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皆蒙难,自由将陨落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就新闻自由等基础性的话题发牢骚。因为在我看来,这些都是不需要我去操心,就已自然存在的东西。试想,如果我等一介草民都得关注这些话题了,是不是就等于说这些已经不存在了,这个地方已毫无自由可言了?看,我把你们吓到了吧?

作为一个资深的悲观主义者,我当然清楚自己的毛病在哪儿——眼中总有太多的希望和转机。但各位也知道,这两样东西从不会轻易来到。于是,我只能在一次次的失望中独自舔舐伤口,而后再死不悔改地继续期待他们的到来。结局用遍体鳞伤形容可能有点儿夸张,但用心如死灰来描述,正可谓恰如其分。可能你会问,现实真有这么残酷吗?

前几天《南方周末》的事儿(也被称为“南周事件”)大家可能都知道了。一时间,网民群起抗议,知名人士纷纷做力挺之态,许多记者、编辑的微博也因转发敏感消息而阵亡。整出戏演下来,活脱脱一部《无极》——一篇新年献词引发的血案。在不受我大中华管控的Twitter上,情况更夸张,大量直白、明了的消息像刷屏般蹦出来,弄得我久久回不过神来。

以上,是我标题中提及的“南北皆蒙难”中的“南”。那么“北”呢?别着急,还真有。

一早醒来,就看到Twitter上有一帮人在向《新京报》致敬和哀悼。据说这份看起来一向温和的北方报纸因为不肯刊登《环球时报》关于境外敌对势力的歪曲事实的评论而遭到压迫。其主要领导已向前来逼宫的同僚提出口头辞职,另有一大帮人在旁干掉眼泪却无计可施。经这么一闹,“新京报”三字现在已是敏感词。看,有关部门连“八卦”的机会都不曾留下。

看到了“南北皆蒙难”的事实,相信你也会同意我这种“耸人听闻”的说法。不过,你可能对“自由将陨落”一句存疑。不急,我们一起来看Twitter上某位疑似“境外敌对势力”的网友贾葭的疑问:

我没想到,在胡总还未卸任国家主席的时候,我却已经开始怀念他了。当年江总离任前,被骂得一塌糊涂,结果在和谐社会提出时迅速被怀念。中国模式就是单曲循环模式吗。

正是贾葭的疑问,让我开始怀疑自己这个悲观主义者心中潜藏的乐观主义倾向,怀疑是否所谓的自由从未来到。或者说,它是那种间歇性地往复,不曾真正停留的彗星,以至于陨落之时让我们如此措手不及。又或者说,所谓的自由不过是曹操口称的梅子。我们虽为之尽力奔跑,甚至已感到有些许满足,最终却一无所获。也许,只有有关部门才拥有这个词的最终解释权。

无论《南方周末》和《新京报》生与死,其主要负责人、主创人员会不会被以贪污、腐化或其他名义给秋后算账式的治罪和抹黑,有关部门的“治水”方式已昭然若揭。作为凡人的我,写写文章、谈谈内心深处的想法已是极限。自问没有上街的胆量,没有举牌子的勇气,很是惭愧。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