今日,古惑仔的时代已然远去。我的同学们,也几近一盘散沙,很难再聚到一起。彼时我们羡慕的古惑仔式的演员们,也各奔东西,再没聚到一起拍出足以影响一代人的系列电影来。时隔久远,古惑仔的记忆已然模糊,但每每想起来,眼前还是会浮现出南哥等人的音容笑貌,诸位同学那钦佩、赞许的眼神。也许,古惑仔就是一个梦,我们都不愿意醒而已。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