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文人

作为文人,说话都恨不得引经据典,书袋掉到让人羡慕。另一方面,看到别人假装有学问,也等不及立刻戳破。古往今来,文人大都难以遏制内心表现的冲动,幸运的时候,还能博得满堂彩。来看维基百科所载王勃写《滕王阁序》的典故(为顺畅,略有修改):

上元二年九月九日王勃探亲路过南昌,正值洪州都督阎公重修滕王阁毕,于阁上大宴宾客,饯别新任新州刺史宇文氏一行。阎席上假意邀在座宾客为滕王阁写作序文,而其本意是让女婿孟学士为之。不料在谦让时,王勃竟提笔大作。阎公初愤然离席,至配室更衣,并派人伺其下笔。初闻“豫章故郡,洪都新府”,阎公觉得“亦是老生常谈”;接着又报:“星分翼轸,地接衡庐。”阎又轻蔑地说:“无非是些旧事罢了。”接下来的“台隍枕夷夏之郊,宾主尽东南之美”,公闻之,沉吟不言;及至“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一句,乃大惊“此真天才,当垂不朽矣!”,出立于勃侧而观,遂亟请宴所,极欢而罢。

巧的是,我发这番感慨时,正逢和谐社会的重阳节。据《旧唐书》记载:(王勃)“六岁解属文,构思无滞,词情英迈,与兄才藻相类”。想王勃彼时年少轻狂,不理解或假装不理解都督假意谦让的人情世故,起而作序一篇,遂震惊世人,流传后世。据此推断,多少好文章就在虚情假意的推让中失去了面世的机会,而只留下了“槛外长江空自流”的感慨。英年早逝的王勃或许没有想到,在如今这个世界,一群文盲反倒冒充起文人来,而且还自得其乐,将这番事业搞得有声有色。在官场、IT行业、体育界,这俨然成为拿手绝活。

官场不用说了,你能想到的一切高尚言语和肮脏行事手法尽在其中。而今,官员们忙着上大学、进学堂,无非是为了认识更高阶的领导,给自己的仕途铺铺路。所以,各地脱产、半脱产的培训班林立。似乎在那么一瞬间,往前数三辈还是泥腿子的官老爷们都变成文化人了,对消灭文盲做出了巨大贡献。你可能也知道了,我说的是狗日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现状,与我大中华无关。

在似乎还算清静的IT行业,除了太子们组成风投入股各大行业巨头,所谓的大佬们、大牛们也拼了命地往学校里钻,最出名的、最落魄的当属唐骏。当年西太平洋大学校园里的意气风发,唐总可能忘记了;但贻笑大方的把柄也就此落下了。自唐骏一出,曾自诩为导师、大师、先驱的头面人物们,纷纷自改各大百科网站的学历,放低身段,免得被人揪住小辫子。

至于体育界,就先不说拿了许多冠军,上了清华大学,在诺丁汉大学、剑桥大学留过学,历任国际奥委会道德委员会委员、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兼人民搜索网络股份公司总经理的邓亚萍了。就算国家花了那么多钱,人家有那么多金牌加身,在这个成王败寇的社会里,能有此等待遇也算正常。

而近来这个纹着身的军人——林丹,突然被华侨大学授予硕士学位,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刹那间,我对赖以生存的体制均失去了信心。就算我们家地里种的玉米,别人也不能想摘就摘,而人家这个硕士得来全不费工夫,是不是成心给我们这些踏破铁鞋无觅处的人难堪?如果现实陡然将文盲变成文人,那王勃等人又该在重阳节感慨“时运不济,命运多舛”了。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