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遗梦

也许你注意到了,把标题上的后两个字反过来,会让人想入非非。不知为何起这么个标题,大概因为刚看了一部史泰龙的旧片——《越空狂龙》(英文名:Demolition Man)吧。不愧是上世纪的作品,名字翻译得如此主旋律。在没看之前,单凭片名我猜不到它会讲怎样一个故事;看后,觉得有点科幻,有点离奇,也有点让人意想不到。如果我们即将踏入的世界是一个和谐的世界,没有纷争,也没有暴力,人们也不被允许有其他想法或选择,那我该怎么办?乖乖听话,还是勇于拿起手边的棍棒,做一个革命者。

片中,史泰龙饰演的角色在血气方刚的时候因被污过失杀人,和罪犯一起冷冻了数十年,直到2032年才被放出来重操旧业。不幸的是,罪犯在服刑期间通过“救世主”的暗箱操作,潜移默化地学习了各种暴力技能。本为警察的史泰龙,却变成一个女红专家,内心的冲动就是织毛衣。而那位人类的主宰者——博士,看起来乖乖的,但内心却极其邪恶,我甚至觉得他有点像有关部门。嘴里满是正义,而其行为,却只为满足自己的贪婪和权力欲望。

我相信,在每个社会阶段,都会有这样一个角色——看似为劳苦大众奔走,内心却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博士为了塑造完美的社会而教唆和释放了邪恶的囚犯,最终却因控制不了他而遭枪击,乃至被扔进壁炉里。可惜,博士他不是凤凰,没能浴火重生。可喜的是,他一手创建的和谐社会,也就此礼乐崩坏。对于渴求自由的人来说,这难道不是个好消息吗?如果未来就是一切都是别人说了算的时代,那对我们来说,还算什么未来呢?

这不过是部老片儿,史泰龙所饰演的警探斯巴达苏醒过来之后,很难适应那个现代的世界——人们上厕所不用纸,做爱也不需要身体接触,甚至连亲个嘴,都被认为是恶心的体液交换而不愿为之。这还不是最过分的,当你听说街上所有的餐厅只有必胜客一家了,也不允许吃盐了,不允许喝酒、抽烟了,你又会怎么想呢?文明,难道真的要以禁锢一切作为代价吗?

看完这部《越空狂龙》,虽然没有感动,没有悲伤,也没有欣喜,但却能清晰地感觉到“青年遗梦”这个概念。老派的时代,老派的作风已经随着日久年长的风雨侵蚀和那场大地震而彻底消失了。幸存在冷冻监狱的警探回来,也不过是回来,又能希望他带来怎样的改变呢?在2032之后的人们,如果要感谢改变一切的警探,就不得不感谢创造了那个监狱般的和谐年代,又因为放虎归山而毁了那个年代的邪恶博士。解铃还需系铃人,从不会错。

《越空狂龙》虽然是部老片儿了,但还是能带给现代社会一些启示的。虽然我们不再需要穿着同样的衣服,喊着同样的口号,走着同样的步调了,但思想上的禁锢和行动上的封锁,何时能放开啊?这是个不断变革的时代,向前走的脚步不是谁或哪个团体能够挡住的。人民是驯服的,但终会有自己的思考,也会逐渐成熟起来,也会反抗本不属于他们的枷锁。那时,妄图锁住他们的人,又会做些什么呢?难道只能懊悔本不该如此吗?

现在,不管是商业片也好,主旋律也罢,离说真话越来越远了。似乎他们表达得太玄妙,已经不适合我这样的老脑筋了。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