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过渡

并不是谁都有“让往事留在风中”的豪迈,更多的人拥有的是把往事遗忘在风中的遗憾。在这个以结果为导向的社会里,从开始走向结束的过渡过程,是最容易被人遗忘的部分。今天碰巧在程苓峰的云科技上看到一篇网友投稿,写的是内部人眼中的阎利珉。于是,我也来凑凑热闹,说说在阿里巴巴长征路上的一个过渡——阎利珉和他的聚划算。

第一次听说阎利珉,还觉得他是个大老粗。看他的照片,只觉一个黑胖子挤进眼帘。也就是看到那张照片的那一回,他因为聚划算的严重腐败被调整了岗位。因为有之前支付宝留给我的骗子的印象,所以我对聚划算同样没好感。听说阿里巴巴反腐败了,也觉得在情理之中。在这个就要烂到底的腐败系统里,阿里巴巴若能痛改前非,也算好事一桩。那时候,阎利珉和聚划算是生是死、是好是坏,都和我无关,直接无视之。

然而,事情在几个月前有了转机。当时我正为某个淘宝店铺值班,一个名为“慧空”的人加了店铺的旺旺帐号,说要买本书。这个世界上,不只阿里巴巴的人可以用武侠小说里的人物给自己起网名,因此我也没有特别在意。他在旺旺上说起话来不像个有钱人。更令我惊奇的是,他居然还有时间讨价还价,烦得我够呛,索性给他减免了些钱。于是,他一下子买了好几本。我一看淘宝里的发货地址,吓了一跳,“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文二路391号西湖国际A座19楼”,不正是阿里巴巴的办公场所吗?他所留的名字是“阎利珉”,还有电话、手机等。当然,因为出于对客户的尊重,我也没有致电问候一下。

据他在旺旺里讲,当时他是阿里巴巴集团市场部的总监。虽然不知阿里巴巴的市场部有多少个总监,但感觉这个职位还是有些分量的。现在从云科技上知情人的文章来看,阎利珉当时的确是被闲置了。要不,聚划算时代的他,连内部人见他都得排队,怎会有时间找一个小店亲自买东西?不太现实。谨慎、谦和的好印象就这样留下了,在我的概念里,他和支付宝的“龙井”、“欢乐”等大小员工形成了明显对比。似乎他不是一个传统的阿里人。

在云科技发表的这篇文章里,我又看到了阎利珉的这种特质。两厢对比,发现我在旺旺上遇到的顾客——慧空,的确是他。当初,在买完东西后没多久,就传出他被警方带走的消息,罪名不外乎收受贿赂什么的。而在阿里巴巴的新闻稿里,阎利珉显然和聚划算犯事的小弟们一样,罪孽深重。有个词叫做法不责众,在阿里巴巴这个大染缸里,这个法则也不例外。不过,不能责众的代价就是要找几个用于过渡,让众人撒撒气的替罪羊,阎利珉和他的聚划算,正是在正确的时间里出现的人和事,于是,他们沦陷了。

说夸张点儿,在中国,少有见灰色收入不动心的人。虽然个个都长在红旗下,但长大后,难免走上屁股决定脑袋的老路。阎利珉收没收黑钱,在阿里巴巴一众领导以及马云眼里,根本不重要。或许有确切的证据能证明他的清白,但高枕无忧的阿里人不愿意拿出来,免得给自己清正廉洁的好脸面重重掴上一记耳光。当年支付宝坑我的钱,不就推说监控不了员工的承诺而不退还吗?可见,不光客户,就算自己人,也是阿里将遗忘的过渡性道具。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