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如烟花

针对人间天堂——杭州出现的烟花惨剧,凤凰网在报道中一本正经地写道:“浙江杭州13日晚举行西湖博览会开幕式烟花大会,有烟花意外窜入看台,造成大批观众受伤。据中新社引述医院主管说,有一二百人送院,重伤住院的有十多人。事故原因初步相信是操控出现问题,当局公开道歉,并承诺对伤者作出赔偿。”(详见: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2_10/14/18237855_0.shtml)。如果不出这事儿,相信会见到另一类新闻——“西湖博览会开幕式烟花大会成功上演 百万游客共同见证”云云。如果我们问自己一句,杭州这事儿是偶然的吗?答案当然是“不”。天堂之祸,颇有渊源。

在我们村里,看谁家有钱的一个判断标准是——过年有没有放“花炮”。这个花炮,和杭州这回使用的烟花是同一个性质,不过威力没达到炸伤多人的程度。我上高中的时候,曾在某个正月十五和同学去看县里的“烟花大会”。彼时,上百发烟花争奇斗艳,没见过世面的我们,被彻底惊呆了。而一枚被崩起来的小石子砸到我嘴唇上,则纯属“意外”。现在想来,灾难从不会突然降临,那枚小石子,就是个小小的预警,而我以及有关部门都未注意到。

在我念大学的时候,包头元宵节的烟火,堪称当世胜景。其花费也远非县城里的数十万所能及,听说预算每每探顶或超过百万。当日,释放的场地被封锁,烟花隔了好几里地也能看到,奢华、壮丽,非比寻常。然而,这和北京奥运会的大手笔比起来,只能算小意思。北京那回的大脚印,虽然在电视直播中造了假,但现场所触发的感慨,恐怕只有“惊叹”一词能概括了。在我印象中,那一回操盘烟花事务的团队第一次露了面儿,其中的亮点就是现任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的女儿也参与其中。彼时,对岸还有担心其女儿被我方统战的声音。

烟花之美、之祸,均由来已久。烟花给人的繁华之感和转瞬即逝的珍惜,是其他东西不能替代的,能玩儿得起这个比昙花一现还值钱的东西,证明你不一般。烟花在此时,也是虚荣心的绽放。烟花次第绽放的背后,我们不难发现腐败的影子。那一炮不像按摩屋里的,明码标价;而是说一千也行,说一万也不是不可以。有关部门手里攥了大把预算,没花出去怎么收回扣?于是,这市场愈发繁荣起来,出于权力的威胁和利益的纠葛,也没人来管。

而今的烟花,越来越有面子工程的意味。县里花几十万,市里的预算如果少于这个数,市领导以后看到县领导,还能抬得起头来吗?像杭州这样的旅游城市,不年不节地放烟花,无非是制造话题,吸引游人。而可怜的土著们,只能当免费吸尘器,为天堂义务净化空气。包括这回的惨剧,哪一次烟花绽放背后,没有钱权交易的阴影?我谨表示怀疑。

若偶尔放放烟花,我没意见。反正每年公款消费也那么多,若能挪点儿到这个上,起码我们还有个乐呵。若能凭这个拉动经济发展,我也没意见,但我们是否也要把环境效益计算在内?面对烟花掩盖下的钱权交易黑幕,高阶的有关部门应该睁开原本闭着的那只眼,为之限量,直至取缔。对像杭州这样“不慎”酿成大祸的,理应对当地有关部门一撸到底。谁批准的?谁实施的?谁收了黑钱?该判的判,该杀的杀,以儆效尤。纵容,只会一再受伤。

以上文字来源于:Mac Love Me,http://maclove.me/,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者

LV

只是爱着这里,只是喜欢写下这点点滴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