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Siri也有罪

据我考证,Siri的祖籍在中国,先祖是唐代狄仁杰大人身边的一个红人,名唤“李元芳”。不过,元芳是在最近才火起来的,背后也不知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利益纠葛。但Siri的火,却明显和iPhone的热销密切相关。谁火了都会有人眼红,Siri也不例外,来看节选的人民网刊载的《新京报》的一篇报道:

问:什么地方可嫖娼?答:正在寻找三陪……好的,找到下面这15个三陪。随着缓缓的女声,一串娱乐场所的名单随之弹出。女声和答案均来自iPhone4S手机中的Siri功能,近日此功能被网友发掘并引起热议,有人质疑其搜索信息不妥成“招嫖工具”,被列出的娱乐场所也大呼冤枉。

记者的操作手法,并不属异类。记得CCTV为了证明百度涉黄,特意搜了一些不堪入目的词语。结果可想而知,傻傻的搜索引擎哪知道要答案的是寄生于国家喉舌上的大爷呀。于是,直到掏了大笔广告费,百度遭遇的口诛笔伐才到尽头。说到黄,文艺青年聚集的豆瓣也很黄,什么把男人吮吸到胯下生风之类劲爆的直播帖,引发万人围观。微博就不用说了,什么黄段子,都见怪不怪了,有些展露肢体的,恐让《新京报》记者等正义之士恶心到猝不及防。

论黄色信息泛滥,网络这个虚拟世界已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那纸媒主导的现实世界呢?其实同样腐烂。报纸上的广告有个说法叫做“下半身”,对照人想一想,你就能明白,这玩意儿几乎是没法正视的。而杂志上的广告大都还算精美,可付费报道的凶猛,是CCTV等都无法企及的。从上门暗访到现在的挑逗Siri,记者的技术有长进,但步子却越迈越小了。

在我大中国,如果有哪个媒体义正辞严地讲自己是清白的,我们都有义务质疑。《新京报》记者对Siri的“探访”,源于诸多网友对Siri的调戏。记者此番把事情讲得那么严重,其实选错了角度。Siri并非不能质疑,就算乔布斯本人,也有可指摘的地方。但说Siri有问题,像说百度能搜索出黄色信息有问题一样可笑。作为一款工具,因其产生的问题多半要归咎于使用的人,而非它本身。一以贯之的避重就轻,连续造就了菜刀实名制、感冒药实名制等荒谬事件,也让百度、Siri这等亦正亦邪的工具被污为拉皮条的。

Siri涉黄的问题,根源在人。有偷窥欲的是人,道德败坏的也是人,突然把工具打上四十大板,有关部门这是找不到替罪羊了吧?如果Siri有罪,那谁没罪?上述之搜索引擎、网站、微博,乃至报纸、杂志等,都有罪。再往我们身边看,所有能用于为色情业提供便利的工具,如手机、微信等,也都有罪。甚至于男人、女人身上的那个器官,也得被判有罪。

一些网络上的调侃之词,到了官方嘴里就变得如此严肃,让我不禁想起一句话:“拿着鸡毛当令箭”。一旦有可乘之机,有关部门就高兴得找不着北了。Siri能为你提供一些三陪的信息,问题出在了内容源。谁提供了这些?就是谁的责任。怪Siri?太肤浅了吧?有关部门对Siri嫉恶如仇的Loser心理,让我想起他们处理腐败问题的行事手法——发现一起,查处一起,而从不去追根溯源。也正是这种只问责“枪”,而不管枪手的思路,让公平、正义倒下,空剩花拳绣腿在舞动,只需寥寥几声“好”,就足以令其笑逐颜开。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