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那么偏激

当我刚开始对Mac OS感兴趣时,所持的态度多半是怀疑。那时,我曾在Macfans同步发布一篇日志,断言Mac未必有Windows好用。可想而知,在彼时的中国Mac用户大本营里挑衅是什么样的后果——我几乎被批得体无完肤,虽意在说理,但还是遭到部分人毫无理性地人身攻击。

虽“身遭横祸”,但我并没有退却——我要向他们证明,我Windows用户更具优势,必然天下无敌。然而,我试用Mac的实际行动却证实了一件恰好相反的事——Mac用户似乎更酷、更厉害。这一转变让我从Windows的怀抱迅速逃脱,倒向Mac。当然,外人可能并不在乎这一切。

在获得Mac拥趸者这一身份后,我成为不折不扣的苹果卫道士。从刚开始的iBook,到后来的MacBook Pro,我捍卫Mac的态度愈发坚决。那时起,我开始讨厌别人说Mac不好用,我开始变得像当初在Mac社区挑战Mac一样激进,在各种场合宣称Mac用户天下无敌。

这种巨大的变化,除了说明Mac拥有强大的魔力,还证明了一件事——我的性格里潜藏着一种固执,它的力量无比强大。除非你将它扭转,否则,只会被它所伤。当它喜欢Windows时,Mac惨死刀下;而当它对Mac五体投地之时,任你Windows美到天花乱坠,也会被无情地肢解。

听着血腥,但不可否认,不只我一个有这种可怕的毛病。我们这种人共同的特点是,从喜欢得要死到恨得要命,中间没有任何缓冲地带。这两极之间几乎有一个虫洞或星际大门那样的介质供穿越和逆变。

幸运的是,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反常。于是,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世界上究竟有没有最好和最坏?答案是“没有”。我们所见的顶峰,只发生在此刻,下一秒的情景没人能描绘出来。

一旦弄清楚这个,就不难理解此后的我为什么不那么偏激了。不管是Windows,还是Mac,无论主流还是小众,能说明什么呢?主流就代表我必须依从吗?小众就值得我为之鼓而呼吗?都未必。

“大彻大悟”之后,我依然保持着主用Mac,有时不得不用Windows的习惯。但我已不像以前那样,把这当成高端或特立独行的标志。我已明白,这不过是个选择,像牛排要七分或九分熟一样简单。

现在的我,依然是Windows XP的忠实用户,但我不认为其他Windows版本不够经典。我也是Mac OS 10.8的用户,但不觉得自己已走在时代的前列。我以为,每个人都有自己或骄傲、或不得已的原因,这令其心境或激昂、或淡然。不为外人所知,和不知晓外人相结合,情况恰似雾里看花。当我们无法穿越这潜藏的隐秘、丑陋、和平淡时,便容易语出不逊。

生活,不该只有你我钦定的唯一版本。别人的选择,你可以表示同意或反对,也可以不置可否地走开,万不该人为地树立标杆。若苛求形式的一致,灵魂和意识无不走向偏激。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