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希望,老毛病

按日子算,这篇日志应该写在12月28日。我在补写的过程中,也在绞尽脑汁地回想,有什么细节可供挖掘。

这一天,是一个新的开始。我的感冒有了好转的迹象,身体开始往康复的路上走,而内心期待的事情也有了初步的结果。

虽然我知道事情可能正如周杰伦新作《红尘客栈》中所唱:“天涯的尽头是风沙”,而我还是忍不住去往天涯,去往自己从未到过的地方,从未做过的事情。许多时候,我这个意欲超脱的孩子,尽做些入世的事情。所以,在外人看来,我可能是一个矛盾体。

我的矛盾集中体现在言行不一上。我没法按日志中所写的那么酣畅淋漓地生活;同样,我也不能将现实中所做的事情搬到日志上尽数展现。

遍览我的日志,你会发现,对有关部门的失望、不满和愤慨占据了很大篇幅;可在实际生活中,我却离他们很远。看完我关于铁道部的评论,有人可能会幽怨地问:“说好的花圈呢?”是啊,我怎么有胆子给铁道部送花圈呢?就算不幸言中其前领导的下台,也够让我哆嗦一阵子了。我这个胆小如鼠的孩子,不过是发发感慨,真让我振臂一呼,那会吓到我的。

那些看完我亡国灭种的“盛世危言”后战战兢兢的人,可能会担心一段时间。但在风平浪静已久后,他们会觉得我说得太过了,在他们的概念里,大中华不会走到那步田地的。就这样,我在一次次预言、言中或失败的过程中,尽显矛盾本色。也可能我这种状态是所有人的缩影,只不过其他人没像我这般将矛盾体现得这么淋漓尽致。

现实中的我,是如此平淡、安然,甚至有向宠辱不惊进化的趋势。我在日志里的锋芒毕露,和现实中的韬光养晦,看起来像是两套并行不悖的系统。矛盾正是由此而生,以至于我怀疑自己有两套人格——当我打开日志的书写界面,我是敢说敢言的某甲;而当我关上它,去逛街、吃饭、看电影时,就变成了温顺可欺的某乙。难道我分裂了不成?

每当我有此怀疑之时,就会自我安慰地拿“推己及人”来搪塞自己。不过,该理论本来是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但在我这里,却有另一番含意——像我这么乖的孩子都时不时地分裂一下,那其他喳喳呼呼的人岂不更是如此?所以,我也不算异类,只不过表现得与众不同罢了。

感冒渐愈之时,我的精神状态也在逐步好转。虽然乱七八糟的事情少想了很多,但像写日志等本应提上议事日程的正经事,却也一拖再拖。

我算看出来了,凡正经事,就不应该拖。这一罪恶的进程一旦开始,其结束就变得遥遥无期。别人在这个假期里可能逍遥自在,而我却只能乖乖待在家里,几乎用血与泪谱写人生并不华丽的篇章。人各有命,或许这一段“悲惨”经历早已注定。我不过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受命运点化,一念之差,走上这条莫名其妙的拖延邪路。感冒也好,劳累也罢,今后都不应成为拖的理由。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