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绝于流行

如果你像我一样经常泡在网上,自然不会错过大小热点。《江南Style》热的时候,鸟叔跟着升上了天,央视炒作春晚的时候都用了他。后来,一家“有关部门”“误发”了切糕的消息,让这一为害人间已久的恶劣现象再度发热,一时间成为众矢之的。当然,我们不会错过所谓的“航空Style”,那霸气的“走你”一出,许多人都未错过跟风猛炒的机会。

然而,如果你像我一没事儿就爱瞎想,肯定想问一句特别俗气的话:“当所有人都在谈论某事时,我们在谈论些什么?”

我们在疯转一个视频,有人还学着跳了一段,甚至自信满满地发到网上。而这,又代表了什么?那个据说播放《江南Style》已经超过十亿次的YouTube,你见过长什么样子吗?被高墙阻隔的我们,真能体会那种蔓延全世界的“病毒”视频的狂热和传奇吗?

我说这话,似乎又有点“外国的月亮比较圆”的意思。但脱离全球网络界已久的我们,在自成体系之余,是否也该自我反省一下,这回的鸿沟是否挖得太深了,以至于谁都难以逾越。

尤为可笑的是,虽然我们出不去,但是外人却能透过窗棂看进来。我猜,现在的我们应该和动物园的猴子、老虎、狮子一般无二。只不过,他们可能还有“好酒好肉”伺候着;而我们,几乎没人在乎。被有关部门从微薄的收入中抽了名目繁多的税赋不说,还得老实忍受着,幻想有朝一日能实现所谓的财务自由。然而,人生何处是自由?有关部门已经为你画好了一个圈,你再怎么蹦达,又如何能逃得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呢?

切糕还热的时候,我也凑过热闹——回忆霖少当年被骗的经历,顺便也列举了微博上的人对切糕的犀利评价。而今,切糕不热了,我跟风炒作的心也渐渐冷了下来。即使有条长期游走于徐州的新疆小贩将切糕从桥上尽数倒进黄河里的新闻,也激不起我太多的兴趣。

我深信,目之所及、耳之所闻,不过都是一阵风。再怎么沉重的切糕,能沉得过我大中华子民们的日常生活吗?很快,切糕在我这里将变得不值一提。若你现在还对自己新创作的切糕体津津乐道,在许多人眼里,已经是土老冒了。流行就是这样,你跟得上,你就流行;一旦落后,不仅做其裙下之臣无望,甚至还有被踩过的危险。值得庆幸的是,在热点大热之时,我早已抽身离开。

因为流行的脚步太快,我一不小心没能赶上“航空Style”。别人的模仿秀一哄而上,而我“就在那里”。于是,看别人半蹲着做出各种奇奇怪怪的手势,心里的羡慕嫉妒恨喷涌而出,而实际上却无所作为。

不过,也算我走运,这步本意为偷懒的棋在今天看来,算是走对了。因为,流行永不停步,而我,终究会垂垂老去,面对别人的癫狂和作乱,再也没有力气去跟风或反驳。而今这一步,算自省,也算自绝于人。或许从今之后,流行不过是匆匆而过的路人,而我只是擦肩而过。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