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花篮

期待不如什么都不想,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生存规律,你想改变什么就意味着已经陷入了死循环。本着对有关部门近乎执着的怀疑,我一直在疯狂的谩骂和攻击。想必,有名的“攻击现行社会制度”的罪名,就应该安到我这样的人头上。然而,一个人心中若是没有爱,又哪来这看似无缘无故的恨呢。我一直自豪地认为,对有关部门没有理由的爱,就是对自己残忍的恨。那么,我恨自己吗?当然不。所以,我并不喜欢有关部门。

我悲观地认为,现行社会制度最大的问题在于,好钢使不到刀刃上。或许在美帝的反对派看来,他们的国家也有这个问题。但是,别人有此毛病,绝不能成为我们拒绝认错的借口。有时候,有些痛痛入骨髓了,慢慢的就察觉不到了。好钢总也使不到刀刃上,慢慢的,我们就认为这很正常。毫无疑问,这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是对国民的犯罪。

由于法不责众的心理作祟,在西安游行的暴徒,敢于把日系车主往死里打。也是由于这种奇怪的心理,有关部门敢于集全国之力,在天安门广场竖个巨大的花篮。乍一想,这没什么,国庆嘛,本就该高高兴兴地花点儿钱乐呵乐呵。可是,这笔钱名义上不还是属于我们纳税人的吗?可中国的几亿劳动者,哪敢集合起来问个究竟呢?哪有时间讨个公道呢?他们都被堵在高速公路上,堵在熙熙攘攘的景区里,堵在人来人往里动弹不得。

听说,广场上的花篮非常之大。我从一些照片上看到,站在其下的人显得那么渺小。也许,这就是国家和个人的对比——国家繁华似锦,那么高大,而个人那么渺小,那么不值一提。在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爱国主义教育中,国家的形象被一再强化,而个人的作用,被渐渐抹杀。在许多教科书里,我所见到的个人不是黄继光、邱少云等英勇的同志,就是类似于繁忙的春天里勤劳的蜜蜂那样的隐喻。难道,人民的作用只是用来工作、纳税,而没有丝毫权利可言?要谈中华民族之崛起,怎能避而不谈中华民族人民之崛起呢?

那高高在上、富丽堂皇的大花篮,仿佛一本经典的教科书,告诉我们国家就是这个样子,而我们只能仰视它、崇拜它。我天真地认为,这个大花篮的变革,要从教科书的变革开始。如果从教科书上学到的只有奴性,那我们一辈子恐怕只能遥望星空慨叹,而不能脚踏实地做点儿实事。只可惜,现行的教科书,比香港人反对的国民教育更甚,到处是奴颜媚骨的气息。看到那些文章的瞬间,你可能怀疑自己是不是手拿《人民日报》的文艺版。

正如谚语所说,罗马非一日建成,教科书的改革和大花篮的裁撤,也非一朝一夕之事。虽然如此,我们也不应该就此放弃努力。如果现在的我们什么都不做,那将来的我们,恐怕什么都没机会去做了。正如歌曲《谁不说俺家乡好》所言,每个安善良民的内心,谁不希望国家好呢?可就在我们打算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的时候,有人却在乱花我们的钱。因为这笔钱的数目太大,所以,我们天真地认为,这钱我们花不起。然而,要是没有我们这些草民百姓,这笔钱又从何搜刮而来呢?每一个平凡之人的内心,都蕴藏着不平凡的力量,就看释放与否了。十八大召开在即,我说这些不和谐的,正在被和谐的路上。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