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不再诧异?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习惯了心平气和。对曾痛斥为假恶丑的人和事,竟也能冷眼旁观。倒是那些可称得上真善美的事,让我有种在平淡中看到新闻的悸动。我这是怎么了?

不得不说,在这一转变过程中,假恶丑推着我从激奋走向平淡。耳濡目染中,我的神经已然麻木,对眼前之事开始变得满不在乎。诸多官员因腐败落马怎样?幼女被以嫖宿之名残害又怎样?不像自杀的自杀、不像跳楼的跳楼有何不妥?当场击毙和秋后算账有啥疑问?

这些事起初还在我脑海里盘旋,时间久了,就淡忘了。即使再发生,心底也不会泛起涟漪。我以为,这是对时局肯定失去信心的表现。此时的我,已不再抱有希望,也不再有幻想。令人忧心、难过的事蜂拥而来,甚至可用数不胜数来形容。尤其在刹那间铺天盖地而来的“新闻”,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偏偏在这时候,来自官方的声音微乎其微。即使有喉舌们呐喊助威,结果不是没人信,就是适得其反,激起更大的反弹。

按理说,一波接一波的逆事,应该让人加深印象了才是。然而,在这过程中,多数人和我一样,敏感已被用尽,只剩下毫无底线可言的底线拖着病残的双腿,一步步向后退。直到无路可走,才发现根本没有所谓的底线,反倒那厚颜无耻的忍耐力变得格外显眼。这时候的我们,一般不会认为这些事有什么不正常。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早已为此类事件盖上一个免检标签,默认其属于正常现象。没人管,也没人关心,再发生什么,不就卡在这个恶性循环里了吗?可身在局中的人们,还欣欣然而不自知。

沉默得过久,就难免有不吐不快之感。面对底线的后撤和节操的丧失,不得不大发感慨。很多人在重复这一句——“哀莫大于心死”,毫不夸张,时下很多人的心,已经死去。还有人深信“得民心者得天下”的至理名言,恰逢略显残酷的现实又形象再现了“民心”失去之全过程。

怎么办?面对沉沦,我们只能观望了吗?非也。虽然这可能成为一个死循环,却未必是条死胡同。认真探寻,找到应对之策也绝非难事。凡事皆有两面,心虽已死,但内省自身、外观他人,或许还能求得破解此局之真经。

从自己这方面看,务必先爱己,再爱人。无论世事如何纷扰,我们还要先强健自身。无论是体魄,还是精神,都要做好随时伸出援手的准备。试想,若佛没有度自己的本事,又谈何普度众生?再者,试着先把唉声叹气和愤愤不平放下,环顾四周,看看自己能做什么?

他人这方面,要从两个层面来看。处于社会塔尖的精英群体,如官员、高知人群,理应做出表率。若一味说教,不过是徒增反感。而名为监督,实为喉舌的媒体们,也有必要放弃围观、看热闹的心态,将重心重新置于报道事实真相,传递公平正义理念之上。

以上,足以让我们认识到,有时,大惊小怪并不一定是坏事,最怕平淡中蕴藏着危机的凶险。他日我等不再躲避,选择迎难而上,人间正道或将降临。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