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牌屋》里看礼仪

美剧《纸牌屋》(英文名:House of Cards)被搜狐视频抢了独播,差点熬坏了我一双眼睛。因为,我几乎花了整个周末在这部剧上,再现沙发土豆的赖皮劲儿。我从没想到,一部电视剧的情节能如此紧凑,也没想过继《越狱》第一季之后,自己还能对一部电视剧如此痴迷。不过,美剧再美,诸位也别学我——没有礼貌,自顾自地趴在电脑上追美剧。

《纸牌屋》无疑是网络视频业当下的大热点。虽中国也有古永锵等人做出品人搞小电影的尝试,但没搞出像Netflix投拍《纸牌屋》这么惊天动地(网络视频产业的天和地)的大事。这次说《纸牌屋》,暂不谈产业,也不多谈剧情,而只聊聊礼仪。这话题由我挑起或许不太合适,因为前述已谈到我的不文明之举。可我想,若先自我剖析,再展开来讲,或许真能将时下因徐铮见英拉引起的中国人礼仪的bad luck,转变为令人看到有希望改善的good fortune。

说到礼仪,《纸牌屋》不仅体现了身为Whip(字幕译为“党鞭”,意为某个党的纪律主管)的弗兰克对总统善加引导、毕恭毕敬的职场礼仪,也能看出高层政治活动中的着装礼仪。以第一季第十二集中弗兰克前去游说副总统“候选人”(剧中的这一角色并不像总统此前声称得那么简单)为例,秘书南希问他,穿休闲装还是正装。他的回答是,不管对方穿什么,他是代表白宫去的,必须穿正装。紧接着,我们看到西装革履的弗兰克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此人家中。

接下来的交锋、博弈自不必说,单是这一情节传递的讯息,就很有展开来说的价值。弗兰克代表白宫出现在别人家里,就得穿正装,这是对别人的尊重。那我们呢?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又代表了谁?我们又该怎么穿?这个问题,也可以问中国少有的十亿元级的导演——徐铮。问他:出现在英拉面前的你,只是你自己,还是作为一个团队的代表?如果只是你自己,怎么穿,只要泰国有关部门不在意,外人也不该说什么。若代表了一个比较严谨的团队,则理应庄重些。只穿衬衫没问题,但别把领子敞那么大,也别把袖口高高挽起。

电影不失为一门有趣的艺术,许多演职人员在访谈中,为了有新闻点,也极尽戏谑之能事。而我们应当知道,电影的制作过程如同其他创作一般,必定要多方配合、严格执行。片子好坏与否,导演和主演很重要,但幕后人员同样功不可没。总理英拉感激徐铮为泰国旅游业作出的贡献,与他聊聊天。从照片来看,人家穿得还挺隆重。徐铮作为一个团队的代表,是不是也该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好好把自己拾掇一下呢?

像其他著名的摄影作品一样,这张“徐铮见英拉”的照片背后,可能也有一个故事。先不把人一棍子打死,假设有两种情况。一种如某些人所说,近似坦胸露乳的装扮,体现了徐大导才华横溢的艺术个性,而英拉也正好欣赏这个范儿。还有一种,双方都略显仓促。女总理临时起意,大导演情急觐见,以至于给人留下衣冠不整的印象。

整件事中,徐铮可能是无辜的,但泰国负责总理日常事务的有关部门定然难辞其咎。泰国总理会见中国导演,怎么着也算国事吧,对访客的着装丝毫不加约束,不但有损总理威严,更令我礼仪上邦颜面扫地,是何居心?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