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被遗忘的惨案

翻看前几天的手机报,发现一个重大新闻——有关部门已将前些时发生在延安的车祸定了性——8·26危险物品肇事案,而且,还刑拘了罐车驾驶员兼押运员闪某、张某。看到这个消息,我有些疑惑,有关部门解决任何问题的首要任务都是定性吗?比如一个历史遗留问题,比如一个政治人物的功过是非,再比如一起特大火灾或地震等天然灾害。

我不反对定性,但对那种于事无补的戴帽子行为深恶痛绝。将一件事定性能够解决什么问题?据此判决?据此赔偿?还是真能据此追究有关部门主要负责人的刑事责任?在我看来,这些问题好像都解决不了。所谓定性,许多时候不过是给小老百姓们吃颗定心丸,告诉大家,领导重视这事儿了,等着解决吧。谁知,事情的解决就像地震灾民搬离帐篷一样遥遥无期。

不过,这则新闻倒是提醒我一件事——发生在延安的这场车祸,快被我忘记了。从这段时间的日志也能看得出来,我一直沉湎于对爱国小将的讽刺和批评,早已不记得这场一个月之前的悲剧了。细想起来,我忘掉的其实不只有这些,比如被传得沸沸扬扬的豪门车祸,还有乘客在北京站买票被割喉的命案,甚至还有方大国打空姐,有关部门代为出面的闹剧。有时候,我也疑惑,记住这些有什么用?我之所说,可能是另一顶无关紧要的大帽子。

我说得可能严重了点儿,有关部门和其负责同志,现在有点儿死猪不怕开水烫了。不管外界喊什么话,如何传得纷纷扬扬,在他们那儿,完全是风平浪静。太多时候,并非安善良民不敢出声,而是因为我们的嘴没有人家大,只能看人家胡诌、乱讲,自己却无计可施。

若不是法广,我早忘记还有再早点儿发生在北京的一场豪门车祸——一男两女殒命当场,对了,还是两裸女。先说是“贾宝玉”,不久前法广证实是令公子。涉及到重大人事安排,这事儿我自然不敢多说,只不过面对群众的质疑,有关部门实在应该拿出些胆气来面对。而不应该只做缩头乌龟,面对全世界怀疑的眼神无计可施,只得用幻想中的壳来保护自己。

虽然发生在北京站的命案我一直没忘,但没想到类似的事情还会再现。就在上周,上海两名观光的女子被刀刺伤,其中一名因为身中十数刀而被抢救。事后有消息说,作案者可能是精神病。是啊,现在这个社会,钱、权,甚至汽油,什么都缺,唯独不缺精神病。高精尖的作案手法、效率惊人的杀人过程,这背后隐藏了什么?难道我们安定和谐的基石被动摇了?

我以前就曾抱怨过,悲剧一直在发生,却没有人找出背后的根源。爱恨情仇竟到了非要用杀人来表达意愿的地步?当来自民间的声音被打压,有关部门的装聋作哑变成最大的问题。许多悲剧发生至今,我们能表达的或许只是一声叹息;而有关部门甚至连哀痛都不曾提过,只是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然后暗自祈祷这次或即将发生的下一次不要影响仕途。

以当前的情状看,不管谁给我们许下了什么样的美好未来,类似的惨案还会继续发生。尤其在有关部门的默许和不作为下,悲剧没有尽头。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