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毕节到新疆:未成年人的悲和喜

早上醒来,看到iPad上“空气污染指数”App的角标显示343,顿觉茫然。怎料,出门才发现,世界更茫然,竟如此混沌不堪,即使近在咫尺的物件,也显得灰蒙蒙一片。难道是盘古重生,要再开天辟地一番了?当然不是,这不过是北京的寻常天气,虽然PM2.5指数常在两三百左右徘徊,但此地的主流依然是安定、团结和和谐的。除了偶尔在北京站被人割个喉、殒命当场之外,几乎不会有其他危险。而远在祖国西南的贵州毕节就不是这样了。

据《中国青年报》的消息:18日,新京报、新华社相继发布新闻,确认了这一消息,并公布了官方初步调查结果,“5名男孩是因在垃圾箱内生火取暖导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同样来自中青报的消息表明,11月19日夜,5名少年死后的第三天,媒体报道后的第二天,贵州毕节市宣传部门公布了5个孩子的姓名住址,同时表示对相关负责人“严肃处理”。

这幕有损十八大胜利闭幕形象的人间悲剧发生后,有网友感慨,在微博诞生之前,这件事会止于几个家庭的悲剧;而在微博上发酵后,当地有关部门罕见地承担起了责任,还“严肃处理”了几位责任人,全无官官相护的架势。然而,惨剧已经发生,若不能就此改进相关制度,加强防范措施,戕害未成年人的愁云还会继续笼罩在我中华大地上空。

君不见街头巷尾常有形似新疆籍的孩子强讨强要,你若稍有不满,躲在暗处的彪形大汉就会跳将出来,揪住你理论一番。其实这还算好的,起码人家在征求你的意见,同不同意就另说了。比被逼乞讨更悲惨的是,这些孩子被教唆去偷盗,即使被警方拿获,也因为一问三不知而只能关一阵子就无罪开释。放出来后,毫不悔悟地重操旧业,继续在这个恶性循环里瞎搅和。

与毕节那五个被闷死在垃圾箱里的孩子不同的是,被操控去乞讨、偷盗、抢劫的新疆孩子还活着,但他们的境遇,也好不到哪里去。试想,有哪个亲生父母会领孩子走上邪路呢?即使那些巨贪、恶霸们,也想方设法让儿子、闺女去剑桥、普林斯顿什么的镀镀金。所以,那些流落街头的新疆籍孩子,多半是被同乡或陌生人控制,以至于让本该灿烂的童年和少年时光在挣扎和逃亡中度过。可这样的事情,有谁去关心呢?出了事,我们顶多报个警而已。而警方对这帮人的抓放,恐早就习以为常,不会觉得几个孩子的进进出出有何大碍。

在悲剧屡屡上演之余,也有好消息传来。首先,毕节对死了谁没有像历次矿难、交通事故一样藏着掖着,而是选择了公布。个中原因,我猜不透,暂且归于一种信息公开的进步吧。其次,对新疆籍儿童流落街头,参与不法勾当的问题,有关部门也有了行动。新华社引用来自公安部的消息表明:近日,公安部统一指挥北京、吉林、上海、湖南、广东、陕西、新疆7省区市公安机关开展打击拐骗操纵新疆籍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联合行动,成功摧毁专门拐骗操纵新疆籍未成年人的犯罪团伙12个,抓获犯罪嫌疑人90名,解救新疆籍未成年人28名。

相比于众多流落街头的新疆儿童,12、90、28这几个数字恐怕只是个零头。但这何尝不是一个好的开始。有关部门若能坚持下去,在反腐败和建民生方面多下功夫,还有机会重获民心。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