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着好起来

高中,正是我瞅几眼《读者》,看一段《知音》,再埋头于《中学时代》的时候。那时,教室里新安了电视机,就挂在前面,但它并不自由,整天里被一条大铁链子锁着。

这部电视机,说是用来看《新闻联播》和上多媒体课的,但课外时间怎么用,学校却并不怎么管。所以,它最重要的用途并非教学,而是被我们一帮调皮的孩子调校着看电视剧。

当时,一部乡下青年奋发图强,考上师范学校,最后和高中时校长的闺女携手回归乡村的剧很是写实。那浓浓的乡土气息引得许多女同学晚上“加班加点”,我自然也乐得凑个热闹。

那时的我,还是一个招猫逗狗的讨厌孩子。从《读者》上倒腾来的那点儿墨水虽然没几滴,却很快装不住了。几次鼓足勇气后,我假装深沉地问她们,人有哪几样东西最无法隐瞒?

答案其实就藏在米兰·昆德拉的一本书里,只不过在当时,大家装逼还用不着拿《生活在别处》出来。女孩子们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我得意地拿出答案:“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贫穷和爱。你想隐瞒,却欲盖弥彰。”当然,当时还不明事理的我并不知道这段话从何而来,“旁征博引”的时候不过冠以“哲人”之名,说过之后,就像从没说过一样将它忘得一干二净。当然,这和没给女同学留下深刻印象有很大关系。

继续拿令人无法隐瞒的“咳嗽”说事儿。从圣诞前,一直蔓延到其后的重感冒,几乎让我咳到抬不起头来。好几回都仿佛看到了电影《九品芝麻官》里的情节——亲爱的肺被咳到脚下。当然,干呕什么的更是不用说了,每次咳嗽,都伴随着意欲呕吐至死的“雄心壮志”。幸亏,我自己往这条路上走的决心没那么强烈,大概也是因此才捡了条命回来。

毕竟我没有全能神在旁保佑,所以,感冒稍稍露出头来,我就把什么京都念慈安川贝枇杷露,什么同仁堂感冒颗粒冲剂统统请来,大家错峰上阵,对“病魔”展开车轮战。

大概是久病成医的关系,被“病魔”折磨了几天后,我开始寻找药物之外的应对之道。在常规的思维模式里,除了药,几乎没什么能治病。但按时刻出现在脑海里的小恶魔的说法,有——那就是要从思想上主动好起来。如果一直想躺着,感冒自然不会好,得想从床上爬起来,才有好的可能。

于是,你会看到如下景象——我从床上爬起来,自己冲药,自己喝下去,甚至自己下楼走走。当然,这其中最惊心动魄的一幕,莫过于大清早挤地铁去上班。那一回虽然没有小恶魔从中怂恿,但差点昏厥在人潮中的我,还是暗暗将这笔账记在她头上。有朝一日,定然打她屁股,让她“血债血还”。

现在的我回过头看,发现小恶魔说得也有道理。如果自己都没信心好起来,药物能起到的作用又有多大呢?所以,我们先得自己想要好起来才行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