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梦醒朝堂乱:中央编译局衣俊卿落马记

一个专门出口思想的有关部门——中央编译局近来出事儿了,其主要负责同志衣俊卿因为和女博士常艳的风流韵事,被罢了官。

说实话,在相关新闻爆出之前,我并没有听说过衣俊卿。对于中央编译局的印象,也一直停留在其是出版各式专业学术著作的伟光正机构上。然而,梦终究有破碎的那天。

看到衣俊卿因生活作风问题被拿下之后,我本不以为然。但无意中路过某号称海外新华社的网站时,忍不住八卦一下,手贱点了链接。奇怪的是,彼时那条新闻竟然无法浏览。无奈,我只能复制了标题Google。结果,我不仅看到了略显不堪的故事梗概,还看到了书名。由此,我这个好奇心极重的人,竟然找到了这本名为《编译局言情录》的“长篇”巨著。

女博士常艳这十几万字的《编译局言情录》,还有个副标题:“一朝忽然京梦醒,半世浮尘雨打萍——衣俊卿小N实录”。其他理解起来没问题,重点解释一下“小N”。若你知道“小三”、“小四”等专业词汇,再看“小N”也许就容易理解了。由此可见,衣俊卿老师生活作风不但有问题,而且问题很严重。衣老师不但在精神层面维持着小康理论,而且在事实层面率先过上了一夫多妻的生活。怪不得人们拼了命当领导,看来好处真是不少。

2011年3月,衣俊卿和常艳相识于一次脱产博士后的面试。之后,两人“感情”一路升温。从2011年12月到2012年11月期间,两人在不同地点开房17次,遍及西西友谊、洪城铭豪、山水宾馆等各处。

作为一个诚实、正直的有为青年,我并不想将太多精力放到衣俊卿和女博士的淫乱史上。这种诲盗诲淫的事儿,我见得多了,自然也有免疫力了。我最关心的一点是,当女色面对权力时,陪睡竟只是女方的一厢情愿。从“小说”中我们能看得出来,衣老师并没有立刻上了女博士,而是在相识半年多后才“羞答答”地滚了床单。可见,女方在陪领导睡这种事上,毫无话语权可言。

低声下气固然是敲门砖一块,而金钱也是必要条件之一。女博士常艳在几次接触之后,就送了一万块钱给衣俊卿。虽然义正词严地表了态,但衣老师还是收下了。不过话里话外,嫌少。也就是在这之后,常博士才动了陪睡的念头。而因为前列腺肥大、钙化,导致射不出来的衣老师,竟也没有拒绝。床边放着高贵的理论资料,床上开始一试深浅。我想,这也算中国特色吧。

常博士送钱、陪睡,似乎只为了两件事——其一,捞得北京户口;其二,成为中央编译局的脱产博士后。如果衣老师有点儿良心,太太平平把事儿给办了,就不会有此是非。可惜,贪财贪色的衣老师虽身居高位,但事儿究竟没给办成。女博士一怒之下,威胁其要说出实情,衣老师被迫拿出一百万来封口。如果事情到此结束,我等平民百姓也就没有透视高层内幕的机会了。幸亏女博士出于“抑郁”或某种理由,将其亲身经历写成“小说”,还发表在网上。也就是这部“小说”,让这位副部级干部骤然落马,罪名是大而化之的生活作风问题。一出部级闹剧就此结束,但谁能保证未来不会有更荒唐的呢?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