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者的痛苦

有句老生常谈的话,说出来可能有点儿俗——很多事,知道比不知道更痛苦。此刻的我更愿意相信,朝鲜的国民幸福指数高于中国,也高于美国。当然,这其中的理由并不是说朝鲜人民的生活水平高于我们,而是他们的闭塞程度要高于我们,也高于其他帝国主义国家。消息闭塞的好处是眼不见心不烦,不会为琐事所扰。像我天朝上国,处在开放与封闭的交界处,人们知道的多了、杂了,心思也就乱了。朝鲜人民饿死也好,歌舞升平也罢,都处在一个比较平静的状态,而我们却不是。试问当前之中国,还有谁能心平气和呢?

对于朝鲜人民而言,死可能不是最可怕的。反倒是活着,活在一个真相大白的世界里,那种恍然大悟的刺痛才是最可怕的。就像现在的我们,要说知道了点什么,可能谈不上,在这个老人政治的国度,你其实什么都不知道。要说完全不知道,也不是那么回事儿。这种混沌的状态让你迷茫、失望。有个成语叫做生不如死,我想,这就是说生在纠结之中,还不如痛快地死去。微博上一夜之间冒出很多朝鲜人的帐号,有时候我竟然觉得他们所说的都很有道理,看我们笑话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们这样活着,陷于迷茫,还不如像他们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呢。谁知,行尸走肉竟有活得明明白白所不能比拟的优势。

从朝鲜人民的经历也能看得出来,国家其实就是一个资深的嫖客,他上了你之后,很开心。当你问他要嫖资的时候,他只能给你四个字的精神安慰剂——爱国主义。且不说名人们对于爱国主义的种种不堪的描述,单就我们的亲身经历来看,也能发现——爱国主义就像一床被子,冬天到了,有关部门需要它,就将它紧紧裹在身上,仿佛自己穿的衣服一样。而一到夏天,就毫不犹豫地换成了毯子,与你无关。也正是基于此,我对所有的爱国之举不抱任何幻想。爱国,难道真的是生活的出路吗?爱国主义难道真的是治世良方不成?

之前,我曾说有关部门就像一个流氓;而今,我却说他们是嫖客。这算不算一种意识形态的进化?很多流氓,就像电影《消失的子弹》里的经典台词所提到的,属于好人一不小心做了坏事。而嫖客,却是刻意为之,近似于一种职业行为。很多流氓像是火龙果,外表有点吓人,但内质没多大问题。这也是很多人愿意称自己为流氓的原因之一。但嫖客就不同了,嫖客有点儿像蒲公英,一阵风,四散而开。他们不过想把种子尽可能广播,有更繁盛的未来。有关部门所做的就是蒲公英式的,到处宣传自己有多爱这个国家。而实际上,他们爱得是钱,和国家没有关系。国家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副扑克牌,或一副麻将,用来赢钱用来娱乐,而并非是发自肺腑的、真心实意的爱。

如果我把有关部门是个嫖客的真相告诉大家,肯定会引起很多人的不适——这会让他们觉得受了侮辱——这么多年以来,竟然被人白嫖了,所得到的回报竟然是一床绣着“爱国主义”四个大字的破被子。可真相不就是让人不舒服的吗?当你知道这床被子的存在,再听到各式各样的爱国文宣,不就会感觉痛苦绝望吗?不就会觉得连朝鲜人民都不如吗?小时候,我曾看到一幅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要知足常乐”。如果我们一直知足,又何求进步?没有进步,又哪来的满足感?没有满足感,又怎么会快乐呢?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