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危言:我梦到了

莫言赶在世界末日之前“为中国”争得一个“名正言顺”的诺贝尔奖,着实不易。之所以加引号,想必各位也明白内里的含意——首先,是否为中国还有待商榷;其次,之前也有两个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奖,而官方不是捂着盖着不让民众知道,就是直接来个全面否定。因此,莫言这个奖得的正是时候,恰似一阵细雨,浇灭了致使有关部门进退维谷的熊熊大火。

题目“末日危言”,从莫言这个有点儿讽刺的名字变化而来,但的确找到一些征兆。而这一信号,并非从其他相信世界末日的人或集体癔症、或焦虑、或变卖家财的表现中获得,而是来自我的“亲身”经历——梦。虽然当时的我在睡梦中,但醒来之后,却感到分外真切,甚至还有一丝后怕。

彼时,我在开会。高高的办公楼,宽敞明亮的会议室,还有偶尔的烟雾缭绕。甫一抬头,只见得远处卷起了一阵浓烟,滚滚而来,渐渐逼近。待浓烟淹没了这座楼,我听到了人群的惨叫声和波涛声。没多久,我耳边已有“咕噜噜、咕噜噜”的人呛水的声音了。

那一刻,我陡然惊醒,仿佛又一回梦到从万丈高楼跌落。我审视自己梦到的这一切,认真回想、记忆这一切。而后,泪水迷了眼。如果真有世界末日,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安安静静等它降临,还是在极度喧嚣中迷失了自己。没一会儿的功夫,我又沉沉睡去。是在现实,还是梦境,我已琢磨不透。可能在那一个时间点,我已在末日边缘走了一遭,提前把即将发生的事情预览一遍。而未来,可能正如梦境般,虚幻而又残酷。

梦醒之后,听说上海出现了三个太阳的奇观。专家慌忙跳出来说,气象学能解释得通。若单凭上海这事儿,我还不足以采信这“末日危言”;但专家的表态,着实让我吓了一跳。因为在每次大灾难之前,都会有一帮专家跳出来辟谣。待灾难真的降临,他们又像没说过那番话一样正襟危坐、绝口不提。难道没人厌烦这一切吗?或是有关部门和专家们没感觉到?试想,他们若以这种几乎辟谣一次、成真一次的“预测”几率投身股市,铁定跑赢大盘;在彩票界也能拨云见日,赢得超级大奖。只可惜,他们的才智都用来预测灾难了。

我的这个世界末日梦,可能是日有所思的结果,也可能是某个时刻突然连接到未来的神秘预兆。只不过在此时,我没有结论。万一2012真的到来,我可能就是不幸言中的那一个。虽然我想被铭记,想成为人类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但还是像大多数人一样期盼世界末日只是一个与实际无关的惊悚传说,期待那山崩地裂的一刻永远不会来到,期待亲近的人们能平平安安。

也许,被末日危言击中的人不止我一个。可能很多人已因此走火入魔,到了吃不下、睡不香的地步,甚至已为这一天的到来做好了举家逃难的准备。而我,依然如木雕泥塑般静静坐在这里,将键盘放在腿上,敲完这一篇日志。人在命运的股掌间游走,寻找着存在感。可在世界末日是否到来的问题上,我们没有任何可以相信的说法,不管它来还是不来,我们都无法判定。但是,就算在迷茫中,我们还是一样活着,甚至不会因此难过。末日不过是种经历,上帝如果要灭绝人类,又何必选特定的某天,我们又怎能躲得过呢?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