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不吐不快的猫

虽自诩为猫,但没觉得哪里特别像。直到今早,才有点儿醒悟,觉得自己性格里真有点儿猫的影子。

7点10分的闹铃把我叫醒后,我准备下床去关。彼时头晕眼花,甚至有点儿恶心。我心中很是不解,虽然一直没吃“一片顶过去五片”之类的保健品,但也不至于苍老到连起床都困难的程度呀。我耐着性子挪到客厅,关了闹铃后再回来躺下。耐着性子眯了会儿,已经不那么想吐了,接着起床。

看见卫生间的马桶,听见水龙头的潺潺之声,我的身子就像被猛击一掌一样,“不吐不快”的感觉近在眼前。更恐怖的是,刷牙也变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牙刷一动,脑海里就回放那则关于“刷牙”和“干呕”的碎碎念广告。不过,我不会干呕,而倾向于“吐”之有物。

穿了衣服、戴了口罩,走了出去。在污染指数已突破250的冷空气里晃晃悠悠往前走。昨晚刚下了雪,路面湿滑。不敢着急,自然而然地走出了一步一个脚印的风采。在一片鸣笛声中,我突然觉察到,自己可能“中国式”地过了马路。在路上“招摇”而过的我,在地下却遭受了屈辱。

地铁里的人一如既往的多。插队的、“肘击”我的、踩我脚的、嘴里呼出“化学烟雾”的……一切照旧,而自感身单力薄,甚至于有气无力的我,沦为一个彻底的弱势群体核心成员。

被人挤上车,再被人推下来,然后在熙熙攘攘中出了地铁站。那时的我,就像一只皮球,被各色人等踢来踢去。不过,我与皮球有些许不同,实在没力气蹦蹦跳跳,只能蔫了吧唧地晃在路上。

到地方后,“倾诉”的闸门大开。面对马桶,我没有其他话说,只有“吐”和“继续吐”两个相当连贯的动作。昨晚喝的水,今早喝的水,统统倒进马桶里。我怀疑自己有变成运水车的倾向。一直到无力再吐,身体才平复了些。也就是在这时,我才觉得自己真的像猫,也真正认识到了胃的存在。

多年之前,我和黑猫一道下河捉鱼。它高兴地跟在我后面“喵喵”直叫,而我也心领神会地不停地喂它。可惜,我低估了它的消化能力,以至于到家之后,它开始大吐特吐,未消化的鱼的碎屑像战利品一样洒在院子里。妈妈怪我给它吃了太多鱼,她告诉我,猫吃鱼从来不知道饱。所以,喂它要有节制。

我今早吐个不停的反常表现,与黑猫神似。联想到昨晚吃了那么多话梅,更有种不幸言中的预感。怎能想到,这小小的话梅,在肚子里堆积起来,杀伤力竟如此之大。我在它的“淫威”之下,竟像家里那只曾经吐个不停的黑猫一样——狼狈不堪。而我的胃,之前那么有“容人之量”;现在却板起面孔,一板一眼地按规矩办事,给我来了个下马威。

像小学生写作文一样,我也得来个总结,谈谈感悟或体会。美食虽好,但应有所节制。像我这样纵情于话梅,肠胃终会不堪其扰,做出过激的反应;进而让人心神不宁,毁了这一整天。何苦呢!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