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铁男落马后:拟代罗昌平向国家能源局喊话

我前东家旗下有本刊,名唤《财经》。其以敢言著称,也被一些人赞为“中国最难收买的媒体之一”。不过,也别高兴过头,学人家兀自张嘴喊话。

要知道,人或机构做事,都有他的原因和本事在。《财经》之敢言,与其半官方的背景分不开。当然,上面有人也是关键因素。想我一普通百姓,若有《财经》十分之一的“异见”,恐也被有关部门请喝茶。《财经》的本事,从胡舒立自立门户,迅速创立“财新传媒”就能看得出来。若我等只有空口无凭的本事,而无能说服得了人的东西,想也不免被掐监入狱。

几个月前,《财经》的副主编罗昌平在微博上公开举报国家能源局局长、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刘铁男严重违纪。彼时,国家能源局的喉舌——新闻办公室没按捺住拍领导马屁的冲动,其负责人向媒体吹风,称罗昌平所言“纯属污蔑造谣”,“我们正在联系有关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我估计,原因是“刘铁男已得知此事”。

之后,罗昌平几乎未对举报一事有过回应。动机是什么?纯粹地为民除害?还是朋党之争的阴招?没人知道。而国家能源局新闻办公室的义正词严,是其最高领导授意所为,还是一般部门对此类事件的通用应急处理手段?也没人知道。我只知道,事后虽有杨伟东等“红色”教授表态——“代表公权力的组织报案有用公权力对抗私权、滥用职权之嫌”,但并未获得任何回应。

此间,人们当然关心这一有违先例的“惊天大案”到底怎么样了。但它和中国其他媒体报道一样,迅速沦为另一突发新闻的牺牲品。在有关部门证实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之前,谁也不敢再对这件事刨根问底。想想看,连实名举报这么正大光明的事儿都被威胁报警,再深挖岂不又惹来麻烦?

在刘铁男“严重违纪”(和违法有区别)被证实后,红彤彤的官方喉舌新华社按捺不住澎湃涌动的“正义”激情,以颇为亲民的腔调在微博上以“新华微评:实名举报让蛀虫无以遁形”(原文为“遁行”)为题,发了下面这段话:

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被证实正接受组织调查。从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实名举报至今,等待过程似有些漫长。近来,中纪委多次提倡实名举报,刘铁男终落马无疑传递了一种推进的正信号。恶有恶报,让贪腐蛀虫陷于人民监督的汪洋大海,他们必会无以遁形。

领导被调查的消息一出,不知国家能源局新闻办公室的领导这回该作何表态?是不是要说自己已撤回报警?是不是要低头认错?是否要低声下气地向罗昌平道个歉?不过,最可能发生的是他们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灰溜溜地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邀功有他,论罪的时候怎能找得到人呢!

而罗昌平,因实名举报刘铁男而备受争议的媒体从业者,是不是该兴高采烈地高喊“来,再告我呀,再吓唬我呀”呢?官方虽传达了对半官方喉舌的肯定,但我们不该盲目相信“实名举报”的春天已然来到。就当下形势而言,牢记国父“革命尚未成功”之名言,才是我等于和谐盛世安身立命之本。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