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岁头上别动土

太岁之说,是中国特有的。按维基百科所说,“太岁最早出现在《荀子·儒效》篇中,而避太岁的信仰则是从避岁星的占星术中分化出来的”。那么,太岁到底主吉主凶,以至于人们要有所避讳呢?维基百科又载——古时候将太岁视为君王……太岁为贵神,其所在之向当然也是尊贵吉利的,但是黎民百姓却因为太岁所在的方向太过于尊贵,反而必须避开,以符合上下尊卑的身分。

有句话说:“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太岁虽为中国特色的产物,但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客观存在的,比如强拉中国与之并称“两极”的美国。美国人平时没什么事儿,甚至在汇率问题上顶着国内压力,屡屡给中国有关部门面子。可一旦涉及到国家安全,看似粗枝大叶的美国佬也不免纠结起来。近来发生的两件事就足以说明这一点——华为案和三一重工案。

按时间来说,三一重工的事儿在前,华为在后;但论影响力,华为这事儿明显比三一重工更引人关注。估计有大批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所以我先来简要回顾一下这两件事的前因后果。

关于三一重工。9月28日,奥巴马发布总统令,以国家安全为由,要求阻止罗尔斯公司对4个美国风电场项目公司的收购,并要求其出让所有权及相关资产。而这个罗尔斯,正是三一重工的关联公司;这些风电场,正位于海军军事训练限制区内部或者附近。按我的理解,这不正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吗?明知是人家的心头肉,还上去捅一捅,三一重工为国家、为民族的拳拳之心应为我们所铭记;而美国总统出面阻止,也在情理之中。

关于华为。10月8日,美国众议院常设情报委员会发布针对华为和中兴的报告,内容称两家企业涉及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应该予以其在美从事经营活动更加严格的限制。威胁国家安全这顶大帽子一戴,华为等两家企业以后还想在美国好好混?不可能了,不但涉及军事用途的电信设施不可能用他们的,就连普通民用的,可能也因担心反制而遭弃用。

曾有传言称,中国有堵看不见的长城——GFW,其关键设备来自一家美国公司,名曰思科。也有人说,中国用于干扰敌台的设备大都从法国进口,而条件之一就是不能干扰法广中文的广播。我用这两个小例子是想说明,国家层面的交易使用外国的设备,尤其是电信设备,其实还是有先例的。我想,之前美国人应该也使用了不少华为的设备吧?如今这么高调地针对华为等发表质疑报告,可能和即将来临的大选有关——给选民秀强硬状。只有在这时,才能让我认识到美帝国主义的腐朽和没落,隔四年就玩儿这种选举游戏,有必要吗?像我江山如铁桶般的大中华,无需子民操心,波澜不惊地十年一换该有多好?

无论是深入敌军腹地搞风力发电,还是占领敌军的关键电信设施,都有国家意志的身影。美国人的敏感,可能是神经质的,但也不是毫无根据。我大中华能够利用电信设备建造一个巨型局域网,为何不能操控这些设备来让美国与世隔绝呢?如果我们自己都没能做到公平、正义、开放,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呢?而今,三一重工所关联的那家公司告了奥巴马,华为则对相关报告表示遗憾。而这,又不全是美国的错,甘于自闭的我们也有责任。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