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伺候的合理性

众所周知,人是一种极难伺候的动物。而这篇日志的首要任务,就是要让各位见识到这个“难”究竟能到什么程度。

其一,人各有所求,但众口难调。虽然我们常说人往高处走,但高处不胜寒还是时刻提醒我们不要走得太远。

据说,英法等帝国主义国家的子民们享受着全世界最悠长的假期,但他们还是抗议不断,时不时来个罢工什么的。而轮到中国,就只剩下纸上谈兵,聊聊自己是如何不高兴的了。

于是,我们看到了烂大街的《中国不高兴》。其实也不奇怪,如果我们中国的子民们高兴了,这种书哪还能卖得动?蛊惑人心、妖言惑众的事情从来都发生在国家根基不稳时。若适逢盛世,一本民族主义意味极浓的书被如此追捧,实属难得一见。《中国不高兴》等妄图以意淫强国,至少是以此赚钱的书籍大行其道的原因,还是国家本身出了问题,这也怪不得有人钻空子。一个坏的制度,难免会将人性中的恶尽数激发出来。

说到制度,就不得不说第二点,人总认为自己的错并非因自己而起。简言之,错不在我,在制度或别人。

在谈到制度时,总听人说这样一句话:“好制度让坏人不敢做坏事,坏制度逼着好人做坏事。”诚然,制度有错的时候,但人自己就没有责任了吗?当然不是。我们愿意将问题归咎于制度,若不巧出了事儿,更希望能有制度替扛着。我们通行的想法是:“大权不能旁落,而责任最好由别人来担。”

说人难伺候,其症结还是“找理由”。如果人心坏了,一个好的制度又算得了什么?还不一样被弃之如敝履?不管制度还是其他什么人,在人心不古的时代,都难免成为货真价实的替死鬼。可是,当大家都有可能被人踩时,又有谁是绝对安全的呢?没有人。相互倾轧的结果就是没有安全区,甚至毫无规则可言,一切均依靠好恶运行,异常混乱。

其三,人一般没有满足感。有种状态叫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这也是人索求无度的一般状态。

许多时候,我们的理智已经挣扎在“满足”这一基准线上了,而嘴、眼、手脚却并不受约束。虽然有很多人都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是理智的动物,但在实际生活中,又有几个愿意和理智发生关系?大家不都是浑浑噩噩活着吗?就连我这等自诩生性理智的孩子,也并非时刻活在理智中,而更偏好于随性而至。如果有太多的条条框框,我们还算是真正的人吗?那样的我们,岂不真成了传说中圈在笼子里的猴子?如果我们甘心做猴子,还说什么难伺候呢?

满足可以成为好伺候的大前提之一,但不满足也有不满足的好处。奋斗,或言之努力,都是因为不安于现状、不满足。如果所有人都好伺候、好相处,我们又哪来的动力去继续前行呢?我在感慨别人难伺候,反省自己难伺候之余,也苦中作乐,细究这种并不讨喜的行为背后蕴藏着的合理性。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